height="a"/>

你当为不能自辩的人开口,为所有孤独无助者伸冤。(31:8)

耶稣在马太福音12章里所提出的基本沟通理论就是,人的言语和行为是他内心想法的真实流露。耶利米和其他先知都提醒我们,人心比万物都诡诈。而亚历山大·索尔仁尼琴则有一个著名的论述:“善与恶不过一线之差,那条线穿过每个人的心。”

基督徒在一个国家或地区里所受到的逼迫,通常都有一个过程,鲜有瞬间或个别地发生的。几年前,世界福音联盟(WEA)宗教自由委员会领袖列夫·坎德林博士认识到了这一点,将逼迫的发展过程总结为三个阶段,并适用于任何社会。他称这三个恶性循环的阶段为:造谣、歧视和逼迫。后来他又将这三个阶段扩展为六个层次,每个阶段各有消极和积极两面。

吉姆·坎宁安博士和我本人曾参与了《胜过风暴》第一版的问世,也出席了多次研讨会。

一些知识分子和词汇学家发现,以整个过程的名字来命名第三阶段是有问题的。于是我们开始从社会学、历史学和圣经的角度来斟酌这个问题。由此,我们发现了有趣的学术相似现象。比如在1996年,种族屠杀监控组织主席格瑞格雷·斯坦顿教授提出了有关种族屠杀的八个阶段过程的绝佳模型;而坎博士提出的恶性循环理论与心理学家约翰·戈特曼所提出的离婚最常见的四个迹象之间,有着有趣的相似性。

我们若接受耶稣在路加福音6:22中定义逼迫时所使用的四个动词,我们就会发现在理解逼迫过程中的恶性循环的四个合乎圣经的清晰的步骤:敌对、造谣、不公和虐待。在接下来的四天里逐一探讨。

为什么这个信息对于你我而言很重要呢?就在今天,我再次读了一遍德国神学家马丁·尼莫拉的沉痛话语,那是他在阿道夫·希特勒的集中营里被单独囚禁了八年之后写下的:

起初,他们追杀共产主义者,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共产主义者。

后来,他们追杀工会成员,我没有出声,因为我不是工会成员。

接着,他们追杀犹太人,我也没有大胆地说话,因为我不是犹太人。

最后,他们奔我而来,却再也没有人为我说话了。

回应:今天,我要为那些没有能力为自己申辩的人争取他们的权力。

祷告:主啊,求祢帮助我,让我意识到那些竭力反对天国的邪恶势力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