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亲妈妈阿雅安的母亲节信息

单亲妈妈阿雅安的母亲节信息

阿雅安在肯尼亚的内罗毕人口稠密,以穆斯林为主的基亚米科定居点,有一家小型路边咖啡馆。这位四个孩子的单身妈妈说:“去年斋戒月,我的咖啡馆遭到穆斯林邻居的袭击和破坏。我很伤心,害怕无能力养活孩子。” “他们打碎了我的餐具、桌子和长凳,偷走了我的煤气灶、食物和金钱。我的前途一片黯淡,我们勉强度日。但我对神的信心使我充满希望,我知道神会为我而战。几个月后,我用积蓄重新开始,生意开始好转。我们有饭吃,我的孩子可以回学校。”...
撒哈拉以南非洲和新冠病毒:您的祈祷是触及受逼迫信徒心灵的最有效武器

撒哈拉以南非洲和新冠病毒:您的祈祷是触及受逼迫信徒心灵的最有效武器

博科圣地暴力迫使喀麦隆群众逃走 虽然世界上许多国家正处于或正开始摆脱新冠病毒疫情的最严重阶段,但撒哈拉以南非洲各国才刚刚开始感受到它的影响——许多受影响的国家都是基督徒遭受最严重逼迫的地方。 敞开的门西非负责人苏利曼*说:“我们想请您继续祈祷⋯⋯我们已经接到一些牧师的电话,要求在食物方面提供帮助。而且,难民营的信徒也在为食物而挣扎。收入微薄的寡妇和孤儿因为封锁已无法继续经营小生意,我们不断收到食物和(其他)支持的要求。...
保罗在厄立特里亚牢房渡过十年的盼望之旅

保罗在厄立特里亚牢房渡过十年的盼望之旅

保罗*40多岁,已是一头灰白发,对于同龄的人来说,他皮肤的皱纹令人吃惊。他很瘦,从毛绒外套的袖子里伸出来的手臂看起来太脆弱了。他的话源源不断,只有短暂的停顿,他有很多话要说——关于他信主之前的绝望;被一个不信者指向救主;因拒绝放弃信仰和盼望而在监狱里受苦十年。 保罗在一个充满爱的家庭长大。长大后离家,在遥远的一个军营里找到了技术工作。 但保罗患了严重的抑郁症,工作、收入和地位都不能带来任何安宁。“我无法表达我所经历的痛苦。我以为魔鬼想把我逼疯。”...
索马里的牧羊人见到耶稣的异象

索马里的牧羊人见到耶稣的异象

“尽管我想告诉全世界我是基督徒,但我没有,因为我担心自己的性命。但是神让我能够在这种孤立中存活。” — 哈桑*(索马里的穆斯林归主者)   哈桑的父亲奥马*是索马里的一个目不识丁的牧羊人,在一次放羊的时候,他看见了耶稣的异象。哈桑告诉我们:“在这些异象中,基督向他显现,说:‘我是尔撒(耶稣),不要害怕,因为我与你同在。’ ” 当奥马选择跟随耶稣时,他遭到了大砍刀的残酷袭击,至今仍留有伤疤。当哈桑也决定成为基督徒时,虽然没有遭受父亲那样的残酷逼迫,还是受到社区的排斥和侮辱,让他感到被隔绝和孤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