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可以成为朋友吗?

我们可以成为朋友吗?

失去双腿的祖芬尼不可能成为一名优秀的足球运动员 敞开的门同工探望了中非共和国的三名男孩(祖芬尼、史蒂芬、妙费拉),他们都是2013年教堂袭击案中的重伤者。 极端穆斯林在一个星期天向教堂投掷了三枚手榴弹(他们认为政府没有照顾他们,想要赶走政府),一枚正好落在祖芬尼身旁,让他失去了的双腿。在教堂另一侧爆炸的手榴弹,也分别夺去了他的两个朋友(史蒂芬和妙费拉)的一条腿。   我不能生气...
撒哈拉以南非洲和新冠病毒:您的祈祷是触及受逼迫信徒心灵的最有效武器

撒哈拉以南非洲和新冠病毒:您的祈祷是触及受逼迫信徒心灵的最有效武器

博科圣地暴力迫使喀麦隆群众逃走 虽然世界上许多国家正处于或正开始摆脱新冠病毒疫情的最严重阶段,但撒哈拉以南非洲各国才刚刚开始感受到它的影响——许多受影响的国家都是基督徒遭受最严重逼迫的地方。 敞开的门西非负责人苏利曼*说:“我们想请您继续祈祷⋯⋯我们已经接到一些牧师的电话,要求在食物方面提供帮助。而且,难民营的信徒也在为食物而挣扎。收入微薄的寡妇和孤儿因为封锁已无法继续经营小生意,我们不断收到食物和(其他)支持的要求。...
布基纳法索:对基督徒接二连三的袭击

布基纳法索:对基督徒接二连三的袭击

奥马尔牧师(左);兰科安德执事(右) 2月11日淩晨,布基纳法索东北部塞巴(Sebba)的(Evangelical SIM Church)教会的执事兰科安德被不明身份的枪手开枪打死。他的车被偷,用来绑架同一教堂的牧师奥马尔,以及奥马尔的两个女儿、儿子和两个侄子。16日,奥马尔、他的儿子和侄子都被处决的消息传出。他的女儿们在同一天获释,身体没有受到伤害。 这次袭击发生在持枪歹徒袭击纳格努布古一所福音派教会不到一周之后;至少有两名信徒在那次袭击中丧生。 兰科安德帮助在塞巴地区建立了第一所教会,而奥马尔是塞巴地区宣道会的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