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病毒:亚洲的危机与救助

新冠病毒:亚洲的危机与救助

在孟加拉国接受敞开的门紧急援助的受逼迫基督徒 哈拿*是敞开的门在亚洲的合作伙伴,她说:“我们的政府确实努力帮助有需要的人,但最偏远的一些社区的基督徒却被忽视了。我们将这些援助物资分发给牧师和基督徒领袖们。” 哈拿已经帮助数百个基督徒家庭得到重要的食物、药品和经济援助,但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哈拿说:“这些包裹都是送给牧师和伙伴们的,他们被边缘化,被忽视。每个包裹都为其社区带来了希望和怜悯。包裹内有足够的食物和肥皂,至少能让家庭渡过两个月。我们计划再分发几十份。” 每310港元...
朝鲜:冠状病毒的毁灭性影响

朝鲜:冠状病毒的毁灭性影响

我们在朝鲜的弟兄姐妹正面临着新型冠状病毒的危险——请为他们的保护和适切的医疗服务祷告。 脱北者赵提摩太*清楚知道,病毒性疾病对该国贫困人口来说是多么危险。他说:“如果朝鲜真的有人感染了冠状病毒,这将产生严重影响。这个国家几乎没有医疗设施和药品。这也是霍乱和非典型肺炎(SARS)导致朝鲜街头许多脆弱儿童死亡的原因之一。我是其中一个感染霍乱的孩子,当时在等待死亡,没有食物和药品。”...
为什么朝鲜仍然在《全球守望名单》排名第一?

为什么朝鲜仍然在《全球守望名单》排名第一?

(逃离朝鲜的赵提摩太*的观点;他也解释了围绕朝鲜领导人的个人崇拜如何导致基督徒遭受极端逼迫。) 我出生于1980年代末的朝鲜,当时朝鲜受到围绕领导人金氏家族的个人崇拜的严重控制。像每一个朝鲜人一样,我心里信奉金氏家族为神明。从幼儿园起,我就请求父母带我去看金氏雕像,我甚至会为了雕像上的一粒微尘而哭泣。(据估计,朝鲜有3万至5万座纪念金氏的纪念碑)1994年7月7日,现任领导人金正恩的祖父金日成去世时,我哭了一整天,因为我真心相信他是我的祖父,也是所有朝鲜人的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