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哈拉以南非洲和新冠病毒:您的祈祷是触及受逼迫信徒心灵的最有效武器

撒哈拉以南非洲和新冠病毒:您的祈祷是触及受逼迫信徒心灵的最有效武器

博科圣地暴力迫使喀麦隆群众逃走 虽然世界上许多国家正处于或正开始摆脱新冠病毒疫情的最严重阶段,但撒哈拉以南非洲各国才刚刚开始感受到它的影响——许多受影响的国家都是基督徒遭受最严重逼迫的地方。 敞开的门西非负责人苏利曼*说:“我们想请您继续祈祷⋯⋯我们已经接到一些牧师的电话,要求在食物方面提供帮助。而且,难民营的信徒也在为食物而挣扎。收入微薄的寡妇和孤儿因为封锁已无法继续经营小生意,我们不断收到食物和(其他)支持的要求。...
活下去的希望(回访瓦西洪一家)

活下去的希望(回访瓦西洪一家)

瓦西洪一家人住在埃塞俄比亚的偏远地区,向来是村庄里唯一的基督徒家庭。他们经常因为拒绝回归传统宗教而受到侮辱和威胁。他的父亲莫图玛总是亲切地向其他村民解释,他和家人不能参加他们的仪式,但他们从来没有理解,最后还杀了他。(参阅文章) 自2013年莫图玛被杀以来,敞开的门一直与这家人同行,支援他们。我们再次到村里探望他们。几天后,瓦西洪和他姐姐宝珠参加了一个由我们赞助的活动,与其他经历过逼迫痛苦的儿童和年轻人,共渡了欢乐、有趣的一天,他们一起学习圣经,踏上通往治愈之路。...
黑暗的现实:73国基督徒妇女每天面临不为人知的逼迫(第二部份:各国情况)

黑暗的现实:73国基督徒妇女每天面临不为人知的逼迫(第二部份:各国情况)

2019年《全球守望名单》的研究显示,针对性别逼迫的情况在埃及、埃塞俄比亚、伊拉克、哥伦比亚和中非共和国尤为普遍。我们在此可以快速了解一些国家的基督徒女性的遭遇。 埃及《全球守望名单》排列第16位 埃及的基督徒妇女在多个层面上暴露于歧视、暴力和敌对威胁。从家庭暴力到近期抬头的伊斯兰激进主义,以及政治动荡等更广泛的政治、社会经济和文化因素,都塑造了埃及基督徒妇女的遭遇的背景。明显地,人们存心利用“宗教与性别的综合因素”来胁迫和削弱埃及的教会。 埃塞俄比亚(28位)...
埃塞俄比亚:有你陪伴她们走过信心之路

埃塞俄比亚:有你陪伴她们走过信心之路

埃塞俄比亚妇女(参考图片) “要对亚基布说:‘务要谨慎,尽你从主所受的职分。’(歌罗西书 4:17)这些话一直激励着我坚持服侍、不懈前进。” 这些话出自埃塞俄比亚39岁的苏贝姐妹*。在困境之中,这节经文一直支撑着她坚持跟从传福音的呼召。苏贝15岁时,因怪病得神医治而成为基督徒。多亏你们的支持,她从敞开的门事工伙伴接受了神学教育,自那时起,她在当地装备和训练了百多位传道人、牧师和长老,以领导教会和传扬福音。...
埃塞俄比亚:从 7 名到 800 名学生——教会学校在基督徒和穆斯林之间建立桥梁

埃塞俄比亚:从 7 名到 800 名学生——教会学校在基督徒和穆斯林之间建立桥梁

“你因敌人的缘故,从婴孩和吃奶的口中建立了能力,使仇敌和报仇的闭口无言。”(诗篇 8:2) 学校是学习的地方,帮助人们从儿童过渡到成人。 感谢敞开的门的支持者,令埃塞俄比亚一所教会开办的学校,帮助治愈基督徒和穆斯林之间的创伤和宗教紧张关系,为两个宗教背景的儿童创造一个互动和互相鼓励的平台。 “我们为信仰付上了极大代价” 没多久之前,基督徒在这个接近99%穆斯林的农村小镇,常常因为信仰基督而受到残酷的逼迫。埃塞俄比亚《全球守望名单》排列第29位。...
厄立特里亚与埃塞俄比亚签署和平协议 — 跟南北韩宣告和平一样的大事

厄立特里亚与埃塞俄比亚签署和平协议 — 跟南北韩宣告和平一样的大事

厄立特里亚首都阿斯马拉的景观 两国近年没有战事,亦从未签署和平协议,所以有人仍然将它们视为处于作战状态。没有人会预期两国领袖会见面,但两人忽然握手言和,宣告两国之间的战事结束。 我说的,不是北韩的金正恩和南韩的文在寅,而是说本月初另一次历史性的会面:新近当选的埃塞俄比亚总理亚比‧艾哈迈德,跟厄立特里亚总统伊萨亚斯‧阿费沃尔基会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