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教堂关闭,十字架拆除

伊朗教堂关闭,十字架拆除

十字架从教堂的塔楼上移走了(照片:Article 18) 据倡导组织Article 18报导,伊朗西北部的一座亚述教堂已关闭,十字架从其塔楼拆除。 据报导,来自伊朗情报与国家安全部,以及由最高领袖掌管的组织EIKO的“大量”特工于5月9日突袭这座拥有百年历史的教堂,更换了所有的锁,拆除了十字架并命令教堂看守离开。 Article 18援引消息人士的话说:“他们明确表示亚述人不再被允许在那里举行任何礼拜仪式。” 消息人士称,教会会友自圣诞节以来一直很恐惧,当时其他教会的牧师被禁止参加与其他亚述人和亚美尼亚人基督徒的联合崇拜。...
特别为穆斯林归主者而作的10项祷告

特别为穆斯林归主者而作的10项祷告

图片:一名生命改变,热爱神话语的穆斯林归主者 这些受逼迫的基督徒很可能就是基督教的未来。你可以怎样鼓励和支持他们,让他们持守信仰并灵命成长? 阿巴斯*是索马里基督徒,他信主的决定改变了他的一生。阿巴斯的家人和他的社会,都因为他背弃伊斯兰信仰而要惩罚他。阿巴斯属于我们称为“穆斯林归主者-MBB”的一员;这些人从小就是穆斯林,后来才改信基督教。在世界各地,MBB都在快速增长,有些地方更是爆炸性地增长。...
伊朗:艾斯特被迫在耶稣和祖国之间作选择

伊朗:艾斯特被迫在耶稣和祖国之间作选择

艾斯特*黝黑的长发披到肩膀下很多。她身材娇小,穿着深蓝色连衣裙和棕色鞋子。她沉默、谨慎而害羞,像耳语一般轻轻走过房间。我们刚刚吃完一顿 ghomeh sabzi——用羊肉、墨西哥豆、云豆、蔬菜和酸橙制成的传统伊朗炖菜。在场的另一位伊朗妇女苏芮*说:“你如果不喜欢 ghormeh sabzi,就当不了伊朗人。”我们都笑了。饭菜真美味。 显然艾斯特和苏芮都深爱自己的祖国,倘若她们在祖国有敬拜耶稣的自由,她们仍会留在伊朗。然而在这个说波斯语的世界里,当基督徒是很危险的。...
伊朗:第一次秘密庆祝圣诞节

伊朗:第一次秘密庆祝圣诞节

你能想像偷偷地欢庆圣诞节的情境吗?没有圣诞树、没有礼物,也没有诗班敬拜。 21岁的伊朗女孩纳瓦*是来自穆斯林背景的孤立基督徒,她去年第一次欢庆了圣诞节。 “从表面来看,没什么特别之处,”她回忆道。“只有我、我的母亲和弟弟围着餐桌,跟每天晚上一样。但这一夜,我不自觉地在桌子上摆了第四个盘子:给耶稣的。” 纳瓦一家得以找来一些圣诞装饰品,但他们没有实体的礼物可以拆开。然而“耶稣给我们的礼物远比人送赠的宝贵,我们感到祂确实的同在。”...
在伊朗监狱中严重受创的家庭教会领袖寻找治疗方法

在伊朗监狱中严重受创的家庭教会领袖寻找治疗方法

之前在伊朗坐牢的华希,现于土耳其牧养一间 200人的教会 按照伊朗令人诟病的监禁制度,被判有罪的伊朗基督徒会被判坐牢,成为“良心犯”。曾经在伊朗坐牢的基督徒说,他们会被迫忍受严重的身体及情绪上的折磨,因为当局给他们施压,要他们放弃信仰。虽然很多释囚都见证说在狱中经历到神的同在,但他们也得处理狱中可怕的记忆。这些记忆在他们获释之后,会有一段长时间成为他们的梦魇。有见于此,敞开的门与当地事工伙伴和教会合作,给基督徒释囚提供“创伤护理培训”。...
与他们一同祷告

与他们一同祷告

全球为受逼迫基督徒祷告日 全球为受逼迫基督徒祷告日(IDOP),是为受逼迫教会每年一次的祷告日。世界各地的基督徒都会在11月预留一天,与那些因信仰受逼迫的弟兄姐妹在祷告中联合起来。今年的祷告日期为11月11日。 我可以在另一天举行 IDOP 吗? 当然可以!你可以为你的教会、学校或小组,选择另一个日子在祷告中记念受逼迫的教会。 今年 IDOP 的祷告焦点是⋯⋯ 敞开的门邀请你跟我们一起记念那些为福音被囚的弟兄姐妹。 我要怎样举行 ID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