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难民营内基督徒生活仍然难堪

德国难民营内基督徒生活仍然难堪

德国西部的难民营 (图像来自AFP/Getty Images)   由敞开的门事工德国分社领首,几个在德非政府组织吁请总理麦克尔的联邦政府、各州政府终止“融和实验”,不要再混合安置基督徒和穆斯林难民,几个组织称,难民营内基督徒及其他少数宗教族群生活“仍然难堪”。 德内政大臣回顾近日案件说:“我们低估了宗教的角色,宗教与信仰的重要性并未在全球减退。”   我从没想过德国会发生这种事...
穆斯林归主者~从麦加朝圣到宣教之路

穆斯林归主者~从麦加朝圣到宣教之路

图像:一名东南亚年轻男子 我叫优素福(化名),今年28岁,住在东南亚某国。在故乡,生为穆斯林,一辈子到死都必须作穆斯林。因为没有宗教自由,我即使已经不再相信自己的宗教,也无法改变。 我因为杀了人而失去了对伊斯兰教的信心。我虽然奋力在古兰经里寻找得到真主安拉赦免的机会,也寻找死后进入天堂的机会,哎,然而没找到。我确信自己只能下地狱以后,就彻底失去了希望。我觉得还不如“最丰盛”地过完这受诅咒的一生,享尽所有属世的欢愉-毒品、酒精也不例外。...
阿富汗基督徒:”我是区内唯一信徒吗?”

阿富汗基督徒:”我是区内唯一信徒吗?”

“你不要害怕,因为我与你同在;不要惊惶,因为我是你的神。我必坚固你,我必帮助你;我必用我公义的右手扶持你。”(以赛亚书 41:10) 在阿富汗,每个基督徒都难免问:”我是区内唯一信徒吗?”国内只有少数人有机会听福音。阿富汗多部落,国内战事连年,且伊斯兰极端主义影响力大,致民不聊生。政府忙着对付塔利班;产植鸦片几近成为唯一稳定收入来源;国办教育几乎不存在。阿富汗实在很需要救主。 神在作工...
全球反腐峰会

全球反腐峰会

图像:哥伦比亚城市 贪腐国的“宗教或信仰自由”遭破坏 贪腐,正越来越清晰地呈现为全球基督徒少数群体受逼迫的背后成因之一,而5月在伦敦召开的全球反腐峰会上,与会的世界各国领袖们也表示,对于贪腐对宗教和信仰自由的影响,他们正逐渐提高关注。 已有证据表明贪腐与宗教逼迫之间有联系—有许多国家在“全球最腐败地区”与“基督徒生存状况最糟地区”两项排名中都高居前列。阿富汗、利比亚、索马里和苏丹在透明国际组织的167国年度腐败状况调查》中,以及敞开的门的《全球守望名单》之“基督徒生存状况最惡劣的50国”中双双跻身前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