敞开的门在疫情期间救助超过十万人

敞开的门在疫情期间救助超过十万人

新冠病毒大流是健康危机,但对世界上许多贫困人口而言,这也是粮食和基本需求的危机。当各国关闭边界,使社会和经济陷入停顿时,许多临时工和其他生活在贫困中的人立即陷入困境。社会停摆,穷人无法工作或赚取他们赖以生存的每日工资。 基督徒当然也受到影响。可怜的基督徒发现他们购买基本用品和必需品的能力几乎在一夜之间消失了。 再者,许多基督徒遭受双重打击。 在逼迫基督徒的地方,基督徒经常在政府援助和救济上受到歧视。来自孟加拉国、印度、印度尼西亚、尼日利亚和其他地方的信徒都说同样的话:他们被告知不会得到食物或医疗援助,因为他们是基督徒。...
逼迫加剧了-教会也在兴起

逼迫加剧了-教会也在兴起

图片:尼泊尔偏远村庄的识字班学员;该项目旨在为贫穷基督徒(特别是受到逼迫的)提供基础教育。 尼泊尔基督徒今年的处境越趋恶化,因为“刑事法典”被用来针对和指控基督徒。 尽管尼泊尔在宪法上是世俗国家,但包括基督徒在内的宗教少数群体并没有享有与占多数的印度教徒相同的保护和特权,基督徒的礼拜场所往往不获注册。 尼泊尔的法典禁止强迫改变宗教信仰或传福音,被判罪成人士会面临五年监禁,以及巨额罚款。可是,这些法律被用来诬告基督徒改变他人的信仰,他们的目的是要使基督徒沉默。 逼迫正在加剧...
黑暗的现实:73国基督徒妇女每天面临不为人知的逼迫(第二部份:各国情况)

黑暗的现实:73国基督徒妇女每天面临不为人知的逼迫(第二部份:各国情况)

2019年《全球守望名单》的研究显示,针对性别逼迫的情况在埃及、埃塞俄比亚、伊拉克、哥伦比亚和中非共和国尤为普遍。我们在此可以快速了解一些国家的基督徒女性的遭遇。 埃及《全球守望名单》排列第16位 埃及的基督徒妇女在多个层面上暴露于歧视、暴力和敌对威胁。从家庭暴力到近期抬头的伊斯兰激进主义,以及政治动荡等更广泛的政治、社会经济和文化因素,都塑造了埃及基督徒妇女的遭遇的背景。明显地,人们存心利用“宗教与性别的综合因素”来胁迫和削弱埃及的教会。 埃塞俄比亚(28位)...
尼泊尔:《全球守望名单》新上榜国家

尼泊尔:《全球守望名单》新上榜国家

尼泊尔教会的崇拜 2017年的《全球守望名单》尼泊尔并未上榜,然而,今年该国却一跃至第25位。作为世界上其中一个以印度教徒占多数的国家,对于那些选择在尼泊尔跟随耶稣的人来说,生活开始发生了变化。    激进的印度教徒希望尼泊尔再次成为一个完全印度教的王国。但自从尼泊尔于2008年成为世俗民主国家,以及2015年的毁灭性地震以来,基督教已经蔓延开来。教会迅速发展,但随着这种增长,逼迫也在增加。 去年,许多教会成为攻击目标。基督徒被判入狱,其他信徒不得不逃离家园。基督徒也遭到当地印度教祭司,激进团体甚至他们自己的社区的攻击。...
在一个封闭的穆斯林国家里作基督徒

在一个封闭的穆斯林国家里作基督徒

图像:南亚国家清真寺 我们四面受敌,却不被困住;心里作难,却不致失望;遭逼迫,却不被丢弃;打倒了,却不致死亡。身上常带着耶稣的死,使耶稣的生也显明在我们身上。(哥林多后书4:8-10) 对于你我来说,去教会是轻而易举的,因为我们享有宗教自由。但对于生活在封闭的穆斯林国家里的基督徒而言,法律却剥夺了他们的基本权利。 敞开的门的一队培训老师最近探访了一个在封闭的南亚穆斯林国家里的家庭教会。在街道上,他们找不到一座教堂,相反地,满街都是清真寺。为什么呢?因为伊斯兰教是这里唯一允许的宗教信仰,所有其他宗教都被禁止。 神作工...
尼泊尔~基督徒被迫在深山埋葬死者

尼泊尔~基督徒被迫在深山埋葬死者

图像:尼泊尔教会聚会 衡量一国宗教自由的一个重要指标,就是少数信仰族群是否获准在“人生大事”——出生、婚礼和葬礼中按自身信仰举行仪式。 尼泊尔拥有世界增速最快基督徒群体之一。根据2001和2011年人口普查数据,该国基督徒人口翻了两倍多,从180,000猛增到375,699。 2015年新颁布的尼泊尔宪法承认宗教信仰自由,但根据维沙•阿罗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