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人生的起伏中,是你支撑着奈奥米

在人生的起伏中,是你支撑着奈奥米

作为一名居住在马里的埃及裔穆斯林归主者,奈奥米在2012年的圣战叛乱中被迫逃离北部的廷巴克图。她最终住在巴马科的一个非正式的国内流散者营地。 感谢大家的支持,在营地关闭后,我们能够帮助她租住房子。我们最近回去看她。尽管仍然遭受着社会排挤,但奈奥米急不及待地告诉我们: “我有好消息!我的三个姐妹成了基督徒!” 显出基督的爱 这真是个奇迹!自从奈奥米成为基督徒以来,她的姐妹们就一直是麻烦的根源,现在,他们也成了基督徒。...
嘉德一夜间成为寡妇

嘉德一夜间成为寡妇

泽哥拉是一个偏远的尼日利亚村庄,整洁地坐落在向东延伸的溪流之间,人们必须穿过山峡,才能来到这个村庄。偏远的地理位置增添了美景,但这也让村民成为了博科圣地等激进组织的攻击目标。 “博科圣地”是世界上最臭名昭著的恐怖组织之一,犯下了对成千上万尼日利亚人的谋杀和绑架罪行,其目标是要在尼日利亚建立一个伊斯兰国家。 博科圣地在过去几年(2014、2015、2017)三次袭击了泽哥拉。每一次都留下烧毁的房屋、绑架、损失和痛苦的痕迹。 袭击中幸存下来 嘉德说:“我丈夫在第一次袭击中丧生。”...
伊雅娜以用爱来抚平孩子的伤痛

伊雅娜以用爱来抚平孩子的伤痛

伊雅娜达的女儿瓦拉西尼大约一岁。瓦拉西尼和哥哥卢卡是在母亲被博科圣地囚禁近四年期间怀上的。 伊雅娜达还是个14岁孩子时,在一次科博圣地袭击她的城镇时被绑架。她被奴役,在某种程度上她结了婚。“我怀孕了,并且在生完儿子一阵子之后又再次怀孕⋯⋯我忍受着如此多的痛苦、饥饿和虐待。” 在2018年的一个晚上,当她怀着女儿大约两个月时,她逃脱了。 “我带着卢卡往森林里跑,头也不回!我整夜都在逃跑。” 直至她遇到了一名帮助她的士兵,四个月后,她与家人团聚。他们高兴地欢迎她回家。   伊雅娜达三个月后生下了女儿,给她取名为瓦拉西尼...
博科圣地逃脱者恩慈在尼日利亚难民营成为寡妇

博科圣地逃脱者恩慈在尼日利亚难民营成为寡妇

恩慈和女儿莉希拉 恩慈需要你的祷告。她曾被博科圣地组织绑架,也是敞开的门在尼日利亚为绑架幸存者开办的广泛创伤护理计划的受惠者。最近,她的丈夫怀疑因肾功能衰竭去世,令她再次遭受重创。恩慈现在是六个孩子的唯一供养者,他们继续住在尼日利亚北部迈杜古里的一个国内难民营。 恩慈原籍尼日利亚北部博尔诺州的古萨。2014年的一天,恩慈和她的丈夫走在路上的时候遇上了博科圣地。恩慈因刚生下孩子而仍然很虚弱,她被俘虏了。博科圣地告诉她她的丈夫死了,但事实上他成功逃脱。 恩慈被博科圣地囚禁了3年多。...
为尼日利亚基督徒带来帮助和医治

为尼日利亚基督徒带来帮助和医治

尼日利亚东北部的泽哥拉遭博科圣地多次袭击,大受影响。无论你生活在世界的哪个角落,丧偶都是非常非常痛苦的。许多人都经历过悲伤,尝过痛苦,迷失方向——新冠病毒疫情让我们多了一分理解和共呜。悲伤无处不在,但在尼日利亚,丧偶为寡妇带来了社会排斥和贫穷的极端影响。这正是吕基雅在她丈夫死后的遭遇。你对一个脆弱的基督徒寡妇的支持十分重要,可以带来生命的重大改变。每 540港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