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哈拉以南非洲和新冠病毒:您的祈祷是触及受逼迫信徒心灵的最有效武器

撒哈拉以南非洲和新冠病毒:您的祈祷是触及受逼迫信徒心灵的最有效武器

博科圣地暴力迫使喀麦隆群众逃走 虽然世界上许多国家正处于或正开始摆脱新冠病毒疫情的最严重阶段,但撒哈拉以南非洲各国才刚刚开始感受到它的影响——许多受影响的国家都是基督徒遭受最严重逼迫的地方。 敞开的门西非负责人苏利曼*说:“我们想请您继续祈祷⋯⋯我们已经接到一些牧师的电话,要求在食物方面提供帮助。而且,难民营的信徒也在为食物而挣扎。收入微薄的寡妇和孤儿因为封锁已无法继续经营小生意,我们不断收到食物和(其他)支持的要求。...
复活的主看见了抹大拉的马利亚,你看见吗?

复活的主看见了抹大拉的马利亚,你看见吗?

尼日利亚寡妇吕基雅 无论你生活在世界的哪个角落,丧偶都是非常非常困难的。 许多人都经历过悲伤,因悲伤而痛苦和迷失方向。在面对“新冠疫情”这艰难时期,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容易感同身受。伤痛无处不在,但在尼日利亚,失去丈夫会导致别的严重后果:社会和经济排斥以及贫困。 这就是吕基雅在她丈夫死后的遭遇——因此你的支持可以给脆弱的基督徒寡妇的生活带来巨大的改变。 逃避袭击 吕基雅结婚九年,有三个孩子:珍妮花、彭斯、约书亚。第九年,她丈夫病了。可悲的是,他发病仅两天就死了。当她仍在哀悼之际,伊斯兰极端分子博科圣地来袭击她的村庄。...
布基纳法索:对基督徒接二连三的袭击

布基纳法索:对基督徒接二连三的袭击

奥马尔牧师(左);兰科安德执事(右) 2月11日淩晨,布基纳法索东北部塞巴(Sebba)的(Evangelical SIM Church)教会的执事兰科安德被不明身份的枪手开枪打死。他的车被偷,用来绑架同一教堂的牧师奥马尔,以及奥马尔的两个女儿、儿子和两个侄子。16日,奥马尔、他的儿子和侄子都被处决的消息传出。他的女儿们在同一天获释,身体没有受到伤害。 这次袭击发生在持枪歹徒袭击纳格努布古一所福音派教会不到一周之后;至少有两名信徒在那次袭击中丧生。 兰科安德帮助在塞巴地区建立了第一所教会,而奥马尔是塞巴地区宣道会的主席。...
基督徒在恐慌和挑战中需要你

基督徒在恐慌和挑战中需要你

接受门徒训练的乍得男孩在树荫下讨论 博科圣地在尼日利亚以外地方的袭击不断增加,特别是在尼日尔南部、乍得西南部和喀麦隆北部。我们刚刚接到乍得西南部博尔地区的基督徒社区的代祷请求。 前线同工报告说,8月13日一名女性自杀式炸弹袭击者藏匿在博尔西南部一个传统村长官邸的厨房里。14日淩晨1点左右,她从藏身处出来,发出巨大的噪音,当人们调查时,她引爆了炸药。至少有6人死亡,包括长官、4名警卫和一名士兵;另有4名士兵受伤。 尽管没有一个受害者是基督徒,湖区地方教会十分关注,因为他们已饱受安全威胁,活在紧张局势中。...
2018《全球守望名单》趋势——好消息

2018《全球守望名单》趋势——好消息

好消息 敞开的门的《全球守望名单》是量度一些国家“逼迫温度”的工具。不幸的是,在名单上的国家,大部分都没有“退热”,只有几个国家的改进程度,值得在这里提及。然而,我们还有很多好消息跟大家分享。这些受逼迫教会与我们分享的好消息,并非全都直接来自《全球守望名单》的研究调查。 1.  坦桑尼亚落榜了 坦桑尼亚是基督徒的景况得到很大改善的好例子。在《2018全球守望名单》中,它有53分 (少了6分),因而上不到头50位。不过,53分代表了逼迫的程度仍然颇高。...
未信者的朋友—哈扎拉

未信者的朋友—哈扎拉

图像:哈扎拉与她莫博罗罗族的朋友   哈扎拉(化名)今年50岁,和丈夫孩子住在中非干旱平原。她骨架大,人健朗,脸上常挂着微笑,顶着大太阳到处服侍—向凶捍的莫博罗罗人(Mbororo)传福音。 “平安!”哈扎拉来到一个合院门口,用伊斯兰方式打招呼;看见堂前有小孩偎傍椅子上,就问:“你妈妈呢?”小孩指了指里面几间泥屋,恰巧一个穿沙龙的女人出来,和她打招呼。 文化 莫博罗罗人是富拉尼(Fulani)穆斯林的一支,是半游牧族,性情凶悍。“我花了好长时间才学懂礼节。族人要是觉得你不尊重他们,之前所做的就功亏一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