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人生的起伏中,是你支撑着奈奥米

在人生的起伏中,是你支撑着奈奥米

作为一名居住在马里的埃及裔穆斯林归主者,奈奥米在2012年的圣战叛乱中被迫逃离北部的廷巴克图。她最终住在巴马科的一个非正式的国内流散者营地。 感谢大家的支持,在营地关闭后,我们能够帮助她租住房子。我们最近回去看她。尽管仍然遭受着社会排挤,但奈奥米急不及待地告诉我们: “我有好消息!我的三个姐妹成了基督徒!” 显出基督的爱 这真是个奇迹!自从奈奥米成为基督徒以来,她的姐妹们就一直是麻烦的根源,现在,他们也成了基督徒。...
撒哈拉以南非洲和新冠病毒:您的祈祷是触及受逼迫信徒心灵的最有效武器

撒哈拉以南非洲和新冠病毒:您的祈祷是触及受逼迫信徒心灵的最有效武器

博科圣地暴力迫使喀麦隆群众逃走 虽然世界上许多国家正处于或正开始摆脱新冠病毒疫情的最严重阶段,但撒哈拉以南非洲各国才刚刚开始感受到它的影响——许多受影响的国家都是基督徒遭受最严重逼迫的地方。 敞开的门西非负责人苏利曼*说:“我们想请您继续祈祷⋯⋯我们已经接到一些牧师的电话,要求在食物方面提供帮助。而且,难民营的信徒也在为食物而挣扎。收入微薄的寡妇和孤儿因为封锁已无法继续经营小生意,我们不断收到食物和(其他)支持的要求。...
马里95名基督徒遇袭丧生“无一幸免”

马里95名基督徒遇袭丧生“无一幸免”

参考图片:马里一村落居民和孩童 马里的一场袭击造成约95人丧生,其中包括男人、妇女和儿童,占该多贡部落村庄的三分之一人。据当地消息人士证实,所有死者都是基督徒。 6月9日星期天晚上,富拉尼穆斯林武装分子向马里中部一条村庄Sobame Da开枪并放火。许多尸体被烧毁。 一名幸存者告诉法新社:“大约50名全副武装的男子坐着摩托车和小货车到达村落。他们首先包围村庄然后袭击,任何试图逃跑的人都被杀害,老人妇孺都未能幸免。” 一名马里安全人员在屠杀现场说:“一条多贡村几乎被彻底消灭了。”...
马里逃亡记:前穆斯林在圣战分子逼迫下紧紧抓住耶稣

马里逃亡记:前穆斯林在圣战分子逼迫下紧紧抓住耶稣

马里穆斯林传统上奉行的伊斯兰教形式以宽容其他宗教著称。然而过去几年来,更加激进和好战的伊斯兰教在这个西非国家抬头,使基督徒和其他少数族群的生活愈发艰难。尽管马里从技术上说仍是一个世俗国家,伊斯兰激进分子却在2012年夺取了部份国土,使马里文化迅速变得容不下基督信仰(马里《全球守望名单》排名第37)。对于基督徒妇女奈奥米来说,非暴力以及暴力伊斯兰团体的企图和作为,已影响了她的大半个人生。 令人惊异的访客 奈奥米还记得自己窄小的公寓房大门被敲响的那天。...
哥伦比亚籍修女在马里被绑架7个月后“健康状况堪忧”

哥伦比亚籍修女在马里被绑架7个月后“健康状况堪忧”

图像:格洛丽亚修女于2月7日从马里卡兰加索的修道院被极端分子绑走。(来源:World Watch Monitor) 根据天主教信德通讯社(Fides)报导,今年2月于马里北部遭绑架的哥伦比亚籍修女仍然活着,然而健康正在受损。 格洛丽亚 (Gloria Cecilia Narvaez Argoti) 修女“还活着但健康堪忧,她的一条腿和肾脏都不好”,哥伦比亚国家警察总参谋长告诉国家广播电台RCN。 他补充说,专业反绑架机构(GAULA)正准备展开第二次营救任务,努力促成年过六旬的方济各修女获释。...
未信者的朋友—哈扎拉

未信者的朋友—哈扎拉

图像:哈扎拉与她莫博罗罗族的朋友   哈扎拉(化名)今年50岁,和丈夫孩子住在中非干旱平原。她骨架大,人健朗,脸上常挂着微笑,顶着大太阳到处服侍—向凶捍的莫博罗罗人(Mbororo)传福音。 “平安!”哈扎拉来到一个合院门口,用伊斯兰方式打招呼;看见堂前有小孩偎傍椅子上,就问:“你妈妈呢?”小孩指了指里面几间泥屋,恰巧一个穿沙龙的女人出来,和她打招呼。 文化 莫博罗罗人是富拉尼(Fulani)穆斯林的一支,是半游牧族,性情凶悍。“我花了好长时间才学懂礼节。族人要是觉得你不尊重他们,之前所做的就功亏一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