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见问题

全球守望名单
全球守望名单是如何汇编而成的?
全球守望调研网(WWR)将基督徒受到的逼迫分为两种主要的表现方式:施压(基督徒在生活所有领域受到的压力)和击打(直接的暴力镇压)。尽管击打可以通过查询暴力镇压事件来追踪和衡量,施压却必须通过分辨基督徒的生活和见证如何在各个领域受到挤压来进行衡量。我们向所调研地区发布答问期为11月1日至次年10月31日的问卷并获得答案後,该国存在的各种逼迫诱因和动力就逐渐显明出来。之後,我们根据调研数据为各个国家打出该年度的最终得分,并使用这个得分来确定本年度全球守望名单上排名1-50的国家。
何谓逼迫来源?

所谓逼迫来源,就是某地区或处境之中基督徒受逼迫的具体原因。全球守望名单总共列出8种逼迫来源。请注意,2017年全球守望名单采取的方案和分析办法之中,以“伊斯兰压迫”取代了“伊斯兰极端主义”,“种族敌对(仇恨)”取代了“部族敌对”(仇恨)。

  1. 伊斯兰压迫: 即试图用暴力和非暴力手段,把整个国家乃至全世界纳入“伊斯兰之家”中。
  2. 宗教民族主义: 即试图为了其所信奉宗教而征服整个国家(或民族)的主义。比较突出的主要是印度教和佛教,然而正统犹太教或其他宗教也存在该情况。
  3. 种族敌对: 即试图强制在当今世代持续推行其部族文化丶处境中形成的古老规范和价值标准。其主要表现形式为传统部族宗教或类似体系。
  4. 宗派保护主义: 即试图高举自己所属的基督教宗派,使其成为该国唯一合法或占据统治地位的基督教表达方式。大多数情况下,施行宗派主义的宗派即该国基督教的主流宗派。
  5. 共产或後共产压迫: 即试图高举共产主义为官方指定的意识形态,或者试图以共产主义为基础对教会采取监控和强制登记之类的掌控手段。
  6. 世俗主义排斥: 即试图将宗教赶出公共领域丶乃至从百姓心中彻底根除的主张,这种主张也把无神论式的世俗主义强加於社会,使之成为新的主导意识形态。
  7. 独裁政权: 不惜一切努力来维持权力,并不特别专注於实现某愿景。
  8. 有组织腐败犯罪: 试图制造犯罪免责丶无政府主义和腐败的风气,从而乘机攫取权与利。
全球守望名单使用哪些“生活层面”来打出逼迫指数,其所衡量的压力又有哪些?

我们建立了一套“生活5个层面”的系统来追踪基督徒在生活各领域受到的各种样式的逼迫。

私人生活:基督徒在自己的私人空间中与神建立个人关系的时候有多大的自由呢?
全球守望名单问卷在这个方面列出的问题,集中调查个人在改信丶私下敬拜丶持有宗教资料丶信仰表达自由(口头及书面形式丶图像和标记形式等)丶获取资讯和媒体渠道的通畅丶私下与别人分享信仰的自由丶举行私人聚会的自由以及基督徒受到孤立的程度。

家庭生活:基督徒在家庭圈子中活出自己基督信仰的自由程度,以及基督徒家庭按基督教方式经营自己家庭的自由程度如何呢?
全球守望名单问卷在这个方面列出的问题,集中调查人们遭受强制分配宗教身份的情况丶民政事务登记情况丶婚礼丶洗礼丶葬礼丶收养丶育儿丶教化儿童等方面的自由;(基督徒)儿童受骚扰和歧视的情况;归主者受孤立的程度丶(因信仰)被迫离婚的压力丶(涉及信仰的)儿童抚养权问题和财产继承权问题等。

社区生活:基督徒在当地社区(除教会之外)能够以个体或群体身份活出其基督信仰的自由程度如何?其社区对其施压-诸如歧视行为丶骚扰或其他任何逼迫行径的程度如何?
全球守望名单问卷在这个方面列出的问题,集中调查基督徒在日常生活中受到的威胁丶阻碍,(被要求遵守的)服装规范丶受到的监视;基督徒受绑架丶逼婚的状况,以及其获取社区资源丶参与社区仪式庆典的自由丶参与公共机构和会议研讨的自由丶被迫否认信仰的压力丶获取医疗卫生服务的条件丶获得教育资源(或在教育中成为弱势)的情形丶就业中受到的歧视丶在企业或生意中受到的阻碍,以及在治安方面面临的问题(罚款丶拷问丶被迫报到。)

国家生活:基督徒在超越其本地社区的范围中以个人或群体身份活出基督信仰的自由程度如何,国家法律体制对基督徒施加了多少压力,以及社区生活之上的公共势力以诽谤丶误传丶歧视丶骚扰或其他形式施加於基督徒的逼迫程度如何?
全球守望名单问卷在这个方面列出的问题,集中调查该国民族或国家意识形态丶宪法丶身份证件上的宗教登记要求丶基於信仰良心进行抗议的自由丶在国内或国外旅行的自由丶受到当局歧视的程度丶无法谋求公职或职业级别的状况丶生意企业受当局干预的状况丶在公共领域发表意见的自由丶基督徒成立民间社会组织和政党的自由丶有关宗教和社会冲突的报导丶诽谤攻势丶对公共侮辱的容忍程度丶宗教符号丶亵渎式的指控丶刑事免责丶法庭公正平等丶庭审得到监督等状况。

教会生活:限制措施丶歧视丶骚扰乃至其他形式的逼迫是如何被强加在基督徒的这些权利和教会丶基督徒组织机构等集体生活中?
全球守望名单问卷在这方面列出的问题集中调查基督徒在聚会丶教会登记丶未登记教会受到监视和被迫关闭的情况,教会建筑设施及其翻修丶遭到征用丶不予返还等情况,教会聚会和敬拜受到干扰丶破坏的情况,教会内部或外展活动丶青少年活动受阻碍的状况;教会接纳归主者的自由度,布道及出版资料受到监视的情况,教会领袖的训练和选举,领袖及其家庭受骚扰的情况,圣经及其他信仰材料的印制丶进口丶贩卖丶散发丶广播丶内部使用以及遭没收的情况,信仰良心自由受干涉(尤指家庭婚姻方面)情形,基督教机构的人事政策,基督徒民间社团组织和社会活动,教会与全球(普世)教会的互动,以及当局或社会力量谴责逼迫的情形等。

基督教是全世界受逼迫最严重的宗教信仰吗?
是的,相关调研清楚地确证了这一点。许多人会说,基督教是受逼迫最多的宗教-这只不过是因为它是世上最大的宗教。然而,当你仔细查看基督徒在其受逼迫各国总人口中所占比例,就不难发现这些国家之中基督徒通常属於少数族群。
每年约有多少基督徒因信仰缘故被杀?

有关基督徒殉道者或为信仰相关原因被杀者的数目问题,辩论仍在持续进行。尽管有些机构公布的数据中,每年被杀的基督徒时常有多达10万人,或“每5分钟就有1名基督徒被杀”,全球守望名单调查所得的数字要低得多:

WWL 2014:共有2123名基督徒由於信仰被杀,同时有1111所教会建筑遭到袭击。
WWL 2015:共有4344名基督徒由於信仰被杀,同时有1062所教会建筑遭到袭击。
WWL 2016:共有7106名基督徒由於信仰被杀,同时有2425所教会建筑遭到袭击。
WWL 2017:共有1207名基督徒由於信仰被杀,同时有1329所教会建筑遭到袭击。
WWL 2018:共有3066名基督徒由於信仰被杀,同时有793所教会建筑遭到袭击。

尽管上述数据很可能比实际数字低得多,但这些数字却有相关的报导作为根据。事实上想要取得完整数据是很困难的,在某地区爆发国内冲突时尤其如此。

全球共有多少基督徒受到逼迫?

在2018年全球守望名单上,排名前50的国家中共有大约2.15亿基督徒因信仰缘故经历着“较重逼迫”级别之上的逼迫。这意味着全球范围内受到逼迫的基督徒人数实际上更多。然而,若是全球守望名单没有使用标准方法对这些基督徒所居住的国家进行调研,我们就只能依靠过多的猜测,才能把他们也纳入受逼迫的总人数。

遗憾的是,我们不能进一步在此提供我们统计和计算之中的细节,因为逼迫教会的当局和势力丶浪潮也会使用这些资讯进一步镇压基督徒。这些势力尤其对涉及许多国家穆斯林归主者地下教会的细节垂涎三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