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及故事

叙利亚紧急救援:基督徒需要你的帮助!

叙利亚北部冲突升级,基督徒需要你的迫切祈祷和救援。 随着土耳其军队袭击库尔德族据点,4至5万名基督徒已卷入此不断升级的冲突中,情况令人震惊。联合国估计,已经有超过10万人不得不离开叙利亚北部的家园。 多年来,敞开的门一直通过叙利亚的教会合作伙伴服侍,现时我们已开始为这新一紧急危机进行援助。伙伴们正实地评估及应对当前的需要,并照顾受战事影响的人们。 请即捐献...

了解更多

文莱伊斯兰教法全面生效

本年4月3日,伊斯兰教法在文莱全面生效,使基督徒在这个东南亚国家的情况更加危险。 伊斯兰教法第一阶段于2014年推出,它涵盖了可判处监禁或罚款的罪行。而新阶段的实施则包括盗窃和通奸等罪行,刑罚包括鞭刑、截肢和石刑处死。 敞开的门全球守望研究小组分析师穆勒说:“⋯⋯该国的归主信徒会被迫更加小心地隐藏自己的信仰。” 被迫更加隐藏 在伊斯兰教法全面实施之前,从伊斯兰教皈依基督教是非法的,汶莱信徒早已面临着严重的逼迫,现在变本加厉,甚至要处以死刑。...

了解更多

“父亲会杀死我”-在摩洛哥暗中跟随耶稣

参考照片 “我害怕父母会知道,父亲会杀死我!” 这是来自摩洛哥的年轻秘密信徒娜丁*的话。这不是随便说说的,她是认真的。如果父亲发现她隐藏的信仰,他会杀死她。 纳丁是来自穆斯林家庭的21岁学生,几年前,一名基督徒与她分享福音之后,她作出了生死攸关的决定跟随耶稣。 她对此新发现的信仰感到兴奋,便告诉家人自己作了基督徒,并没有预期家人的反应。“我的家人很生我的气,父亲听到后打了我。” 现在,纳丁假装自己还是穆斯林。她戴头巾,遵循了父母对伊斯兰教的信仰传统,星期天不去教会。尽管有风险,她继续秘密地跟随耶稣。...

了解更多

伊拉克父亲:“因为你们,我的孩子再有将来”

巴斯曼晚上是婚礼中的唱片骑师 (DJ),白天是司机,他就是这样为家人谋生。2014年8月,这位来自巴特拉 (Bartella) 的基督徒父亲的一切都改变了。当时,伊斯兰国 (IS) 威胁要占领伊拉克尼尼微平原的村庄,他不得不和家人一起逃亡。 “IS到来之前,我和家人在巴特拉过着美好的生活。”现年41岁的巴斯曼,妻子是克拉拉,他们有三个孩子,法哈德(12岁)、优素福(8岁)和莎拉(6岁)。 晚上,他在各种派对上以艺人名字詹卢做DJ。“早上我做司机。有了这两份工作,我们的生活又美好又幸福。”...

了解更多

哈萨克基督徒的生日会遭突袭搜查

中亚地下家庭教会的团契生活 请为哈萨克中部卡拉干达的一个教会祈祷。该教会是非法存在的,因为成年成员少于50人,无法申请国家注册。教会的几名成员在一次生日聚会时被警方突击搜查,他们被审问了三个小时,有的被罚款(每人约一个月的工资)。 哈萨克政府一直加强对整个社会的控制,教会受严密监控。未经注册的教会经常遭到袭击和罚款。穆斯林归主者经常把自己的信仰保密。 尽管教会受到逼迫,仍有哈萨克人归主。在过去30年,有15,000名哈萨克本土穆斯林成为基督徒。 虔诚的穆斯林变成基督徒...

了解更多

伊朗归主者子女的教育难题

一群学童在走向伊斯法罕的伊玛目广场 尤瑟夫牧师夫妇的朋友请求为二人的孩子的教育难题祈祷。尤瑟夫过去因叛教罪被判处死刑,如今被關押在伊朗埃文監獄。 丹尼尔(17岁)和约尔(15岁)现时无法获得高中文凭,因为国家拒绝承认他们是基督徒,坚持他们需要完成伊斯兰教育,尽管他们的父母是著名的归主者。这是身为父母的尤瑟夫和蒂娜焦虑的原因,也是伊朗所有归主者家庭面临的挑战。...

了解更多

帮助一个文盲传道

“教育一个男人,你只教育了一个人;教育一个女人,你就教育了一个家庭。” -亚瑟·希利·克里普斯 (Arthur Shearly Cripps) “我是一名牧师的妻子,20多年来一直在帮助他牧职。但我不识字,看不懂圣经,所以我从来没有想过能够在教会传道,用圣经教导别人。后来我开始学习尼泊尔语文,这有助于我阅读和理解圣经。” 德珍*师母说。...

了解更多

最新报告显示尼日利亚失踪人数最多

奇博克被绑架女孩丽嘉杜的母亲雅娜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最新报告显示,尼日利亚是世界上失踪人口最多的国家。许多失踪者因信仰而被绑架,或因信仰受袭击而流离失所。 该报告于9月12日发表,显示自2013以来,红十字会的记录中有22,000名尼日利亚人失踪。这个数位只是那些仍然失踪的人,不包括那些后来被发现或释放的人。 “每个父母最可怕的噩梦” 儿童特别脆弱,近60%失踪者是未成年人,他们的父母仍然不知道他们的孩子是生是死。...

了解更多

越南:阿美和母牛银行

图片:一名受逼迫的部落基督徒从母牛银行获得母牛解决生计问题 你听说过储蓄银行、投资银行、甚至食品银行,但是“母牛银行”呢? 对越南的基督徒来说,母牛银行不仅帮助他们生存,而且帮助他们分享信仰。 阿美*是越南北部高地苗族部落的一名寡妇。她身材矮小,说话温柔,却是一个有着勇敢信心的女人。 她一生都在贫穷和困苦中奋斗。 “我父母很穷。他们有一个农场,但最终为了生活费而不得不卖掉它。我们的房子又小又脆弱。每次下雨或台风,我们都非常害怕。我们没有一个好地方住。” 她嫁给了一个叫简恩*的男人,但生活仍然很艰难。...

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