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在最后

新冠疫情|受逼迫基督徒急需食物和救援

新型冠状病毒|对受逼迫基督徒的危机回应

我们听到无数基督徒被忽视或被排除在外的故事——在分配援助时,歧视现象普遍存在。

我们知道,疫情封锁停止了人们的正常生活,但这并没有停止对非洲基督徒的逼迫。

露斯在四月富拉尼人的袭击中失去了丈夫;政府因疫情实施的地区封锁也令她无法维持生计(看露斯的故事)。她说:

“当政府宣布向穷人提供粮食援助时,我们很高兴。但我们被排除在外。我们没有收到任何食物。”

每 500 港元  可以为一个非洲家庭提供一个月的食物和肥皂,以及其他紧急救援例如租金或药品。

敞开的门已经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确认了 15,000 多个基督徒家庭正面临饥饿和暴力逼迫,没有任何受助方法。你愿意和他们站在一起,帮助他们生存下来吗?

在许多情况下,我们是他们唯一的帮助来源。

印度基督徒也是如此,他们通常在官方发放疫情援助时排在最后。疫情大流行来临后,大批基督徒失业,急需食物。

每 310 港元  可以为一名孤立受逼迫的亚洲信徒送去紧急救援。

敞开的门伙伴阿卡什*说:“人们太绝望了,当我们送去食物时,他们眼里含着泪水,仿佛我们在给他们珍宝一样。”

*因安全考量使用化名 

*请注意,当项目资金充足时,你的捐款将用于支持面临高度逼迫基督徒的重要长期工作。

为尼日利亚基督徒带来帮助和医治

“我受了很大的创伤;我丈夫走了,博科圣地占领了我们的村庄。除了身上的衣服,我们一无所有。”

身为一名基督徒,她是极端分子的目标。
身为一名寡妇,她面对社会排斥。
身为一名母亲,她必须供养她的孩子。

吕基雅的丈夫生病,两天后就离世,她突然失去了所爱的人。然而,这仅仅是故事的开始。

就在一个月后,她和孩子们躲在一所小学里,子弹从他们的头上飞过。伊斯兰极端分子博科圣地袭击她的村庄,烧毁她的房子,使她一无所有。

两个月后,可以安全回家了。在废墟中,她能做的就是用烧焦的金属块搭建一个小小的遮蔽所。

作为寡妇,她面临被社区排斥的命运,没有得到同情和帮助。在尼日利亚,寡妇的社会地位非常低下;而基督徒寡妇往往因“性别和信仰”而倍加脆弱。

吕基雅的故事令人难以承受。但借着忠实的支持者,敞开的门能够帮助吕基雅。她接受了“创伤护理”和一笔“小额贷款”,买了两只山羊。山羊每季度会生产两只小山羊,她可以卖掉小羊来支付食物、农作物或孩子上学的费用。

您愿意为吕基雅这样受创伤的妇女带来希望和医治吗?

吕基雅已经开始了漫长的康复之旅,许多尼日利亚基督徒与她一样,都面临着同样的艰难历程。但神使用您的支持给了她希望。吕基雅说:

“这一切使我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靠近神⋯⋯是您们给我带来了希望和医治。”

我们深信,在您的支持下,我们可以看到改变。我们可以帮助像吕基雅这样的基督徒抚平伤痛,建立家庭的新生活,让她们知道神对她们的爱。

感恩有您和其他的支持者,敞开的门在尼日利亚的「创伤治疗中心」于2019年3月正式启用。它专门为遭受各种创伤和逼迫的基督徒设立,为他们提供了一个暂时的喘息和疗伤的地方。该中心还培训尼日利亚教会为人们提供创伤护理。

540港元  可以为一名遭受暴力逼迫的尼日利亚妇女,提供创伤护理和长期的灵性支援。

*请注意,当项目资金充足时,您的捐款将转到其他最需要的地方。

朝鲜基督徒每天都选择为耶稣危险地活

你会选择支持他们吗?

此项目已获得足够资金。 请考虑其他捐献选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