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娜迪雅*在巴勒斯坦领土的一个穆斯林家庭长大,她一直热爱亲近神。当她的朋友开始以原教旨主义穆斯林的身份生活并严格遵守《古兰经》时,她也跟着做。

娜迪雅沉浸在《古兰经》,寻找更多认识真主,但很快就遇到了绊脚石。她说:“当我读到允许(男人)殴打妻子的诗句时⋯⋯我无法接受。我对真主感到愤怒。我想要在《古兰经》以外读到更多关于祂的事情。”

在巴勒斯坦领土布尔津的一座清真寺

几个月后,娜迪雅无意中听到两位基督徒同事讨论神的属性。其中一位声称神是慈爱的。

娜迪雅回忆道:“当他这样说时,我笑出声来。我说:‘神可以多元化,但肯定不是慈爱。祂只是疯狂而可怕。’ ”

娜迪雅的同事一直与她分享神的爱。从他们的话里,她看出一些道理,但排除了自己会成为基督徒的想法。

“我知道在我的家庭中,改变宗教信仰不是一个选项。我确信如果我成为基督徒,会为整个家庭带来耻辱,他们会杀了我或伤害我。” 由于这种恐惧,娜迪雅对神关闭了自己的心。

下沉到地狱去?

一次在海滩游泳时,娜迪雅被困在一股强大的水流中,被拖进水里去。

她说:“我快要淹死了,我意识到:这就是终局;我的生命现在就要结束。我想到我的基督徒同事-我认识唯一一个确信自己会去天堂的人。我也意识到我要去的地方,就是我选择的地方:地狱。”

当她下沉时,她意识到自己早就应该决定跟随耶稣。就在这时,一只手将她拉上水面。

那件事发生后,娜迪雅在床上躺了好几天,她知道自己得到了第二次生存的机会。她打电话给她的基督徒朋友,请他带给她一本圣经。娜迪雅阅读马太福音,终于遇见同事们所说的慈爱的神。

一本以色列圣经

她说:“耶稣的登山宝训深深地触动了我。与穆罕默德的教导相比,基督是如此不同,如此充满慈爱。”

娜迪雅终于瞥见了渴望已久与神的亲密关系,但她仍然在挣扎,因为她的家人是穆斯林。“我意识到我将失去一切:我的家庭、我的工作,所有一切。”但娜迪雅知道耶稣就是她一直寻找的。她记得第一次向神呼求的那一刻。

“我呼求的只是:‘神啊!救我。’ 然后,我无缘无故地开始大声说话。我不断地大声重复:‘耶稣是道路、真理和生命。’ ”

“我一直重复这句话,大概有 10 分钟,而一种深层的平安与被接纳感充满了我。从那时起,我便跟随耶稣。”

在伯利恒的主诞堂

家庭关系

娜迪雅仍然对家人保密自己的信仰,害怕一旦被发现会发生的事情。六年后,终于被父亲发现了。

娜迪雅记得:“他非常震惊,心脏病发作。他无法忍受家人蒙受的耻辱。他强迫我离家,离开我的社区,在别处开展新的生活。”

多年过去了,娜迪雅与父亲的关系仍然紧张。但母亲却因为娜迪雅生命的改变而深受感动,她也成为了基督徒。

许多归信基督的穆斯林会向家人隐瞒信仰,或是在他们的信仰被发现时失去一切。然而,耶稣的大能正在穆斯林群众中运行,将他们带到自己面前,进到一个新的家庭-基督的身体。

*出于安全考量使用化名

不应让信徒独自面对逼迫——坚固中东的秘密信徒

  • 每390港元 可以为一名秘密信徒提供辅导训练,以支持其他面对逼迫的基督徒伙伴。
  • 每700港元 可以为两名逃往邻国的秘密信徒,提供基督教社区中心的实际和属灵支援。
  • 每775港元 可以为十名秘密教会领袖提供领导力线上培训,使他们能为教会做更好的门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