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全球冠状病毒大流行加剧了对少数基督徒的系统性歧视

  • 从印度到也门再到西非国家,基督徒因为信仰而被拒于冠状病毒援助
  • 在许多专制国家,新冠疫情速使加强的监控和限制变得合法化
  • 有组织犯罪集团利用疫情作为手段扩大控制范围,包括对教会的控制
  • 在印度和土耳其等国家,由多数宗教认同推动的民族主义继续兴起
  • 伊斯兰国西非省于2019年圣诞节将十名尼日利亚基督徒斩首

《全球守望名单》(WWL) 2021 的概论:全球冠状病毒大流行已经加剧了至少 3.4 亿基督徒,在遭受潜在系统性的歧视,不平等待遇甚至逼迫。“敞开的门国际”监察世界各国基督徒的生活有多困难,在最新年度调查,所有前50个国家的得分都首次达到至少“甚高”的逼迫水平;12个更达到“极度”的逼迫水平,高于去年的11个。除了前50个,还有4个国家达到“甚高”的逼迫水平,显示出新冠疫情带来的影响。

「WWL 2021 总计在 74 个国家里,每 8 名基督徒就有 1 名被衡量为面临“极度、甚高或高度”的逼迫水平(高于去年的 73 个)。

WWL年度名单的制定是基于广泛的调查和专家访谈,以及全球头条事件背后人物的遭遇,涵盖了尼日利亚持续不断的暴力行为,以及印度借保护公民安全为由的监视系统。它还揭示了在撒哈拉以南非洲以及中部和拉丁美洲,由于缺乏国家系统提供当地卫生、食品、工作和其他日常必需品的能力,有组织犯罪网络借此巩固其权力。缺乏治理,甚至当局的勾结,常常导致宗教暴力或歧视免于惩处。

新冠疫情一直是压制少数族群基督徒的催化剂,在孟加拉国印度巴基斯坦也门苏丹等国家,基督徒有时被拒绝援助。人们会说:“你的教会或你的神应该养活你”,甚至是“病毒是由西方制造和/或传播的。”

索马里的暴力伊斯兰团体“青年党”谴责基督徒使用冠状病毒,并宣布该病毒是由入侵该国的十字军和支持他们的不信国家传播的。

有时,例如在斯里兰卡发生的事件中,警察利用冠状病毒为借口,进入基督徒家中调查教会成员和活动资料。

朝鲜在过去的20年一直被WWL列为最恶劣的国家。在9月份,金正恩妹妹下令所有学童,包括幼儿园,每天学习有关“伟大”领袖的课程,从每天30分钟增加到90分钟。面对如此广泛的灌输,父母非常害怕甚至不告诉孩子有关基督教的信仰。

WWL 2021前10位国家的变化:尼日利亚自2015年以来首次进入第9位(去年是第12位)。也门伊朗都上升了一位。印度在2020年首次进入前十,今年保持第10位;极端的印度教民族主义有所增长,他们认为“印度人就是印度教徒”。

尼日利亚的“暴力”再次得分最高,主要是由于武装的富拉尼牧民袭击了数百个基督徒村庄,以及博科圣地和一连串武装犯罪集团的杀害、绑架和强奸,作恶者却逍遥法外。

苏丹却取消了叛教(即放弃伊斯兰教)的死刑。其2019年的临时宪法保障宗教自由,没有将伊斯兰教法作为其主要法律依据,不再将伊斯兰教定为其国教-尽管在30年后的今日仍存在许多抵制这种全面变化的阻力。苏丹由第7位下降至第13位。

伊拉克升至11位(从 2020的15位)。基督徒返回家园持续感到不安全,他们继续被杀,绑架并遭受身体、心理、性和情感虐待。此外,在2020年夏季,许多国内流离失所者在杜胡克地区遭到土耳其袭击。

叙利亚微降至12位(从 2020的11位)。尽管特别是在库尔德控制区的情况有所好转,伊斯兰暴力袭击仍然存在-就在2019年11月的一次袭击,7名基督徒丧生,70人受伤。

除了12个“极度”的逼迫水平国家,还有62国达到“甚高或高度”的逼迫水平。

中国十年来首次进入前20名,排名上升至第17位(从2020的23位)。政府在2020年扩大了对所有宗教的管制,包括政府批准的天主教和基督教教会,无论是在线还是离线,都受到越来越多的注意。同时,仍然禁止18岁以下的青少年进行任何宗教活动。又继续将基督教“中国化”,包括对圣经段落的“更正”。

自WWL 2020以来,13-50位几乎没有变化。以下是主要的例外情况:

越南升至19位(从2020的21位)。许多少数民族基督徒报称他们被拒于新冠疫情援助。

土耳其大幅升至25位(从2020的36位)。主要是由于其“暴力”得分增加。基督徒认为,自2016年企图对埃尔多安总统发动政变以来,伊斯兰教和民族主义议程更加开放,普遍带有“仇恨言论”气氛,并针对亚美尼亚和希腊东正教社区等少数群体采取行动。 2019年10月,在伊斯坦布尔举行的第三届非洲穆斯林宗教领袖峰会,主持人埃尔多安批评传教士在西方列强的保护下,意图改变非洲穆斯林。

哥伦比亚升至30位(从2020的41)。随着政府2016年与叛军达成的和平协定破裂后,有组织犯罪集团继续控制该国部分地区,特别是乡村地区。在疫情隔离期间,他们利用了政府宵禁和其他限制,加强了控制权,甚至能够建立本地社会资本。当基督徒领袖试图向他人提供物质或灵性援助时,他们会被犯罪集团阻止甚至罚款。有时,他们会被其他敌对团体或警察视为“告密者”。有时,牧师或其家人会被杀害。

孟加拉国升至31位(从2020的38位)。在考克斯集市上,来自缅甸的罗兴亚难民的报导很多,其中约有2,000名穆斯林转变信奉基督教。一月份的伊斯兰主义者的暴力袭击,仍有两名男子失踪,据报导,一名被绑架的14岁女孩被迫与武装分子结婚。

墨西哥再次升至37位(从2020的52位及2019的39位)。

刚果民主共和国升至40位(从2020的57位)。联合国称自2019年以来,伊斯兰组织ADF杀害了1,000名平民。而莫桑比克则进入前50名(从去年的66位升至45位)。主要是由于德尔加杜角的伊斯兰暴力。喀麦隆升至42位(从2020的48位)。因为操英语者和法语者的冲突,以及博科圣地组织和其他伊斯兰组织的暴力扩张。

科摩罗群岛,在莫桑比克以东,多年后重新跻身前50名(从2020的54位)。政府公开否认其公民享有宗教自由。一位基督徒认为传教可能会导致一年的监禁。

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尼日尔分别下降至50位以外。但与2020年相比得分更高,这表明歧视和暴力行为的水平仍然在逐年上升。

敞开的门国际行政总裁,丹·奥·沙尼说:“在当今世界,特别是由于冠状病毒疫情的限制,基督徒遭受的逼迫不断增加。但好消息是这些基督徒永远不会孤单,因为神与他们同在,全球信徒为他们祈祷,以及教会和信仰宗教自由的组织对他们的高度拥护。”

在本年度(2019年10月1日至2020年9月30日),新冠疫情的限制加速我们使用更多的数码工具和专家的研究来收集数据,敞开的门相信WWL 2021的评分和分析都能够保持其质量和可靠性。

《全球守望名单》代表着因信奉耶稣而遭受逼迫的3.4亿基督徒,你的祷告和捐献,意义重大。

你会考虑定期为受逼迫教会捐献吗?

敞开的门的目标是“坚固那剩下将要衰微的”(启示录 3:2)

每月捐献能够为世界各地受逼迫的基督徒提供持续的援助和支持,这也让我们能够迅速回应紧急的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