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女生又恢復要從頭到腳都蓋上布卡罩袍。肩上扛著步槍的男人已經成為街頭的牢固裝備。這只是在塔利班統治下的阿富汗其中兩項生活指標樣貌。薩阿德*和法蒂瑪*是該國為數不多的秘密信徒中的兩位,他們選擇留在自己的祖國。40多年來,他們的家人都在暗中踐行他們的基督教信仰。

今天,這些信徒勇敢地向全世界教會發送秘密訊息。我們不能透露太多有關這對夫婦的事情以及我們是如何與他們通聯的,因為那會使他們陷於極度的危險之中。但是,他們能告訴我們的,也是對我們強力的提醒,像他們這些基督的跟隨者,生活在世界上作基督徒最危險的第二個國家裡,他們是行走在甚麼樣的恐懼和信心裡。

「名單已經分發」

試想像一下,當你曉得,你家的下一道敲門聲可能就意味著是你和你家人的悲劇降臨,那會是什麼樣的感覺?

對於阿富汗的秘密信徒來說,這就是他們的生活實況,因為塔利班逐戶搜查,尋找任何與西方或基督教有關聯的人。

薩阿德說:「那份記著我們名字的名單已經被分發出去。」他補充說,這份名單包括了塔利班鎖定的基督徒姓名。自接管以來,塔利班搜屋已成為常態的現象了。

薩阿德說:「我們這些人有的已經被殺了,有的被綁架了,也有的已經失蹤了。這感覺就像是經歷一場巨大的災難性爆炸後的翌日清晨。」

自塔利班接管以來,阿富汗的秘密教會已經散去-有的人已經逃離,有的人留了下來,也有的失蹤或失聯了。

薩阿德說:「我們互通電話,問問頭疼、肩痛、所有舊傷問題,只為了盡量保持聯繫。目前,我們也只能問這些了。」

他接著說:「當塔利班取得控制後,我們是甚麼都害怕。你們無法理解。我也無法用言語來解釋它。」

法蒂瑪也提醒我們,那種恐懼並不是新事。

她解釋說:「首都可能有新士兵,但這些威脅並不是新有的。為耶穌而活受的痛苦,冒著一切危險跟隨他,那都不是甚麼新鮮事。對我來說不是,對我的祖父母也不是,他們都為祂而活,跟隨祂。40多年來,阿富汗的基督徒一直如此。先是在塔利班的統治下,後來在美國支持的阿富汗政府之下,甚至在上個月塔利班取得控制之前。

黑暗中的希望

2021年8月15日-塔利班取得控制當晚-薩阿德說,他感覺彷彿有人走進他的記憶,要剿滅它們,逼它們對他「宣示恐懼」。

就在那天晚上,薩阿德和法蒂瑪正迎接他們的新生女兒來到這個世界。對薩阿德來說,其意義並沒有失去:「在這樣一個命運多舛的夜晚,一個女嬰出生在一個基督徒家庭裡。」當晚,當塔利班在喀布爾奪得政權時,薩阿德的父親在法蒂瑪所躺的地方,隔著窗簾向這女嬰誦讀詩篇第20篇。

有人靠車,有人靠馬,但我們要提到耶和華-我們神的名。他們都屈身仆倒;我們卻起來,立得正直。求耶和華施行拯救;我們呼求的時候,願王應允我們!(詩篇 20:7-9)

在房間的一側,男士們擠在一起,清晰明白到自己的國家和自己的生命發生了什麼事。

薩阿德分享說:「我們很害怕。我們很害怕。」

法蒂瑪補充說:「這些士兵是不崇尚人類尊嚴的,他們的眼睛時刻都在看如何能獲得權力,以及要如何貶損每個要談思想和夢想的人的尊嚴。需要保守和救護的是我們的思想和夢想。我們的信仰活在那裡,在我們的心中,在我們的意念裡。

 愛的多少

自從阿富汗落在塔利班手中以來,那裡的秘密信徒就分享了他們迫切需要代禱。一位信徒甚至告訴我們說:「代禱是我們最需要的。」

薩阿德和法蒂瑪也迴響了此呼聲。

薩阿德說:「對我們來說,一切都被奪走了,我們需要你們替我們向神祈求。」

雖說我們肉身不能與阿富汗的家人在一起,但是,當我們一同禱告時,便能與他們相會。法蒂瑪說:「你們為我們代禱時,你們就會在神寶座的殿中與我們相會,我們可以在那裡同領聖餐。」

薩阿德和法蒂瑪並他們的家人在閱讀和思想約翰福音第17章時-讀到耶穌為自己、為他的門徒和使徒們,也為我們禱告(「也為那些因他們的話信我的人祈求」第20節)。這對夫婦看到的焦點是愛的多少:

薩阿德說:「大家如果愛我們,請為我們祈禱。我們在一起的地方是:在十字架下面,眾所周知,那裡有滿滿全數的愛。你若是愛我-你要是愛耶穌-請為我們禱告。」

薩阿德曉得,未來的日子,不論幾天、幾週、幾個月,甚至幾年,對於他、他的家人和所有秘密跟隨耶穌的人來說,都是艱難的。他談到了他要在阿富汗信靠基督上將要刻意採取哪些行動:

他說:「這並不容易,我不知道從何處開始,但我會先從鼓勵我的妻子開始,我們的女兒是有盼望的。」

「我們這麼做是因為我們相信耶穌在這裡,祂是活著的。」

*基於安全因素,使用的是別名和替代的圖像

阿富汗危機

向危機中受逼迫的信徒作出緊急救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