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2014 4 14 日在奇博克村一所女子精修學校的襲擊事件中,另一名被俘虜的女孩被發現了。在尼日利亞東北部博爾諾州,被伊斯蘭恐怖組織博科聖地綁架的 270 多名女孩中,有 100 多人已經獲釋或逃脫;113 名現在仍然失蹤。

圍繞女孩再次出現的細節,揭示了博科聖地的女性俘虜經常忍受的身心虐待,以及發生在尼日利亞茂密而廣闊的桑比薩森林裡的逼迫現實,那裡長期以來一直是博科聖地的藏身之所。

據 BBC 報導,曾經是一名對事業充滿希望並與家人一起生活的學生,露絲 (Ruth Ngladar Pogu) 和她的「丈夫」向尼日利亞軍隊投降。這對夫婦育有兩名孩子,正在尋求從政府的大赦計劃中受惠。據報導,博爾諾州州長接見了露絲和她的孩子。州長告訴路透社,讓露絲和她的親屬團聚,有助於提升找到其他仍被囚禁的人的希望。

博科聖地是誰?

這對夫婦將要面對甚麼尚未被公開詳細說明,但預計兩人都將受到審訊並最終被送往接受去激進化程序。BBC 報導指出,露絲將參與康復和重返社會計劃,專注於改善她的身體和心理健康。據尼日利亞觀察網站報導,「一般相信她和丈夫已經放棄了恐怖教派成員的身份。

尼日利亞(敞開的門《全球守望名單》上的第九位)社區人士對於博科聖地俘虜經常迴避和感到恐懼,他們認為俘虜已變得激進,現在很危險。敞開的門曾經分享博科聖地前俘虜以斯帖*成功逃脫的故事,當她回到她的基督徒村莊時,別人既害怕又嘲笑她。這個因強姦而懷孕的年輕女孩並沒有因回家而獲得祝賀。

她分享道:「我數不清有多少男人強姦我。每次他們進行襲擊回來後,都會強姦我們……玷污我們……

以斯帖-前博科聖地俘虜。出於安全原因,我們不能透露她的真實身份和完整面容。

以斯帖說,許多女孩無法反抗,唯有嫁給綁架她們的人。

另一位前博科聖地俘虜沙拉(Zara John)在接受 BBC 訪問時談到俘虜在桑比薩森林面臨的絕望境地。她告訴 BBC:「他們讓我們選擇結婚還是做奴隸,我選擇了結婚。

現年 20 歲的路得*(主題照片)也是如此。她不是奇博克女孩,但她也在 2014 14 歲時被綁架,當時博科聖地襲擊在尼日利亞東北部阿達馬瓦州她的村莊。在營地期間,他們為了迫使她轉信伊斯蘭教,她遭到嚴重虐待。情況變得令路得無法忍受,她決定接受伊斯蘭教,希望情況會好轉。她立即被嫁掉,一年後懷了第一個孩子。儘管如此,她仍然繼續尋找出路。

她說:「每次我在小溪旁洗衣服時,我都會想辦法逃走。2017年的那一天,神指示我一條路,並賜給我逃跑的勇氣。我背著薩邁拉逃走,頭也不回。」路得與家人團聚,在尼日利亞敞開的門創傷護理中心開始漫長的創傷康復之路。她的故事帶我們走近巨大的傷痛——以及接觸更多倖存者的迫切需要。

*出於安全考量使用化名

與我們一起禱告

  • 讚美神,讓另一名女孩從桑比薩逃脫出來。無論這位年輕女子和她的丈夫將會面對甚麼,祈求主透過聖靈施行救贖和復原的工作。
  • 求神賜智慧給正在處理這事件的政府官員,祈求賜予洞察力和同情心。
  • 為仍然失蹤的奇博克女孩的父母祈禱,他們最終可能會看到新聞和圖片。我們根本無法想像他們此刻的感受以及他們現在可能有的許多問題。
  • 最後,為成千上萬被博科聖地俘虜的人祈禱——男人、女人、兒童、基督徒和穆斯林。像路得、以斯帖和沙拉一樣,他們的夢想被偷走,求賜他們恩典去忍受和得到釋放。透過我們在世界各地受逼迫的家人和當地伙伴的故事,我們知道神正在以可見和不可見的方式工作——在北韓勞改營的外屋、伊朗監獄的牢房,甚至在桑比薩森林博科聖地孤立的領土裡。
幫助尼日利亞北部基督徒活下來、保持堅強和安全。

775港元 可以幫助訓練一名教會成員成為輔導員,以幫助許多受逼迫基督徒走出創傷。

1,160港元 可以給一名教會領袖至關重要的門徒訓練,因為他們在動盪地區的前線服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