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提起伊朗你會想到什麼?

伊朗-它是「另類」,是陌生的。你可能會想到從頭到腳覆蓋著的女性,暴力革命或宗教逼迫。但這是神對伊朗的看法嗎?

在聖經裡,我們讀到神如何揀選居住在波斯(現代伊朗)的猶太少女以斯帖,成為波斯國的王后,並透過禱告改變了一個國家。

波斯祭司或博士可能遠早於猶太同輩到來敬拜耶穌。來自帕提亞、瑪代和以攔的伊朗猶太人經歷過五旬節第一次全面的大能。

在波斯統治下,來自亞述的傳教士將他們的信仰傳遍中東、高加索、中亞和印度,他們甚至在中國建造了一座寶塔形的教堂。伊朗教會擁有如此深厚的宣教信心,對今天它是世界上發展最快的教會之一,我們是否應該感到驚訝?

確實,伊朗在神的心裡佔有特殊的地位。

十字軍東征和大屠殺:14 至 18 世紀

神的國度從來就不是要透過暴力來擴展。可惜十字軍東征使穆斯林的心變得剛硬,並置伊朗的基督徒於危險中。好像猶太人一樣,信徒寄望於少數民族聚居區,在那裡可以安全地生活並避開針對他們的暴力。

然而,當蒙古統治者帖木兒在 14 世紀出現時,他下令在伊拉克、伊朗、敘利亞和土耳其,對基督徒進行大規模屠殺,以致他們的社區被摧毀。

直到 18 世紀,基督教傳教士才到來支援傳統教會。 他們透過教育和醫療服務來打開大門,不久他們就接觸到講波斯語的穆斯林社群。

革命和種族滅絕:20 世紀

大約從 1914 年到 1923 年,鄂圖曼帝國對伊拉克和土耳其的亞述基督徒,以及土耳其的亞美尼亞人進行了恐怖的種族滅絕。

數以萬計的亞述和亞美尼亞基督徒被鄂圖曼人屠殺。據說,在阿塞拜疆西部最大的城市烏爾米耶,基督徒人口從 40% 50% 下降至大約 1-2%。估計有 80% 的亞述神職人員和屬靈領袖也被殺害。

到 1970 年代,霍梅尼革命(也稱為伊斯蘭革命)結束了波斯君主制,並導致大量伊朗穆斯林離開國家和伊斯蘭信仰。那些留在伊朗的人,被基督教教會領袖開辦的波斯家庭群組所吸引。

對於伊朗的宗教領袖來說,家庭教會被視為對國家安全的一種威脅-這觀念今天仍然存在,對歸信基督教的懲罰反映出這點。初信的基督徒可能會受到罰款、鞭打、監禁、酷刑甚至死刑。然而,正如前囚犯瑪麗亞姆和瑪茲耶* 所發現,即使聲名狼藉的監獄好像德黑蘭的埃文監獄,也可以成為一個肥沃的宣教工場。

不可阻擋的教會

雖然 90 年代伊朗境內的主要基督教領袖被處決或謀殺,被監禁的信徒人數不斷增加,但伊朗境內的教會似乎勢不可擋。

敞開的門估計現在 8300 萬居民中約有 80萬人是基督徒。當信徒問:「誰想認識耶穌?」時,這個問題引發起持續 2 3 個小時關於福音的對話,而德黑蘭的政黨人士經常被改變。

幾個世紀以來,神一直在伊朗保存祂的見證。近年來,伊朗為防止更多人歸信基督教,講波斯語的教會聚會被禁止,以致宣揚基督受到限制。當信徒面對障礙,為信仰付出代價時,神繼續堅固和拓展祂在伊朗的教會。

 伊朗《全球守望名單》排列第8位。

*“Captive in Iran: A Remarkable True Story of Hope and Triumph Amid the Horror of Tehran’s Brutal Evin Prison”一書的作者。

請禱告

  • 祈求在伊朗的穆斯林社群中爆發復興,許多人被吸引歸向基督
  • 為基督徒遊牧民族和吉普賽人到達最邊遠的居民點和村莊,讓伊朗每個角落都聽到神的好消息
  • 信徒和教會領袖不惜任何代價跟隨耶穌,為他們祈求力量,在伊朗全國分享福音

不應讓信徒獨自面對逼迫——堅固中東的秘密信徒

  • 390港元 可以為一名秘密信徒提供輔導訓練,以支持其他面對逼迫的基督徒伙伴。
  • 700港元 可以為兩名逃往鄰國的秘密信徒,提供基督教社區中心的實際和屬靈支援。
  •  每775港元 可以為10名秘密教會領袖提供領導力線上培訓,使他們能為教會做更好的門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