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回到當時,有人用力地敲門時,瑞秋*躲在屋裡最遠的角落,顫抖著。她恐懼的事情終於發生了。因為她在伊朗地下教會的領袖身份曝光,秘密警察到來抓捕她。她看著懷裡緊緊依偎,充滿恐懼的9歲女兒。瑞秋是一位母親,又是教會領袖,為信仰付上了代價。

那是愛,永不止息,極深的愛-那是大約十年前,瑞秋剛信主時的感受。她極度空虛的心靈被神的愛完全充滿,完全不會想到逼迫,或為了信仰而被抓坐牢的事,她唯一的渴望是:「我只想敬拜神,其他都不重要了。」

起初是瑞秋的姊姊帶她去家庭教會,在同一天晚上,瑞秋就夢見了耶穌,並將自己的生命交給主。有兩年時間,瑞秋持續參加牧師的家庭教會,被餵養她所稱的「靈奶」。她的丈夫也信了主。

女兒的出生

接著瑞秋的女兒琴雅*出生了,同時教會也有爆炸性的增長,新信徒不斷加入。因此,信主只有兩年的瑞秋兩夫婦成為了領袖。這意味著二人比一般信徒承擔更大的風險,然而,即使是女兒出生了,瑞秋沒有絲毫憂慮。

很長一段時間一切如常,琴雅與其他孩子在主日學有很好的學習和成長,孩子們清楚知道不可以向同學提及教會的事。正如瑞秋說的:「神給予我們的孩子智慧」。

被捕單獨囚禁

直到某天,瑞秋發現自己被秘密警察盯上了,她抱著受驚的女兒在懷中。瑞秋讓秘密警察以為她不在家。但稍後當她的丈夫帶女兒去上學時,秘密警察抓捕了她,將她下在監裡。

「他們將我單獨囚禁,只有我一人與其他人隔開,我開始大哭。我想著我的女兒,擔心她會發生什麼事。」

警衛站在伊朗埃文監獄的一座瞭望臺上

懷疑與信靠

因為害怕和孤單,瑞秋開始懷疑自己的決定,懷疑神。為什麼神沒有保護她,或她的女兒?在這樣的困境中,她承認:「在頭3至4天我都沒有跟神說話,我對祂好失望!」

監獄的日子十分熬人。無法與教會小組連繫,瑞秋是孤單的面對這一切,她被獄中警官問訊被羞辱。她也不可以打電話給女兒,但她想安慰她日日思念的女兒。僅僅兩週,瑞秋的體重就掉了13公斤,衣服鬆垮垮地掛在瘦弱的身軀上。

但是一個轉捩點終於來到,讓瑞秋不再害怕。那是另一次整天的問訊及言語羞辱,瑞秋當晚累得睡了一會兒。在睡夢中,她聽到一節經文:「他在世界,世界也是藉著他造的,世界卻不認識他。」(約翰福音 1:10)。這是一個重要的轉捩點,她著:「頭幾天我很害怕,但當我夢見這經文並再度起來禱告,我感受到無論我在哪裡,神都與我同在。」

神的同在,並不代表凡事都會順利。瑞秋非常掛慮女兒。「有時我回想這段時間,不曉得自己是如何熬過來的。我相信能勝過對她的擔憂,是因為在獄中每天為她禱告。

耶穌的愛

在監中兩週後,她可以打電話給女兒。「我一聽見她的聲音就哭泣。我知道她生病了,我覺得好難受。」瑞秋努力忍著眼淚,慢慢地安慰女兒,說:「我沒事的,別擔心,要聽爸爸的話,我很快就回來了。」

坐在瑞秋身旁的女人,仔細聽見她的話,問道:「為什麼要讓自己受這些苦呢?都是為了基督?」她堅定地告訴她:「耶穌是真的,祂改變了我的心,祂值得我生命中的一切。」這是瑞秋幾週前才學會的答案。

監禁一個月後,瑞秋被保釋了。當她再次擁抱女兒時,沒有任何言語可以形容那樣的快樂。她抱著女兒不放手。女兒著:「媽咪,拜託妳永遠不要再離開我!」瑞秋思量,如果他們繼續留在伊朗,她必定會再被捕,下一次可能連她的丈夫都會被捕。因此只有一個選項:逃離伊朗,無論多麼難。

瑞秋的女兒琴雅在彈吉他歌唱敬拜主

沒有後悔

這個家庭因著逼迫飽受驚嚇,離鄉背井,但信心也有成長。「在獄中,我學到信靠主。真心信靠,極深信靠。我也改變了自己身為母親的方式。我比以前更熱心教導女兒認識基督,花時間陪伴她一起讀聖經。」

幾年下來,琴雅長大了許多,現在是一個不顧一切,堅定跟隨主的信徒。「我的女兒看見神在我生命中的工作,如何幫助我們逃離那個國家。雖然她從沒見過耶穌的異象,但她見到這見證。」

*出於安全考量使用化名

———

伊朗、北韓和《全球守望名單》前十位國家的基督徒

每天都選擇為耶穌危險地活

你會選擇支持他們嗎?

 

請即捐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