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薩娜在伊拉克的家中

槍管對著她的頭。

這是薩娜從一名伊斯蘭國戰士那裡得到的回應-當時她懇求留在家人身邊,他拒絕了。

她再也沒有見過他們。

薩娜與家人的舊照片(不是下文提到的那張)

一件珍藏

薩娜最珍惜的物件之一是一張照片:她和丈夫、三個孩子塔妮亞、托尼和伊薩去教會的舊照。這是他們最後的合照,在伊斯蘭國入侵他們的家鄉克拉克斯之前拍攝的。

像許多極端主義下的倖存者,薩娜長期以來將自己的家庭故事保密。但現在,她終於說出自己的故事,希望有一天能找到家人。

當伊斯蘭國入侵

在伊斯蘭國佔領時被摧毀的伊拉克教堂

薩娜的一生在 2014 8 7 日早上給改變了。

「當我聽到聲音時,我們都在睡覺。那是人們的呼喊聲。因為丈夫患病,我叫醒了大兒子托尼一起聽。他們在街上大叫道:『克拉克斯現在是屬於我們的』。」

「我們經常一起禱告,並承諾不會分離。我們就這樣彼此扶持,得著安慰。」

但這維持不久。

一天,伊斯蘭國召集這家庭到一間醫院。一群男人命令他們登上巴士,並將男女分開。

「他們身穿黑衣,手持武器,令人感到害怕。他們大喊大叫,對我們並不友善。」

「我的大兒子托尼非常緊張並且為我擔心。當他問伊斯蘭國人員會如何對付我時,他們用槍指著他。」

「那對我們來說是一個困難的時刻,我的兩個兒子感到驚慌。我們從未分開過,最小的兒子伊薩非常害怕。他對我說的最後一句話是:「媽媽,你要去哪裡?」

「我問其中一名戰士:『請告訴我,你要帶我的丈夫到哪裡?』他用槍指著我的頭並說:『你若不閉嘴,我就向你的腦袋開槍。』」

那是薩娜最後一次見到她的丈夫和兒子。

一個找到盼望的地方

薩娜的故事只是眾多故事中之一,在伊拉克這樣的地方,無數人因為信仰而與親人失散,孤身一人。許多人失去依靠,獨自掙扎求生。

當地神父阿馬爾說:「像薩娜這樣的人需要教會的全力支持。」

「他們需要有人靠近,去傾聽他們的需要,幫助他們找到對未來的盼望。」

因應毀滅性的暴力和逼迫,伊拉克當地教會選擇成為「盼望中心」,為受逼迫的基督徒提供實際的、情感和靈性上的支援。

現在,像薩娜這樣的信徒在安全的地方與其他信徒聚集,接受聖經和創傷培訓,獲得法律援助,甚至創收項目的資助。

在敞開的門支持者的援助下,這些中心正為薩娜這樣受逼迫的基督徒重拾盼望,幫助他們帶著毅力和盼望來跟隨耶穌。

中東的盼望

每 500 港元 就能為掙扎求生的信徒提供食物和醫療支援。
每 650 港元 可以讓五個孩子得到聖經,幫助他們在信仰中成長。
每 1200 港元 可以幫助支付一名受逼迫的基督徒一個月租金,讓他們有一個安全的地方居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