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為你與我同在。”詩篇234

37歲的母親—拉稀拉·摩西被博科聖地抓獲,之後在他們的營地裡被數百名持槍的恐怖分子包圍、被威脅要‘像動物一樣被宰殺’,頓時發現自己正在死蔭的幽谷裡。她鍥而不舍和勇敢的信仰,以及隨後奇妙的救贖,見證了上帝可畏的奇能。

拉稀拉在尼日利亞東北部的Dutsen Kura鎮乘搭了一輛公車。公車裡有大約十名穆斯林乘客,而拉稀拉是唯一一名基督徒。公車才剛剛開始走,道路就被一組持著槍的年輕恐怖分子阻擋了。

拉稀拉一看到他們,便開始詠嘆:“耶穌的血,耶穌的血。”其中一名乘客相信耶穌會從虎口拯救他們,還鼓勵她繼續詠嘆!

車子停下來後,恐怖分子命令所有乘客下車。拉稀拉十分害怕,繼續求告耶穌之名。這讓恐怖分子大笑,問她是不是名基督徒。拉稀拉勇敢地回答:“我是。”

恐怖分子讓所有的乘客走,但逼拉稀拉回到公車裡。他們告訴她,他們將帶她到森林裡做真主阿拉的工作。

她懇求他們放她走,因為她還有年邁的父母親以及三個小孩要照顧。她的丈夫在持續的博科聖地襲擊中失蹤了。但他們沒有興趣聽她的哀求,繼續開車越來越深入姍坶彼莎(Sambisa)森林。

他們到營地時,其中一名抓獲拉稀拉的年輕男子下車大喊:“Allahu akbar!”(真主至大)。突然間,很多人從營地的各地方出現。

“當我看到數百名拿著槍的男人、女人和孩子時,我差點就暈倒了。一些孩子因為武器太重,只好拖著他們的武器走來。”

領導人告訴那一大群人,阿拉給了他們一個將是聖戰一份子的女士。之後他又喊道:“Allahu akbar!”,然後人群就消失了。

在接下來的14天裡,拉稀拉經歷了難以想像的恐怖事。

她到了營地後,就被帶到營地另一個部分的帳篷,然後被吩咐進去。但當她拒絕這麼做時,一個她覺得醜惡的男子從帳篷出來,試圖逼拉稀拉跟他進取帳篷,很可能是要強奸她。可是拉稀拉一直反抗,即使當他威脅要“向動物一樣宰殺她”時。

通過上帝的眷顧,另外一名領導人介入,答應把拉稀拉帶到一旁,使她背棄基督。拉稀拉一直反抗他們,甚至公開地展現她對基督的信心,跪下來禱告,呼求耶穌拯救她,或者賜給她恩典,讓她信心堅固地死去。

拉稀拉的房間成為了她的避難所,一個她可以自由地與耶穌密談的地方。但她的反抗已讓她的綁架者感到厭煩。他們日益對她施壓,要她做穆斯林祈禱前必須進行的清洗儀式,從而公開接受伊斯蘭教。

拉稀拉繼續懇求上帝拯救她,因為她的處境越來越危險。

一天早上,拉稀拉被帶到營地裡的另一個帳篷,然後被告知她成為帳篷裡的男子的妻子。拉稀拉告訴他,她不接受他的提議,但他威脅她時,拉稀拉知道最好還是先答應。

那名男子離開營地去參加一個會議時,拉稀拉有了個主意。她找到那名男子的其中一個妻子,請求她的憐憫。她告訴那婦女,她非常擔心和掛念她的三個孩子,甚至願意去接他們回到營地跟她一起生活。拉稀拉很驚訝地發現,那婦女憐憫她,答應跟她的丈夫討論此事。更是神奇的是,他同意讓拉稀拉去接他們,但前提是她必須答應在兩天內回到營地。在她離開前,他逼拉稀拉吃下博科聖地會給新成員吃的海棗。

然後他叫一名摩托車司機和一些士兵把拉稀拉帶到姍坶彼莎森林的邊緣。他還主動提出要給拉稀拉回家的路費,既然她如今是他的責任了。

他們在大約傍晚七時出發。約凌晨二時,摩托車司機讓拉茜麗在一棵樹下下車,然後告訴她如何走出森林到一條瀝青路乘搭公車。拉稀拉在一棵樹下睡了幾個鐘頭後,天亮時便開始走出那森林。她已做好准備不管要走多久,她都一定要離開,不可以回去那營地。但當她到了那瀝青路時,她發現那並不是一條主要道路,最後必須走很遠的路,邊走邊向上帝祈求力量。

走了數小時後,拉稀拉發現一戶穆斯林家庭。因為不知道他們對她會有什麼反應,她不敢跟他們講太多,只是告訴他們她跟孩子們被襲擊後分散了。上帝在這戶家庭前施恩於拉稀拉,他們同情她,帶她到一個可以乘搭公車的地方。

拉稀拉對於她的逃出感到十分感謝,但她再次陷入了嚴重的麻煩。

博科聖地給她吃的東西中,有一樣讓她非常不舒服,而她懷疑是離開營地前吃的海棗。那食物中毒嚴重至她必須輸血。

對拉稀拉而言,想到能夠逃出營地,卻要因食物中毒而身亡,令她非常困惑以及憂愁。幸好,她逃出來的幾天後,敞開的門在一個流離失所者營地遇到了她,而且能夠給予她適當的醫療照顧。

我們贊美上帝,祂不但將拉稀拉從恐怖分子的手中救了出來,祂也從食物中毒醫治了她,讓她與孩子和父母團聚!我們祈禱祂會醫治拉稀拉的心理創傷。

我們與拉稀拉一同歡慶上帝拯救了她,卻無法忘記還有數千名的男男女女和兒童仍被困在博科聖地的各個營地裡。我們繼續祈禱上帝也會拯救他們。

隨著尼日利亞軍方與多國部隊一起解放博科聖地占領的城鎮,這些恐怖分子所造成的毀壞也漸漸顯現出來了。他們宰殺人民,綁架女人、孩子、青年,以恐懼控制那些被困在他們抓獲的城鎮裡的人。

一名西非的敞開的門工作者表示:尼日利亞人所承受的心裡創傷是無法想像的,而政府沒有能力應付其規模。這災難之後,教會將得到很大的機會,但這也是一個很大的挑戰,因為教會必須是上帝手裡治愈的工具。敞開的門多年來在尼日利亞北部預備和裝備那裡的基督徒來勝任這樣具有動態的事工。請祈禱當地以及國際的基督的身體能夠挺身而出,為這些受了大量創傷的人提供實際幫助、心理幫助還有為他們禱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