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亞述基督徒抵達哈塞克
照片:ankawa.com

於4月下旬,敘利亞東北部被隔離的亞述基督徒所處在的危險程度大幅上漲。他們被夾在庫爾德民兵和敘利亞軍隊跟伊斯蘭國的戰鬥之間已有三個月了。該戰鬥是為了搶奪哈塞克省的控制權。

敘利亞天主教大主教Jacques Behnan Hindo 在4月30日告訴《信仰通訊社》:“我們正在經歷一個可怕的時候。伊斯蘭國的聖戰分子攻擊哈塞克兩天。敘利亞軍隊和庫爾德民兵抵擋了他們,可是我們就像個島嶼一樣被隔絕,被聖戰分子包圍。”

大約1000個亞述族家庭於2月下旬被伊斯蘭國逼迫離開他們在哈布爾河旁的村落,結果流亡到卡米什利和哈塞克。

此外,在襲擊中被抓獲的242名亞述基督徒據報道,仍被持在al-Shaddadi—一個伊斯蘭國據點,兩個星期前被敘利亞軍方轟炸。教會已確認被捉拿的93名女人、51名兒童和98名男人的身份。

但在兩個月的幕後談判後,教會試圖爭取人質釋放的努力都被伊斯蘭國拒絕。

澳洲的東方亞述教會大主教Mar Meelis於5月1日接受《新聞周刊》的采訪時說,伊斯蘭國要求2300萬美金(也就是一人10萬美金)的贖金才肯釋放他們的哈布爾俘虜。該聖戰分子據說形容贖金為吉茲亞稅—一個伊斯蘭教法要非穆斯林繳付的稅。

一名亞述教會領袖告訴《World Watch Monitor》:“這數目遠遠超過一個小小的教會和社區的能力。這些俘虜是貧窮人家,他們都是低收入的農夫。”教會給了一個還價,領袖說是“個這些家庭負擔得起的合理數目”,但被拒絕了。談判如今處於停止狀態。

亞述人的存在受到威脅

隨著戰鬥在3月和4月連續不斷,許多流離失所的亞述家庭開始逃離哈塞克到國外去。已有至少300個家庭抵達貝魯特。黎巴嫩的政府答應給通過教會申請的哈塞克亞述基督徒六個月的簽證。其他則逃到伊拉克靠近杜胡克的難民營。

東方亞述教會的修士大司祭Emanuel Youkhana 告訴《World Watch Monitor》:“哈塞克的情況非常壞,十分脆弱。” 戰鬥現在來到了哈塞克城市的郊區附近。東方亞述教會和敘利亞天主教堂的大主教都在那。省裡只剩下大約800個基督徒家庭。

Youkhana也說,哈塞克不止受伊斯蘭武裝組織控制,亞述人也被阿薩德政府操縱。政府把自己表現為保護敘利亞受威脅的宗教少數群體的唯一選擇。身為一個古老的東方教會,亞述基督徒與土耳其及伊拉克的敘利亞和迦勒底基督徒有族裔上的關聯。

5月初的激烈戰鬥繼續圍繞著戰略重鎮Tel Tamar。正在掙扎的庫爾德和亞述基督徒民兵寡不敵眾,武裝欠佳。一名在俯瞰Tel Tamar的山頂的民兵狙擊手告訴《德國之聲》的記者:“我們三面被包圍。如果伊斯蘭國要推入該鎮,他們應該能夠拿下這個鎮。”

敘利亞的革命在2013年明顯地變得有伊斯蘭影響後,哈塞克基督徒的未來變得越來越不穩定。當時,阿薩德的政府將大多數的軍隊撤離敘利亞東北部。基地組織的聯屬組織Jabhat al-Nusra是最先開始爭奪哈塞克的控制權的伊斯蘭叛軍。但於2014年7月,伊斯蘭國占據了整個地區。

在一間卡米什利的政府醫院工作的亞述醫生在3月底告訴《World Watch Monitor》,要相信在爭奪哈塞克省的控制權的任何一方是不可能的。“我不相信他們任何一方。他們之間有明顯的協調,他們全都跟對方有聯絡。到後來是誰贏呢?兵器工業。”

在貝魯特,東方亞述教會主教Yatron Koliana黯然地同意。“我們禁食祈禱各國的政府不會給伊斯蘭國以及他們的盟友武器或為他們促成任何事。有時候我們覺得這裡的基督徒是被賣來獲取石油和天然氣。所以我們懇求代禱,祈禱那些大決策者會憐憫我們,救救我們。”

那名醫生接著說:“在這裡戰鬥的任何一方都可以停止戰爭,但他們不要這麼做。他們要把這裡的基督徒都趕出去。土耳其也參與其中。如果沒有了基督徒,這裡就會變得像阿富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