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這是個熟悉的場面:數百個憤怒的人被有人破壞了古蘭經的謠言煽動,在巴基斯坦一座大城市人山人海的街道上亂扔石頭、要求以命賠償。

可這次,巴基斯坦第二大城市拉哈爾的Sandha出現了一個不尋常的現像。在國家特種部隊的支持下,警方驅散了暴徒,逮捕了數十人。

Sebastian Francis Shah大主教告訴天主教國際慈善《Aid to the Church in Need》:“這是政府第一次成功及時拯救人們以及他們的房屋。”

根據巴基斯坦的報章報道,整件事件開始於5月24日,在離Sandha區南部大約兩公裡的地方。中年基督徒Humayun Faisal Masih就住在該地區裡的Gulshan Ravi。Masih已知是名吸毒犯,大部分時候‘心智不健全、患有精神病’。

Humayun的家人及鄰居表示: “這地區的人都知道Humayun精神狀態不穩定,是個癮君子和酒鬼。雖然我們都擔心有一天會發生像今天的事,但我們沒想到,這些知道他無害的人會把事情搞到那麼嚴重。”

Masih當時正在燃燒一張印著神聖(古蘭經)經文的報紙,被一名穆斯林見著。那名穆斯林本身被之前一個與酒精有關的爭執激怒了,看到Masih便開始毆打他。這褻瀆的消息很快就傳開,引來了200~300名當地人進行抗議,甚至攻擊警察。一名在該地區工作的基督徒機械師說:“他們想要燒掉我們的屋子,但警察的介入救了我們。”

一名目擊者告訴記者,一大群人很快地就聚集一起,准備好要“活活燒死他”,但警方逮捕了Masih。當地基督徒表示他們為了Masih當下的安危,只好把他交給警方。

警方控告30歲的Masih褻瀆古蘭經,可被罰無期監禁,在巴基斯坦是25年。這條法律在國內的選民中非常受歡迎,也同時被世界各地的人權組織譴責。

雖然Masih被警方扣留了,但大約300人在下午四點左右在Gulshan-e-Ravi警局游行,拿著寫著古蘭經被褻瀆的標牌。之後他們移到Masih居住的小基督徒鄰裡。

拉哈爾及旁遮普的政府官員都屢次勸群眾平安地驅散,但無濟於事。暴徒向警察投擲石頭,導致好幾名警察都受傷,包括副運作監察長海德爾·阿什拉夫。

阿什拉夫告訴World Watch Monitor,“一些人要求嫌犯立刻當眾被處死。”

那基督徒鄰裡的一個居民裡亞茲·馬利克牧師告訴World Watch Monitor他路過Gulshan-e-Ravi警局時看到了群眾在抗議。“我立刻回家,通知街上的所有人我們可能會被攻擊。”

起初有一些年輕男子辱罵人,一直打電話找更多人去那裡。馬利克牧師說:“暴徒很快增加到數百人。他們把宗教像征物拆下、向房屋投擲石頭,然後搶掠一些屋子。”

另一名居民莎拉法德·蘭德瓦說他和妻子、女兒、兩個媳婦及一個孫子被困在屋子裡。

“我把門鎖起來,然後上到屋頂去看看整組暴徒。當中有一個很高的男人一直煽動大家,叫他們把所有的基督徒,無論是男或女、老或少都帶出來,放火燒死他們。”

20歲的娥麗絲芭·阿拉姆格在大約旁晚6點打給她的父親,跟他說有男人正試圖進入他們的屋子。他們的屋子就在Masih的屋子前。她的父親喬德裡·阿拉姆格說:“這襲擊發生時,家裡只有我的女兒和兒子。”

他說女兒告訴他:“‘我把自己藏在一個櫃子後,拿了兩把刀。如果他們進來我們的屋子,我會把自己殺了。’”

之後他接著說:“我當時不在附近,屋子外的人也太多了。所以我們只可以在電話上哭,什麼也做不了。”

大約晚上八點時,馬利克牧師表示:“人群增加至超過兩千人。然後他們開始闖入幾間屋子,掠奪裡面的東西。”

一名旁遮普省級部長拉納·馬徐伍德·艾哈邁德·汗以及區域民政當局領導穆罕默德·烏斯曼要求旁遮普省級首席部長沙赫巴茲·謝裡夫派遣兩支巴基斯坦別動隊伍—一個在和平時期提供邊境及內部安全的准軍事部隊。

警方向抗議者投擲催淚彈,然後拿著警棍衝進人群。Sandha警局對48人注冊了案子,指控他們犯了巴基斯坦的反恐法律。有了別動隊伍在那裡,群眾解散,在大約晚上10點情況便受到控制。

巴基斯坦國家及省級機關並非總是命令警方及時響應以宗教為動機的暴力事件。但這次情況大大不同。

警察領袖阿什拉夫說:“對我們而言,宗教是個敏感的話題,但該國不可有如此目無法紀的行為。我們試圖與抗議者談判,但他們越來越失控,做出一些不人道的要求。那些慫恿他們的人發現事情的嚴重性後落荒而逃。之後我們排除剛成立的防暴警察來解散暴徒。”

為什麼這次的反應有了改變?

阿什拉夫說:“夠了。這樣的事件破壞我們國家的形像。當時,津巴布韋板球隊正在我們國家裡巡回。我們無法承受任何這樣的干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