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紐薰(化名)是伊朗的一名家庭教會領袖。當她教會裡的信徒開始被逮捕時,紐薰深怕自己將是下一個被逮捕的人。她的信仰夠堅強以應對逼迫嗎?

“我是我家庭教會的領袖,所以當我聽聞我網絡裡又有另一名信徒被逮捕時,我害怕自己也會被抓。我還沒准備好要坐牢。我知道那是個肮髒的地方,是個人們被折磨、被單獨監禁的地方。我害怕我會因為恐懼而說出家庭教會所有成員的名字。我甚至害怕,如果他們折磨我,我會否認我的信仰。我覺得自己就像個膽小鬼,於是我全心祈求神不要試探我過於我能承受的。

敲門聲

幾天後,我在家聽到一陣敲門聲。我的心跳了一下。是秘密警察。我有幾分鐘的時間預備好跟他們走。我當時很生氣,神沒聽到我的禱告嗎?當我走向門口時,我一直在跟神爭論。我不是叫祂不要讓我經歷這個考驗了嗎?我不是跟祂說我無法承受逼迫嗎?那祂為什麼還是把我放在這個位置?

我最懼怕的事情發生了。他們蒙住我的眼睛,把我放在他們的車子了,然後載我到監獄。在那裡,我被關在單獨監獄裡,牢房的味道讓我很想吐。我害怕極了。我到底會發生什麼事?

幾個小時後,一些警衛來帶我出牢房。走在監獄裡的走廊時,我腦海裡想了很多事:他們會折磨我,逼我講出我基督徒朋友的名字嗎?我是否夠堅強見證耶穌是我的主?

審問

他們把我坐在一名審問官前。他問我:‘你為什麼要成為基督徒,還有你為什麼引誘其他穆斯林做同樣的事?’我望著他,不夠堅強回應。突然間,我感覺一股平安降落在我身上,是一種我只有在跟神祈禱時才感受到的平安。是聖靈。我驚訝地發現,我不害怕了。

我跟那審問官說:‘能夠談及耶穌是我的榮幸。你也需要耶穌,我無法漠視你。我要你享受救恩的喜悅和祝福。我不能保持沉默。’他越聽越生氣,憤怒地把我送回我的牢房,警告我說我將為我剛才給的見證付出慘重的代價。

我的恐懼又回來了。那晚,我睡不著。我決定,下次他們審問我的時候,我什麼也不說。可是隔天,同樣的事又發生了。我再次受聖靈感動,開始跟審問官分享耶穌。那晚我又失眠了。

一心為耶穌

我在第三個晚上終於睡著了,我真的很累。可是在半夜時分,我聽到敲門聲。這一定不是什麼好事。我聽到審問官的聲音。他是來打我還是強奸我?

可是他說:‘不要怕。我需要你為我禱告。’

接下來的幾個鐘頭裡,我們一直談論耶穌,直到他終於決定信靠耶穌。我們一起禱告。我看得出,他的臉比之前還要明亮。他分享:‘這是我第一次在我的生命裡感受到神的平安及愛。’

審問官無法公然地幫我,但他確實用了自己的方式來協助我的案子。不久後,我獲釋了。

我仍然跟他和他的妻子保持聯絡。他的妻子也把心獻給了耶穌。我正幫他們增長信仰。他希望有一天能成為傳教士。

雖然我對監獄的期望非常糟糕,但我在裡面的回憶都是好的。當我軟弱時,神使我堅強。即使是在我的軟弱裡,祂還是選擇使用我引領一個人至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