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今年2月,我們報道關於兩名被蘇丹情報局扣留後下落不明的牧師。如今,在幾次假的開始後,49歲的逸·邁克爾(Yat Michael)牧師以及37歲的彼得·嚴(Peter Yen)牧師之審訊終於在6月15日開始了。他們被指控進行針對蘇丹的罪行,可被判死刑。法院從蘇丹的國家情報和安全服務(簡稱:NISS)聽取證詞。進一步延遲的原因是,蘇丹首都喀土穆的檢察官需要更多時間來建立案子。根據辯護方,法官表示,他們需要至少10天才能達成決議。兩名牧師都屬於南蘇丹長老福音教會。

在一個先前的審訊(5月31日),一名代表NISS的調查人員穆罕默德·凱爾·易蔔拉欣告訴法庭,他在兩名被告的電腦裡找到了一系列的報告、地圖以及一門處理調查的心理方面的NISS高級課程。

在2014年12月13日,邁克爾牧師與妻子帶他們的小孩從南蘇丹抵達蘇丹首都喀土穆以給孩子接受治療。他們在國內時,邁克爾被邀請在12月21日到巴赫裡的喀土穆福音派教會講道。該教會在12月早些時候被蘇丹當局部分破壞。邁克爾講道後,他就被安全官員抓走了。

據報道,邁克爾譴責教堂土地和財產備受爭議的售賣以及蘇丹基督徒所面對的待遇。

教堂是被蘇丹稟賦及指導部所建立的機關—教會社區委員會賣掉的。該機關據報道並沒有授權售賣教會財產。

在2014年12月2日,蘇丹警隊突襲該教會以驅散該教會教友為了抗議教堂被賣而舉行的靜坐示威。根據非洲正義與和平研究中心(African Centre for Justice and Peace Studies, ACJPS),38人被逮捕,20名被定擾亂公共治安以及參加犯罪或恐怖組織的罪。

2014年9月就已經在蘇丹的嚴牧師將一封信遞給喀土穆的宗教事務局詢問關於同事邁克爾的逮捕後,於2015年1月被逮捕。他當時在連接喀土穆Al Gereif教會的家中。嚴也曾經對社區委員會售賣喀土穆福音派教會公開表示反對以及對蘇丹基督徒所面對的情況提出擔憂。

直到3月2日,兩名牧師都不被允許與任何人有聯系。他們在3月1日被轉到Kober監獄,在5月4日,檢察廳正式指控他們對國家犯了一系列的罪行。

他們被控蘇丹1991年刑法典的第21條:聯合進行犯罪陰謀、第50條:破壞憲法制度、第51條:對國家發動戰爭、第53條:對國家進行間諜活動、第55條:泄露及獲取消息和官方文件、第64條:在教派中或針對教派推廣仇恨、第69條:擾亂公共治安和第125條:侮辱宗教信條。犯下第50條和51條可被判處死刑,而其他都可被罰鞭刑。

ACPJS表示,他們相信邁克爾和嚴的控告僅僅基於他們的宗教信念以及對執政黨的讜論。他們說:“他們持續被拘留以及所經歷的刑事訴訟程序都具有歧視性,違反了憲法和國際法……有猜測認為,兩名男子的審訊意在給蘇丹其他的基督教領袖發送信息,要他們切莫批評基督徒少數群體在蘇丹得到的待遇以及執政黨的政策。”

兩名牧師都由一組無償律師代表。

根據《蘇丹論壇報》的一篇報導,案中的調查人員穆罕默德·凱爾·易蔔拉欣試圖說服法庭嚴牧師正在管理一間致力於扭曲蘇丹的形像的組織,發送報告給對蘇丹有敵意的組織,把消息寫在人權報告裡。

他說邁克爾的私人電腦裡發現有屬於NISS的講座和培訓教材。“是NISS在各階段會教的同樣課程,包括一個調查人員處理心理方面的高級課程。” 易蔔拉欣也表示,邁克爾沒有解釋他為什麼會擁有培訓教材,而他們的調查顯示,邁克爾正進行情報工作,“促使他即便其保密性也要收住課程”。

易蔔拉欣展示了一張蘇丹總統奧馬爾·巴希爾的照片,下面寫著‘通緝令’。他說那證明邁克爾試圖塑造總統的不良形像。他也呈上了一張據說在第一被告的電腦裡找到的繪圖,是分割成五個土著國家的蘇丹地圖。易蔔拉欣表示繪圖意在展示南科爾多凡州和達爾富爾為南蘇丹的一部分。

他也說,查獲的資料中的各地圖及數據是用來玷污蘇丹的形像。當中是一份報告,聲稱達爾富爾的學校收生不足、文盲率高是因為兒童必須背誦古蘭經才可以入學。易蔔拉欣強調背誦古蘭經並不是入學要求。

邁克爾及嚴牧師從牢房通過電話與《CBN新聞》進行獨家訪問。邁克爾表示他經歷了心理恫嚇,有兩個月不被允許跟家人聯系。嚴說,即使可能會被處死,他也不害怕。

邁克爾牧師的妻子瑪麗·西蒙與敞開的門通電話。她最後探望邁克爾是6月3日。之後有一名外國人也探望了他,拍了邁克爾的照片。在那之後,邁克爾就被轉到另一個監獄,不允許會見任何人。瑪麗說,她看到邁克爾時,他的身體狀況良好,屬靈生活更是堅強。

“我為我丈夫正在經歷的事感謝上帝,而我唯一的禱告是神在這患難中會得榮耀。”她也希望世界各地的信徒能夠為他們代禱:“請叫弟兄姐妹祈禱我的丈夫能夠被釋放,以讓我們一家團聚。我衷心的願望是能夠再次與我的丈夫和孩子們在一起。也為孩子們祈禱,他們現在不在我的身邊。”

背景

在紙上,蘇丹的憲法和國際人權承諾保證言論自由以及宗教自由。

蘇丹2005年臨時憲法第31條規定,所有人“在法律前都是平等的,無論種族、膚色、性別、語言、宗教信條、政治觀點或族裔血統,都有權獲得法律的平等保護。”

第38條則進一步規定,“所有人都有權利享受宗教信條和崇拜自由。”

盡管如此,蘇丹在敞開的門的2015年全年逼迫排行表排名第六。蘇丹幾乎兩百萬的基督徒面對伊斯蘭政府所實施的嚴格法律—叛教是個以死刑懲處的罪行。被視為非阿拉伯族的蘇丹人最容易受叛教法懲罰。ACJPS說,這兩名牧師的案子展示了蘇丹法律的內部矛盾,以及其對於蘇丹多樣化的人口和國際承諾的不兼容。國際法嚴格禁止基於宗教的歧視。

蘇丹政府也對於基督徒采取其他的限制。政府通過拒絕工作和旅游簽證,限制入境的傳教士人數,因此當地教會無法容易得到到該國探訪的外國基督徒的協助。外拍基督徒的人數,如從南蘇丹的,也大大地減少了,自從他們在2013年被命令離開該國。

可是,根據全球逼迫排行表的研究,雖然有這麼多限制,蘇丹教會還是呈現增長態勢。聖公會、Church of Christ in Sudan以及兩名牧師所屬的長老會中都有不少人改信基督教。

根據國際特赦組織,NISS是個凌駕於法律之上的政府機構。國際特赦組織在東非的區域辦事處的蘇丹及南蘇丹活動家Priscilla Nyagoah近日在組織的博客發了一篇稿,寫說蘇丹議會在1月修改了憲法,把NISS的任務擴展至履行一些軍方及執法部門目前的職責。而修改並不需要NISS遵守相關的國際、區域及國內法。“授予一個像NISS的情報局這樣的任務,再加上其在國家安全法下已擁有的廣泛逮捕、拘留、搜查及查獲權力,特別令人擔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