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每一天,大約有兩名巴基斯坦的女性基督徒改宗至伊斯蘭教,而ALIVE的各團隊也遇到男性基督徒被迫使改宗至伊斯蘭教的報道。

賈韋德(化名)是ALIVE的朋友。他熱衷於在巴基斯坦的立法領域裡做基督的代表。他跟ALIVE一樣,深深關心那些被基於性別的宗教攻擊影響的基督徒家庭。他解釋:“通過與穆斯林女人的友誼,已婚的基督徒男子一再地被引誘至伊斯蘭教。這些女人告訴他們,如果他們成為穆斯林,他們就可以有兩個妻子。他們的基督徒妻子可以保留她的身份,而他們也可以有一個穆斯林妻子。”

在ALIVE的牧師團隊服事的莉迪亞說:“我輔導數百名傷心的女人。他們的丈夫突然之間改宗,還帶一名穆斯林的太太回家。這個新的妻子通常會改變家裡的動態,在家實施伊斯蘭教的禱告體系,等待機會指控基督徒太太褻瀆。”

一名巴基斯坦的基督徒律師瑟雷什表示:“在表面上,對這些男人而言,整件事被顯得很簡單。但在事實上,事情很復雜。很快地,這新穆斯林會開始逼他的基督徒太太接受伊斯蘭教、叫他的孩子進行伊斯蘭禱告。漸漸地,他們就會被迫改宗。”

ALIVE的同工們發現,這類案子大多數時候,孩子們都是為了避免基督徒母親被折磨才改宗的,而媽媽們害怕孩子會被奪走交給穆斯林太太、因流著‘掃地基督徒之血’而被虐待,才會屈服於改宗的壓力的。這個侮辱時常被用來罵基督徒,隱含他們屬於最低種姓。

有經驗的ALIVE同工說:“伊斯蘭組織策略性地針對基督教男人,引誘他們改宗,然後強調他們的基督徒身份是個種姓劣勢。”

一旦一名基督徒男人跟一名穆斯林女人做朋友,他就很容易陷入這個圈套。如果他不屈服於迎娶這個女人的壓力,他就會被指犯了‘zina’,在伊斯蘭教法下的‘通奸罪’。而他只能在改宗至伊斯蘭教後才可以娶那名穆斯林女子。目前,基督徒正與一些立法者和政治領袖一起努力修改基督教婚姻法以明確地將它與目前較含糊的法律結構和家庭法區分開。

雖然信徒對此並不抱太大的希望,但ALIVE的牧師及同工認為,倡導是個讓基督的存在出現在立法體系的機會,以及為無聲的人出聲。

那些在職場上以及社區裡實施社會壓力的人認為這些法律不足以維護伊斯蘭教的尊嚴。這是為什麼眾多的穆斯林覺得他們可以私自執法,直接攻擊基督徒,導致信徒處於十分危險的狀態。

巴基斯坦基督徒所經歷的逼迫有三層:

  1. 歧視性的法律在少數群體中引起恐懼
  2. 當地施壓組織(通常由一名強大的宗教人士帶領—一名穆拉或者當地狂熱者)在辦公室、學校、大學及鎮裡監視基督徒的活動及生活,查出他們最弱的地方
  3. 朋友或同事開始發出軟壓,然後從歧視行為升級至徹底的逼迫。

一名基督徒的反應可以是以下任一:

  1. 盡量擺脫任何讓他們在穆斯林鄰居前處於弱勢的情況。這適合當地社區由於基督徒不會被視為傳教的威脅。
  2. 融入以穆斯林居多的社區,小心不要參與任何可被視為傳教或褻瀆的情況。這兩者都可被判死刑。
  3. 改變身份、改宗至伊斯蘭教以減少受到的壓力,以至在工作上升職、為家人爭取更好的機會。

ALIVE的一位朋友哈娜(化名)表示:“在我們見到的逼迫案子裡,大多數都沒有關系到巴基斯坦的法律制度。當社區已經策略性地孤立基督徒,在他們心裡灌輸恐懼,讓他們一定會失敗,法律才被帶進該情況。”

ALIVE的另一名朋友說:“我們覺得支持像瑟雷什的律師以及參與立法過程是個很好的機會來在有影響力的地方做基督的肉身存在。我們要把耶穌基督帶進法律的殿堂裡,讓那些實施法律的人親眼看到基督徒,聽基督徒的意見及要求、理解他們的立場以及他們跟隨的神。”

數百名牧師、基督徒同工及志願者就是在這樣的環境裡倡導,為在像巴基斯坦的國家裡的基督徒發聲。他們希望全球的基督的身體為他們禱告,祈求教會能夠得到堅固,能夠從他們所面對的策略性襲擊受保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