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喀麥隆/乍得/尼日爾:博科聖地越來越活躍
使命新聞網(使命新聞Network)2015年11月4日報道:博科聖地繼續跨越尼日利亞邊界,在喀麥隆、乍得和尼日爾肆虐,做成混亂;博科聖地試圖在這些國家實施伊斯蘭教法。

全球守望研究(世界名表Research-WWR)分析師丹尼斯評論:“尼日利亞今年繼續受到博科聖地的極端暴力攻擊,但總統布哈裡設法恢復一些受侵占的領土,導致博科聖地增加了在尼日利亞境外攻擊。喀麥隆、乍得和尼日爾面臨前所未有的宗教暴力,這些國家的安全部隊難以應對。博科聖地的主要目標一直是基督徒和那些被他們定義為過於溫和的穆斯林。在即將公布的2016年全球守望名單,這些國家的評分將會受到這些因素所影響。”
剛果民主共和國:東部基督徒的種族清洗
〈全球守望觀察〉(WWM)於2015年10月12日發表了關於剛果民主共和國基督徒的困難境況。 ADF-NALU的叛軍似乎在該國東部執行種族清洗政策。在這篇文章發表期間,暴力依然在發生。上個月有人被殺害及被綁架(其中包括一名母親和她的兩個年幼孩子),卡車、商店和房屋被摧毀,農田被荒廢,數百人已經逃離。現場酷似尼日利亞東北部被博科聖地蹂躪之後的模樣,只是規模較小。

WWR總監弗蘭斯評論:“剛果東部的教會需要我們特別關注。該國東部的暴力歷史久遠,人民長期受到不同組織的恐嚇。在苦難中,教會一直找到方法把人們聚在一起,安慰他們,為未來點燃希望;但現在,教會自身受到激進的穆斯林的攻擊。極端主義者根本不重視非穆斯林,他們只想建立自己的哈裡發國。模式就是典型的種族清洗──非穆斯林(幾乎都是基督徒)受到不同形式的粗暴對待及恐嚇,被迫使離家。無論是剛果政府或國際社會似乎不理會此狀況。”
印度尼西亞:一年過後 – 還處於起步階段
新任印度尼西亞總統佐科威於2015年年10月慶祝上任一周年,此刻他仍面對多方面的挑戰,亞洲人權委員會最近指出,在眾多挑戰中,人權問題至為關鍵。

WWR的分析師丹尼爾說:“人們對新總統有很大期望,特別是在人權領域。盡管佐科威的言論確實是溫和而包容,實際上沒有帶來太大的改變,因此被批評缺乏落實力。對於所有的宗教少數派來說未見幫助,最近兩宗涉及基督教的事件尤為明顯。

WWM於2015年10月20日報導:亞齊省當局於10月拆毀了10所基督教堂及聚會場所,理由是不具備建築許可證,其間的暴力行為造成了成千上萬的基督徒逃離,許多人逃到鄰近省份。雖然政府部署軍隊以平息騷亂,但省級部門公告稱另外有13所教堂被列為監視名單,如果他們無法獲得建築許可證,半年之內將被拆掉。9月24日茂物的GKI茉莉教堂在總統的皇宮門前舉行了第100次禮拜,抗議遭受不公正對待。市長和當權者漠視公義,不理會最高法院2010年的條例,阻礙教堂裡的崇拜。因此,雖然佐科威在言辭上鼓勵基督徒,至今未見他的政府兌現承諾。”
緬甸:大選結束 – 何去何從?
緬甸25年來第一次舉行的自由選舉終於在11月8日結束了。盡管反對黨全國民主聯盟及其領導人昂山素姬贏得壓倒性勝利,民主之路仍將是崎嶇不平的。

WWM的分析師丹尼爾解釋說:“選舉在未受干擾地舉行是令人鼓舞的,但有幾個關鍵仍然影響著宗教少數群體(包括基督徒)。首先,軍方仍保留25%的議會席位,這意味著軍隊的政治取態仍然影響國策方向。其次是少數民族的衝突(克欽邦基督徒和撣邦等等)將繼續有增無減,解決還遙遙無期。第三,軍隊將依然占據著最有影響力的職位,如內務部、國防部和邊境事務部。”

丹尼爾繼續說:“數十萬少數民族於選舉過程一開始時就被排除於外──穆斯林少數民族的公民選民權利在登記時被剝奪,而少眾基督徒的村莊因安全問題被拒投票;另外,日益激進的佛教組織如‘Ma巴Tha’的動向還有待觀察,他們公開支持執政軍方,就好像在8月期間,他們支持在法律上引進保護種族和宗教條例。因此,選舉結果所帶來的影響尚未能定論,需要耐心等待和觀察。”
泰國:緬甸佛教團體推波助瀾
路透社2015年11月3日報道:緬甸激進的佛教團體正在啟發在鄰國的泰國佛教徒去組成一個壓力團體,目的是把佛教立為國教。

WWM的分析師丹尼爾說:“緬泰兩國的佛教團體之間的聯系並不是新事,據UCA新聞於2015年6月25日報道,泰國的團體捐贈設備以幫助建立一個電台,目的是打擊伊斯蘭的威脅。泰國的小眾基督徒有可能越來越受民族主義影響,如果緬方繼續推波助瀾,泰國的保護佛教法例可能會很快被推上台;假如軍人參與其中,才是真正的危險。日漸失去人心的領袖們都在尋找統一的議題以挽回人心,這種以保護國家宗教為名的手段相當便捷,而最終受害的仍然是所有的宗教少數派。”
烏干達:將成為另一個逼迫熱點
烏干達的穆斯林越來越不容忍皈依基督教的信徒,甚至以暴力對待他們。根據早晨之星新聞於2015年10月23日的報告,烏干達東部的穆斯林為到一名穆斯林母親離棄了伊斯蘭教而感到非常氣憤,這名基督徒被拖出家門毆打,最終被殺害了,她的八個孩子(9到17歲)同時遭難。”

WWR的分析師Ashagrie評論道:“近期在烏干達發生的事非常令人擔憂。一方面是伊斯蘭組織聯盟的民主力量(ADF,總部設在烏干達西部與剛果民主共和國東部)一直致力於創造激進的穆斯林社區,並力圖建立一個伊斯蘭國家。為了更有效達到目的,他們一直在國內招募年輕穆斯林。但最重要的是,有報道稱ADF與青年黨連接工作,甚至是受到蘇丹政府的支持(如烏干達政府所宣稱)。另外,正如ADF的宣傳,激進浪潮已以空前的規模在該國發生,以往在烏干達皈依基督教並不像今天的引來如此的大問題。今年和去年,許多的死亡、傷人、強奸和教堂被破壞的事件時常發生。如果情況沒有妥善處理,烏干達將成為另一個逼迫熱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