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老撾一名23歲聖經學校學生,因在國內不對外開放村落非法傳福音被囚。他向敞開的門事工訴說4個月牢獄生涯之情況,並說這次經歷令他更靠近耶穌基督。

2015年8月20日,有10人來拘捕我,我很詫異,但不害怕。我想,這可能是神計劃一部份。

我的妻舅和我上同一間聖經學院,他正在念碩士,從事研究項目要訪問村民,原本要去某村但分身不暇,於是請我代他去。他叫我問村民姓名、年齡和職業,都是簡單問題,無傷大雅,我很樂意幫忙。我先問准村長同意,他叫我直接去找村民訪問,我就去了。

我進到一戶裡訪問,完成後,正打算往第二戶,就被捕了。有10個人來,是村長叫他們來的,他們指控我傳福音叫人改皈。其實完全不是那回事,我不過問幾道問題,沒錯那是聖經學校的功課,但問題無傷大雅。老撾不准傳福音的,當局無論如何不接受我解釋,說我是基督徒,從事可疑勾當,而且問得太多了,於是判我坐牢。

最初我以為只關幾天,但坐牢日子愈來愈長,幾星期過去了,然後是幾個月。我和另外71個囚犯同處一室,那簡直是人間地獄,飯食又不夠,每天只吃兩頓飯,主要是吃米飯。每天大概五時半起床,洗個澡,然後無所事事,大家坐著,起來走走,又坐下來。晚上九點,我在水泥地上攤開席子蜷睡,席子是妻舅帶給我的,是我在獄中唯一物資;在席子上沉沉睡去,如是者又過一晚。我會盡量爭取時間休息,因為白天不准我們躺下來,獄中生活日日如是。

坐牢四個月,我學懂信靠,必須倚靠那加給我力量的,祂必會幫助我。這都在神的計劃裡,我不會怪祂,不會懷疑祂。就算坐牢,都是他計劃一部份。

身在獄中,有兩個晚上,我夢見自己死了,神提醒我,我的命不是自己的,而是祂所賜的。我醒來,淚珠掛在臉上;我知道前景不明,可能要好久以後才能和家人再見面。

家人說,他們也找不到幫助,我可能要在獄中多待一些日子。所有事都一塌糊塗,平時背好的經文我都忘了,只知道這都在神的計劃裡,為了神,我可以長期坐牢。

和我同囚的那71個人,是各有故事。有人吸毒、販毒、搶刧、奸淫,都是墮落的人,和我一樣。他們都很堅強,而且對我很好。一次囚犯的頭頭問我為何坐牢,我馬上把握機會傳基督,不知道他信不信,但他有機會聽福音總是好的。

我在2015年12月21日獲釋,因為敞開的門事工替我付保釋金,所以能獲釋。當我知道可以自由出去,感覺有點麻木,不為別的,只因為我很關心其他囚犯,有些人沒有家人幫助。我回到家裡,整個人崩潰了,我和父母擁抱,我太掛念他們了。是神和親友的愛給我力量。獄中生涯試煉信心,也鞏固信心。除了神以外,我別無倚靠。

懇請代禱
• 主在獄中和我說話,與我同行,贊美主。
• 我要繼續聖經學校學業,但經濟有困難,請記念。
• 請記念我家。我們在一個新村落非法居住近六年,居住文件一直沒有批下來,求主幫助,使我們可以合法居留。

(世界監察部門分析:個案突顯老撾基督徒少數族群的危險狀況,鄉郊地方尤其如是。如以上個案,當地基督徒命運完全聽候地方官員主宰,可謂肉隨砧板上,當局可以用諸如居留批文等行政手段百般留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