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敞開的門事工中東區總干事於2015年11月9日事工周年慶典上演講,引述伊拉克、敘利亞及利比亞教會領袖的說法,並引用聖經談及如何理解極端主義。

讓我們從聖經角度看這問題,也聽聽受逼迫教會過去幾個月來的說法,再讓大家自行定奪…究竟極端主義與我們有何關系。

一 相關經文:啟示錄12:13,17

除了從聖經角度看,信徒又如何理解極端主義?

二 讓教會學功課

來自伊拉克庫爾德的R醫生,曾是成功商人,擁有三間店,漂亮房子,250杜納畝土地,一間獸醫診所—卻在三小時內失去所有:“我認為伊斯蘭國是神給教會所有人的功課,教我們不要在地上謀幸福,要積聚財寶在天上!”

伊拉克巴格達某位知名牧者:“伊斯蘭國危機讓我們看清楚自己的真正身份,給我們一記當頭棒喝。目前有大量穆斯林湧進歐洲,但願此事也令人覺醒,懂得尋索自己的身份。”

三 極端主義可會令教會消失?

逃離伊拉克卡拉姆利斯(Karamles)的迦勒底人天主教會神父T:“教會不會失消的,雖然暫時看來似乎會。耶穌死的時候,人人都以為一切頓成泡影,誰料到他從墳墓裡復活,然後教會增長?司提反被人用石頭打死,當時人人以為初期教會就這樣了結,事實卻非如此。伊拉克教會受逼迫已二千多年,教會似乎會消失,但我們往往從危機中興起。”

逃離伊拉克克拉克斯(Qaraqosh)、暫住天主教卡扎那贊(Kaznazan)難民營的神父R:“教會不會消失的,因為主耶穌常在。祂在少數留守的信徒中間,就算我們都不在了,祂依然在。”

我們和教會眾領袖談話,沒一位領袖恐怕教會從此在伊拉克消失。令探訪團隊驚訝的是,許多信徒群體要求第一件事,是興建教堂。就算暫時流徙,禮儀依然繼續,他們在臨時棚屋裡、難民營裡,甚至未完全建成的房子裡聚會。一位修士自豪、熱切地給我們看照片,可見他們首次在帳棚裡聚會的情況。

四 伊斯蘭國堅固信徒信心與見證

盡管中東眾教會受著嚴酷試煉,信徒陷於水深火熱;但他們的見證讓全球教會明白到,試煉堅固信心:

敘利亞一信徒同工(2015年9月):“我們住在阿勒頗叛軍陣營附近,天天聽見他們喊‘真主偉大’,他們每日兩次襲擊我們所居住城巿。雖然如此,我心裡滿有平安,深信有神保守。詩篇91篇給我力量,我不打算離開,因為敘利亞此刻很需要我。”

敘利亞阿勒頗一牧師:“既然神與我們同在,誰能敵擋我們呢?基督徒為何要走?你能想像全中東沒一個基督徒,會是什麼境況嗎?基督教發源地在中東,假如中東再沒有一個基督徒,你說情何以堪?基督教不講報服,只講愛的信息,我們是仁愛的群體。”

利比亞面對暴力、無法無天、混亂不堪已經四年。在這四年間,牧師E忠於呼召,離開家人獨自在異國利比亞,天天冒死事奉。雖然局勢不穩、生活清貧,他依然相信神掌管利比亞,不論時勢或領袖如何變更,無論戰爭或和平,都在神手裡;只要信靠神,相信祂臨在,已經足夠。E牧師上一封電郵說:“雖然局勢不穩,我們一切無恙,因為掌管萬事的主與我們同在。”

五 極端主義令教會增長

黎巴嫩和敘利亞眾牧師都說,我們活在很特別的時代。尤其黎巴嫩,近年歸主人數之多是前所未有,神甚至使用最艱困環境,成就大事。我們一位隊員往訪貝魯特,周日到教會崇拜,驚訝看見有許多輛滿載敘利亞難民的公車開往教會,他們全都是穆斯林歸主者或慕道者,來參加崇拜,實在令人振奮。歸主的穆斯林固然興奮,想想看,這對教會與教會生活帶來何等大的影響,舉例說,聖經班數目之多是前所未有…

一名巴勒斯坦基督徒分析員之意見:不少穆斯林都看過伊斯蘭國將一名約旦機司活活燒死的影片,影片中鏡頭定格,浮現出古蘭經文,以支持此暴行。這令許多穆斯林開始想:“我的信仰就是這樣嗎?”也令穆斯林群體中不少人歸主。

六 極端主義轉化教會

• 修士重拾真正職事:在敘利亞和伊拉克,眾修士都說,他們學會擔當真修士,牧養群羊,多探訪,與信徒一起禱告。擬定分發食物清單與計劃亦有助他們關顧牧養。

• 更新聖經教導:聖經、教導與訓練材料需求愈增,修士和牧師開始用新方法教導,取代舊式的冗長講道。

• 眾教會打破教派壁壘,合一侍奉社區。

• 無論在執事、屬靈或宣教等方面,教會都因局勢被迫重尋這些職事的真義。

以馬內利神父談伊斯蘭國:

• 伊斯蘭國使全球基督徒合一禱告。

• 伊斯蘭國攻擊十字架,令基督教眾教派打破分歧,促成合一。

七 再從聖經角度看

哈巴谷書1:5“你們要向列國中觀看,大大驚奇,因為在你們的時候,我行一件事,雖有人告訴你們,你們總是不信。”

適逢敞開的門事工鑽禧之年,我們看見極端主義影響促成教會增長,這豈不值得歡慶?

正當極端主義肆虐中東之際,神在其中行事,我們為此感恩。請記念決定留在當地侍奉神的信徒,願主繼續指引,堅固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