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敞開的門事工伙伴機構“中東關注”稱,目前伊朗最少90名基督徒因信仰被囚,我們邀請該機構代表羅伯特‧鄧肯(Robert Duncan)談談他們的情況。

伊朗基督徒為何被捕?怎可能因信奉宗教而入罪?

一般而言,信徒被控是因為當局稱,國民改皈基督教威脅國家安全。以扎加蘭(Maryam Naghash Zargaran)的案件為例,法官裁決指,她的家庭教會背後受英國及以色列支持,謀“令伊斯蘭社群誤入信仰歧途”。必須留意,任何形式的叛教在當地都是大惡。

據估計目前伊朗有20至75萬基督徒,傳統信徒和穆斯林改皈信徒都有,在芸芸信徒之中,這90人因何被捕?

被控至於判刑的,通常是家庭教會領袖;雖然在搜捕行動中所有參加者都可能被捕。傳統基督徒要是牽涉改皈者會更危險,比如說,用波斯語做禮拜,向穆斯林社區傳福音等。當局一旦收到投訴,會立即采取行動。

政府如何收集這些人的資料?

收集基督徒資料,方法有許多—審查電子信息,審問參加者,內應提供資料,入侵基督教網站等。告密者無處不在,連信徒家人都可能舉報。

逮捕過程如何?

情報警官通常趁信徒在家中聚會時突擊搜查,抄走手提電話、電腦和其他資料,然後長時間問話。調查員想知道教會領袖的身份,還有誰牽涉這個運動。一般只拘留領袖,會友接受口頭警告、或被迫簽署聲明,表明以後不再參與教會活動,即予釋放。我們聽說過有人被捕後遭蒙眼,給帶到不知名地點,不准尋求法律幫助,也禁止律師看望。信徒被捕後的拘留地點,一般不會通知家屬。因為當局指家庭教會運動威脅國家安全,所以調查時會充公可能載有相關資料的財產。

基督徒被捕後,可能要等好幾個月才有消息,知道如何判刑,期間會發生什麼事?

初次入獄後可能獲准保釋,但保釋金奇高,信徒往往會用房契換取保釋;有人懷疑當局會“鼓勵”信徒離開國家,以至可以充公保釋金或房契。信徒判刑後也可以上訴,期間獲准保釋。

檢控基督徒的案件審訊公平嗎?

不公平。檢控基督徒的案件算不上公平,因為信徒很難取得法律辯護。當局稱此類案件涉國安,基督徒因此有如“政治犯”,在革命法庭審訊,該法庭以審訊不公著稱。曾有律師因替基督徒辯護,或是做其他維權工作而獲罪。

據說在伊朗,穆斯林改皈基督教會處死,真的嗎?

某程度上是真的。雖然死刑法裡沒提,但法官可以據伊斯蘭教法判刑,而根據教法,先知穆罕默德裁定叛教者須處死。猶幸此法近幾年在伊朗都沒實行過,贊美主。

伊朗監獄因何聲名狼藉?

裡面髒,人擠,而且不安全。獄警虐打及強奸囚犯的消息時有所聞。扎加蘭等被囚的埃萬監獄(Evin)多囚禁政治犯,伊朗政權視為危險人物,所以保安嚴密,待遇也較苛刻。伊朗尼(Behnam Irani)被囚的加扎爾‧赫撒爾(Qezel Hesar )監獄是全國最大,但人滿為患;以囚禁死囚和毒販著稱,政治犯較少。阿瓦茲的卡隆監獄(Karoon, Ahwaz)囚禁150個犯人,很擠,若不花錢“買”床位就得睡在後院。最近獲釋的阿比迪尼(Saeed Abidini)一直囚在拉賈伊‧薩哈爾監獄(Rajai Shahr),那裡以囚禁暴徒和強奸犯著稱,阿比迪尼坐牢時也曾給獄警和其他犯人搶劫、虐打。

不時聽說伊朗監獄會虐待囚犯,是否也有基督徒在獄中受虐?

有,很不幸,這類案例不少。伊朗監獄體制裡虐待囚犯很普遍;再者,虐打基督徒囚犯也是當局恐嚇國內信徒群體的手段。獄中醫療有限,甚至不准接受治療;囚犯受精神壓力也大。舉例說,他們常對囚犯說,他的妻子已被關柙,子女都沒有人照顧。

信徒被囚對他的親友有何影響?

要知道,有時候信徒被囚,是神使用這機會讓其他囚犯聽福音;但當然,這會為身邊親人帶來不少壞影響:教會沒有領袖,曾被捕的信徒感到害怕、互相猜疑。在囚信徒的家人面對困難也大,家裡忽然缺了丈夫和父親;這樣的家庭急需經濟、法律,及輔導支援。當然個案各有不同,但家人是肯定會擔心的了。

信徒獲釋後情況如何?可以重過正常生活嗎?

聽說大多數人都不能,他們一般會受嚴密監視,接觸其他人的話會連累別人。許多人獲釋但緩刑,恐怕再次被捕,所以不少人決定離開伊朗,在其他地方服侍伊朗人。

面對這種情況,是什麼使你仍然有盼望?

當然是神!信心試煉帶來各樣屬靈果子,能祝福教會的未來。有人願意為信仰、為主耶穌受苦,這是有力見證,能影響全球教會,也讓各地弟兄姐妹有機會為人代禱,以實際方式表達關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