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早在1950年代,巴基斯坦立國之初,當地宣教士尤其關心基督徒農民,協助他們改善落後的農耕技術;可惜其後局勢遽變,伊斯蘭教化、共產主義、貧窮、文盲等問題接踵而至,造成難民危機,令宣教士的努力付諸東流。加上政府對外國宣教士態度飄忽,更令鄉郊事工諸多受限。

過去數十年,巴基斯坦穆斯林地主勢力愈大,他們往往基於宗教及種性背景排斥基督徒農民。1990年代以前,在當地政經及宗教氣候影響下,宣教士的鄉郊工作難有發展。當時旁遮普南部農民曾主動接觸Alive事工,邀請同工前往辦查經識字班、農務培訓,並提供資源。惟旁遮普省南部是極端派伊斯蘭根據地,對西方及其他宗教團體敵意尤深,與教會有關的事工一直受到打壓,令不少基督徒農民遷離該區。

至2002年,Alive職業訓練同工與當地農民攜手,協助曾經擁有農地的巴基斯坦基督徒。Alive團隊發現,基督徒地主數目遞減,令基督徒農工只能替穆斯林地主打工,而富有的穆斯林認為,他們有權役使其他宗教徒及低種姓人民,基督徒與印度教徒更特別受歧視。舉例說,低下階層的穆斯林可以受雇當司機、廚子、帶孩子、當管家,基督徒及印度教徒則只能當奴僕干髒活,因為他們不許觸碰食物和食具。

農民扎希德說:“我們的百姓教育程度低,有些孩子從沒上過學,年紀稍大就跟父母下田,際遇與城巿裡的基督徒小孩迥異。”扎希德現已成為訓練中心總干事,他續說:“我最初以為Alive事工會帶領我們抗議,焚燒穆斯林的田地,但他們沒有。我當時不明白他們的策略,現在才知道,他們是教我們為耶穌而耕種。雖然我信主,卻從不明白這個道理,因為不識聖經。”Alive事工每年三次派專家往訪六大村落,協助農民解決問題,也服侍穆斯林。

81歲的法哈德是少數基督徒地主之一,當地穆斯林千方百計要搶他的地,甚至買通人來誣告他欠稅,又偷取、毒害他的作物。法哈德的農場所以能勉強維持,全靠兩個兒子在香港工作寄錢回來。農場現在由法哈德的小兒子打理,他說:“Alive事工的牧者和訓練員團結分散各處的基督徒農民,給大家提供訓練,教授農業知識,期望我們用新技術祝福穆斯林鄰舍,不要彼此為敵。”

識字班與職業訓練總干事森姆說:“設計課程要很小心,盡量與穆斯林鄰舍保持良好關系。他們大都很富有,不需我們提供器材,之所以願意來,全因大家建立了好關系。當然也有人故意來找碴,但我們願意學基督的愛,伸出友誼之手。”Alive事工部份團隊獲巴基斯坦農業發展及研究局邀請與政府合辦訓練計劃,幫助巴國農業追上國際標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