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戰爭與迫害令中東基督徒不斷流失,敘利亞與伊拉克情況尤其嚴重。新一項報告稱,基督徒繼續流失將令該區損失嚴重。

該報告由三間基督教慈惠機構及一所大學聯合撰寫,內容稱,基督徒是中東歷史文化不可或缺之部份,至今在社會發揮影響力,特別在教育、醫藥、科學與工程學等方面。又指敘利亞與伊拉克流失基督徒人口,不僅破壞社會結構,更有損兩國經濟。

“中東教會面臨嚴峻逼迫,基督徒愈被邊緣化,盡管這個族群早在二千年前已在中東生活。許多人選擇離開,是為家庭謀更穩定將來,但也有人堅守本鄉。無論如何,兩國內之目前基督徒繼續以不同方式貢獻社會,涉足教育、文化與藝術、社會事務、政治、經濟、人道援助及宗教活動。”

2011年前,敘利亞基督徒約2.2千萬,占全國人口8至10%,但現今約四至五成離國。而伊拉克於2003年前約有基督徒150萬,現估計只剩20至50萬。報告又稱:“全球基督徒中,約3至3.5千萬人來自中東基督徒家庭,現該區僅余150萬信徒。”

基督徒為何離開中東?

中東信徒愈感絕望,國際基督教組織嘗試對症下藥提供支援,惟“窮困難當是移民主因之一”。

基督徒被邊緣化是另一主因,敘利亞與伊拉克信徒受壓尤其嚴重,“局勢瞬息萬變,當地基督徒深感不安,難以適應,有能力的都走了。有其他族群比較適應新環境,但都不是基督徒。”

“此外,基督徒移民外國也較其他少數族群更易適應,因他們大都會被安排在以基督教為主流信仰的社區落腳,且有較早到步的鄉裡組成小社群,准備迎接他們。所以就算中東區內衝突結束,他們歸回敘利亞機會也較穆斯林小。”

報告稱,敘利亞與伊拉克基督徒“從前大致上有敬拜自由”,但目前危機令情況改變。“目前在所謂伊斯蘭國、或其他伊斯蘭組織統治下的基督徒往往需要交丁稅,這是伊斯蘭宗教加諸非穆斯林之稅項;此外進行宗教活動、建教堂等都受嚴格限制。這些地區的基督徒能走都走了,因此僅余人口極為珍貴;他們的教會、家庭、生意,甚至個人往往成為襲擊目標。”

報告稱,基督徒在伊拉克生活“其歷史悠久”,一直有信仰與司禮儀之自由,“然而在局勢較不穩定地區,信徒群體常成為極端伊斯蘭主義者攻擊目標,自2003年起即發生多宗炸彈襲教堂案,致多人死傷;所謂“伊斯蘭國”亦以殘酷手段對付教會”。

基督徒離開中東有何影響?

有稱敘利亞基督徒離國其影響之一,是目前國內多元格局將會消失。“基督徒擴闊公共視野,鼓勵社會批判思考。失去基督徒,伊拉克人的知性好奇心與批評精神將會變得淺窄,尤其國內基督徒普遍教育程度較高。”

報告稱,中東不少穆斯林欣賞基督徒,稱許他們鼓勵入世與自由思想;又指基督徒所受教育模式相對自由,令他們在藝術與學界占不少席位。因此,不少人憂慮基督徒流失,會令敘利亞更容易暴露於極端主義。“不少反抗團體都擁護伊斯蘭教化,期望建立以遜尼派穆斯林為主的社會,但許多敘利亞人──包括大部份穆斯林不希望這事發生。”

“基督徒涉足幾乎所有經濟範疇…[他們]以工作質量高著稱,在目前危機發生前十年,吸引不少外資到敘利亞投資”,“基督徒通常較懂得善用資源,提供好服務”;與此同時,基督教學校素質也高,不少學府廣受歡迎。但報告稱,“目前基督徒對國內經濟之影響力已大不如前”。

《中東的希望》報告(Hope for the Middle East)由敞開的門、中東關注組織(Middle East Concern)、服事組織(Served),及東倫敦大學聯合撰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