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蘇丹當局的做法公然違背了自己國家的法律:一方面,蘇丹政府繼續在沒有正式起訴的情況下,拘留兩名自去年12月起失聯的教會領袖,阻止他們與外界的一切通信與探視;另一方面,有更多教會領袖必須每天到治安部門報到。

喀土穆(巴赫裡)北區福音教會的領袖拉塔(Telahoon Nogosi Kassa Rata)以及蘇丹基督會(SCC)的副主席哈桑牧師(Rev. Hassan Abduraheem Kodi Taour)繼續受到拘留,盡管蘇丹法律規定:任何人在受到逮捕並拘留45天之後,就必須獲得釋放,或在法庭上出席受審。然而,拉塔自12月14日被捕以後,已經被拘押了120天,而哈桑則已經被拘押115天。

拉塔牧師秘密關押

拉塔最初遭拘押的理由是“宗教違法行為”,然而密切關注案情的消息人士透露,他無限期遭到拘禁,是因為蘇丹的基督徒社會活動家如今會因“間諜罪”遭到調查,蘇丹當局在歷史上也曾在長期拘押基督徒之後訴諸這種極端做法。

去年年底,拉塔的父母親曾獲准去往科伯男子監獄對他進行了短暫的探視。與他家人交往密切的消息人士透露,從那以後,當局就恢復了對拉塔的隔離拘禁,禁止一切對他的探視,令他完全失聯。之後,他就被轉移到秘密關押地點。

哈桑牧師帶病令人擔憂

哈桑自12月19日被蘇丹國家情報安全局逮捕之後,就被拘押在某個秘密地點。他患有胃潰瘍,而家人也十分擔憂他的健康。

哈桑在家裡被捕的同時,該教會的執事會主席夏馬爾牧師,也在自己的家裡被捕。

每日報到

盡管夏馬爾牧師被捕幾天之後就獲釋了,當局還是要求他必須無限期地每天向情報安全局報到。盡管這種義務曾經在1月短暫中止過,但1月過後,就重新恢復了。夏馬爾牧師被迫每天在情報安全局的辦公室裡做長時間停留。

據全球守望監察(World Watch Monitor)報道,另有一些基督徒領袖・・・・包括蘇丹基督會的阿尤布(Ayub Tilyab)、那威(Yagoub Naway);喀土穆伊茲巴浸信會(Khartoum El Izba Baptist Church)的腓利門(Philemon Hassan)牧師和雅瑪尼(Yamani Abraha)牧師也都一個個在被捕後獲釋,並被迫每天向情報安全局報到。情報安全局還沒收了他們的個人財產――包括筆記本電腦和手機等設備。

據可靠消息,最近一波牧師被捕的風潮主要出現在3月,而這些領袖被迫進安全局報到時,有時竟然不得不從早上8點一直在那裡停留到午夜,且不會得到任何合理解釋。

2015年8月,喀土穆當局釋放了兩名南蘇丹牧師,有關部門之前指控兩人犯有“間諜罪”。邁克爾(Yat Michael)牧師被關押了8個月,而彼得(Peter Yen)牧師則在監獄裡待了7個月。

試圖阻礙教會活動

呼吁宗教自由的蘇丹社會活動家卡邁勒(Kamal Fahmi)告訴全球守望監察:到安全局報到並做長時間停留的義務,加上各種“安全突擊檢查”中沒收重要設備的做法,使教會活動平白無故地遭受了不公正的壓力和負擔。

卡邁勒說:“蘇丹當局繼續恐嚇並騷擾基督徒,試圖令他們的信仰實踐舉步維艱,並且停止這些教會在社區群體中的事奉活動”。卡邁勒開辦了一家呼吁宗教自由的網站“釋放我的百姓”(Set My People Free),網站突出報導了蘇丹基督徒在穆斯林占據多數的社區中遭受壓力和逼迫的情形。

有未經證實的消息稱,蘇丹當局還中止了喀土穆郊區格裡夫西區(Gerief West)的教會活動,這裡原本有一家長老會,這個教會不僅開辦了一間聖經學校,還擁有分時段聚會的幾堂會眾。

據全球守望監察報導,這長老會的會堂之前在2012年4月曾遭部分燒毀,之後被人襲擊並洗劫。然而與這起襲擊事件相關的最新動向顯示,喀土穆方面有放松對難民教會的政策的趨勢・・・・當局之前要求首都的這類教會必須向政府注冊,並絕不向周邊社區傳播信仰。

對於在喀土穆事奉來自厄立特裡亞、埃塞俄比亞、南蘇丹、菲律賓等地難民的許多教會,蘇丹內務部還曾經向他們發出通牒,倘若未在2月15日之前向當局注冊的話,就必須停止禮拜。

努巴山區——旨在根除基督教的猛烈轟炸

位於蘇丹南部的努巴山區・・也就是與新近獨立的南蘇丹鄰近的一片地區,自3月起遭到了新一輪猛烈轟炸。

蘇丹空軍近來不斷轟炸這些貧困的地區,試圖收緊對該國邊遠角落的控制。轟炸已經對這裡的許多社區造成了毀滅性的打擊,迫使平民藏身灌木之中以躲避轟炸,遭毀壞的社區中不乏擁有大量基督徒人口的社區。

卡邁勒說:“通常,蘇丹軍隊會在雨季到來之前使戰爭升級,以達到使平民難以耕種田地的目的。當局在雨季前加強並加快進攻,也是出於重型裝甲車的機動裝備在雨季行動困難這個因素”。

“最近的戰事,體現出蘇丹當局發動了旨在根除基督教的更猛烈攻勢。”

“自從2011年7月南蘇丹從蘇丹分離之後,喀土穆就升級了青尼羅河流域和努巴山區的戰事,也升級了對教會領袖和教會積極成員的無差別騷擾和逮捕。”

“已有外國基督徒工人遭到驅逐。蘇丹也終止了基督教文學和聖經的進口,不單如此,當局還查抄了該國現存的許多基督徒文獻,並關閉了首都喀土穆的唯一一家基督徒書店。在蘇丹,當局折磨和逮捕穆斯林歸主者的情形也十分常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