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哥倫比亞教會縱使面臨嚴峻危險、飽受逼迫,依然增長。勇敢的弟兄姐妹承受最艱難的信仰試煉,不惜為基督舍命。範圖拉牧師(Rodrigo Ventura)就是好例子,多年來他一直受逼迫,且聽他的見證。

範圖拉牧師於2001年來到圖馬哥自治區港口(Tumaco),當時游擊隊肆虐,“他們會令一眾牧師聚在廣場上,在眾目睽睽下全部殺死。暴行嚴重,屠殺不斷,許多教會關門”。

範圖拉牧師到自治區宣講神話語、幫助社區至今15年,期間迫害不絕。他所住地區是兵家必爭之地,游擊隊與武裝組織時常開戰,十多年來造成傷亡不少,孤兒寡婦數以萬計。

範圖拉牧師尤其記得,神好幾次存留他的性命。比如有一次,區內游擊隊領袖迫令他到廣場受審,“那個組織的總司令召我去開會,他們有許多‘證人’,通常受批鬥一輪後,牧師都會被殺。那時暴行肆虐,教會受迫害最烈。”他硬著頭皮到達現場,憑著神所賜的智慧,他機智地回答游擊隊司令每一道問題,一眾“證人”都很詫異,因為他是這麼多年來受審後依然生還的第一人。

範圖拉牧師的故事可多了,在他的牧養生涯裡,認識各種各類的人,從最和靄到最殘暴的都有-比如說,曾企圖在教堂裡刺殺他、綽號“排骨”的罪犯;“那時武裝組織與游擊隊開戰,雙方都有死傷,在教會周圍開槍是家常便飯。”

範圖拉的教會位處哥倫比亞太平洋海岸一個貧民區,那裡的居民一貪如洗,且受武裝組織威脅,教會提供庇護和輔導服務。有一天,附近忽然響起槍聲,然後有綽號“排骨”的罪犯衝進教會大吵大罵,侮辱牧師一家,當時情勢危急,牧師跪下來禱告求主保護。“排骨”繼續開罵,想找武器但總找不著,他摸不著頭腦,最後惟有離開。神再次保守範圖拉一家,想不到好戲在後頭。

幾天後,“排骨”又再闖進牧師那簡陋的家,範圖拉已作最壞打算,但他看見“排骨”的眼神有點不一樣,他內心似乎充滿恐懼,應該好幾天沒睡過。那個罪犯惶恐地伏在牧師面前,哭著求他原諒,範圖拉望著他,腦海裡浮起一張張臉,都是讓眼前這個人殺死或傷害過的,要原諒他實在難。然而牧師拉他起來,擁抱他,寛恕他,再邀請他接受基督,就這樣,城中令人聞風喪膽的罪犯接受了主耶穌作救主。

範圖拉牧師在該區牧養至今15年,他和家人多次蒙神保護。今年他的長子幾乎被征召入伍,後來在敞開的門事工協助下,得以進入兒童中心受教育,並接受屬靈訓練。

今天,範圖拉牧師成為敞開的門大家庭一分子,在機構幫助下發展社區。牧師在危機中建立哥倫比亞,發熱發光,堪稱信心真英雄。

*圖像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