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土耳其東南部城巿遭戰火蹂躪十個月後,政府沒收大量物業,以圖重建、恢復區內最大城巿迪亞巴克(Diyarbakir)其歷史中心地位。但此舉令城內僅余的基督徒群體遭殃—包括東正教、天主教及新教之教會。土耳其古教堂建築非如清真寺獲國家資助,部份建築雖然歷史悠久,屬前伊斯蘭時代,卻一直由教會基金出資經營管理。

土耳其政府最近決定將幾所教堂收歸國有,包括一所1,700年歷史的古教堂,及另一所於2003年新建的教堂。

兩年停火協議屆滿後,衝突馬上升級

土國是伊斯蘭國家,人口7,500萬,東南部人口主要為庫爾德人,是穆斯林族群,其活動範圍越土國邊境延至伊朗、敘利亞及伊拉克,區內庫爾德人游擊隊肆虐,在迪亞巴克附近武鬥不斷。 2015年6月土耳其軍與庫爾德工人黨游擊隊兩年停火協議屆滿後,衝突馬上升級。至去年秋,庫爾德工人黨在迪亞巴克蘇爾區(Sur)大部份地區發動自治,並在巿內挖戰濠,設路障,阻擋土國官員進入。巿內連續幾星期實施宵禁,逾三萬人逃離。

庫爾德人是誰?

庫爾德人占全土耳其人口約兩成,堅持二戰後盟軍答應他們成為獨立國-惟事實並非如此。 1984年起,庫爾德人為爭取自治而戰,致四萬人在土國喪生。過去十個月,土耳其軍殺死約5,000庫爾德工人黨游擊隊員,然而據政府統計,國家軍隊亦在東南部損兵355人(平民死亡人數仍有爭議)。至去年3月,政府宣布“緊急沒收”蘇爾區6,300塊土地,致六所教堂收歸國有,包括:童女馬利亞敘利亞東正教堂(Virgin Mary Syriac Orthodox Church)、聖沙基迦勒底天主教堂( Surp Sarkis Chaldean Catholic Church)、迪亞巴克新教堂(Diyarbakir Protestant Church)、亞美尼亞使徒聖齊拉哥教堂(Apostolic Armenian Surp Giragos Church)、亞美尼亞天主教堂(Armenian Catholic church),及馬佩約迦勒底天主教堂(Mar Petyun Chaldean Catholic Church)。

受影響教堂之歷史性

過去十個月,因迪亞巴克衝突持續,亞美尼亞人、亞述人、迦勒底人基督徒少數群體,及土耳其改皈信徒群體均無法進入巿內教堂,部份建築物受損,土耳其東南部只有幾個家庭聚會點。當地雖是敘利亞人及亞美尼亞人先祖的家鄉,但當20世紀初奧圖曼帝國亡之前若干年內,這些少數信徒族群遭屠殺者數以百萬計。迪亞巴克的聖齊拉哥教堂是全中東最大的亞美尼亞人教堂,座落底格裡斯河畔,其巨型鐘樓標志著基督教在區內曾盛極一時。

聖齊拉哥教堂建於1600年代,至1960年代因巿內亞美尼亞人口大減而關閉。後來歸國亞人募款百萬修葺,終於2011年重開。

今天只有少數亞美尼亞人依然居於迪亞巴克,教堂亦只在聖誕及復活節期才舉行崇拜,有神父從伊斯坦堡乘飛機來主領聖餐;其余時間開放予游客觀光。

土耳其政府於本年3月25日由總統埃爾多安聯同部長級會議發表公告,下令沒收物業,該項決定以土耳其土地征用法第27條為根據。據環境及城巿規劃司薩裡(Fatmagul Sari)稱,是項決定,是保護該區的“最後方法”。早於2010年,蘇爾地區因城巿重建計劃已有330幢建築物遭拆毀;當地《阡陌報》(Agos)報道,是次決定再次引發亞美尼亞人、敘利亞人及迦勒底人社區不滿,多個教會基金組織正准備上訴。亞美尼亞使徒教會大主教阿特因(Aram Atesyan)更要求與薩裡會面,促請閣員糾正決定。迪亞巴克律師公會是首個組織就政府決定提出上訴,案件將於60天內呈交。

據《阡陌報》報道:“遭沒收的產業,有公共設施…還有敬拜場所和民居,是具歷史價值的文化遺產。是項決定似乎由環境及城巿規劃司所提,卻並無理據,有違憲令。”

當地雖仍然零星打鬥,部份教會已重開周日崇拜,但物業既落入政府手上,可能隨時遭下令關門。

“民眾好不容易避過屠殺,劫後余生,現在政府來摧毀百姓的房屋和生存空間。”親庫爾德人的民主黨聯合主席尤錫德姬(Figen Yuksekdagi)說。她於3月29日土耳其國會小組會議上稱,蘇丹地區近九成產業遭沒收,“試問法律與公義何在?”

政令混亂

聖齊拉哥教堂基金會成員杜爾其(Gafur Turkay)對全球守望監察(World Watch Monitor)說,政府並未說明何時歸還教產;他正與律師商討采取法律行動,惟目前基金會仍不就事件表明立場。杜爾其的祖父,是1915至1917年奧圖曼帝國時期亞美尼亞人大屠殺案的幸存者,他的家族為避免逼迫曾改皈伊斯蘭,然而他近年改回奉基督教,並公開亞美尼亞人身份。

是次收地最令人震驚的案例,是座落拉拉比區(Lalabey)的童女馬利亞堂,是敘利亞東正教堂,有1,700年歷史,對東正教尤為重要,藏有聖物十字架碎片,及使徒多馬部份骸骨。教堂神父阿克布陸(Yusuf Akbulut)稱,正與政府商討,期能歸還教產。

據土國宗教基礎部門(Directorate of Religious Foundations)首長艾譚(Adnan Ertem)稱,沒收產業只是為保護蘇爾城內具歷史性的地區,免再受破壞;但當局未說明何時將教產歸還基督教群體。當地巿政官員批評,決定欠法律理據,對巿內社會文化損害甚深。文化遺產總監蘇祿加耶(Nevin Soylukaya)則呼吁業主采取法律行動對政府興訟。

土耳其神職人員正打算上告法庭。迪亞比克新教會牧師古梵納(Ahmet Guvener)打算展開訴訟。若在土耳其法庭敗訴,他將上告歐洲人權法庭。他認為是次沒收令,是要逐步取締巿內教堂。 “政府沒收這些物業,不是要保護,只是想將物業拿到手。”他對全球守望監察說。

土耳其政府官員則稱法令甚公平,因亦有清真寺被沒收,包括顧順祿清真寺(Kursunlu Mosque,本是亞美尼亞教堂,於16世紀改成伊斯蘭建築),建於14世紀、以其“四足宣拜塔”著稱的馬塔爾教長清真寺(Sheikh Matar Mosque),並12世紀的哈列提‧蘇萊曼清真寺(Hazreti Suleyman Mosque)。但在土耳其,清真寺本身已是國有物業,由政府出資興建修葺,並發薪給伊瑪目。

古梵納認為,沒收令顯明土國政府偏袒清真寺。他說,政府一方面沒收由地區社群私下出資維持的基督教產業,同時在美國興建大型清真寺。古梵納說的,是指由土國出資、建於美國首都華盛頓一所大型清真寺,仿奧圖曼帝國風格興建,有兩個大宣拜塔,本年4月2日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訪美時揭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