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圖像:阿美娜以及尼日利亞總統布哈裡來自http://thenationonlineng.net/

尼日利亞200多名女生於兩年前遭武裝組織博科聖地綁架,近日其中一人獲救。5月17日,阿美娜(Amina Ali Nkeki)在接壤喀麥隆邊境的森比沙森林(Sambisa)尋回,令人喜出望外,盼望其余人質仍有獲救機會。

尼國首都阿布賈(Abuja)奇博克鎮長參比度(Hosea Abana Tsambido)接受英國廣播公司訪問說,發現阿美娜的,是民眾聯合部隊—成立以對付博科聖地的志願治安隊。“阿美娜說…幾乎所有被綁架女生都在森比沙森林,但有六人已死。”參比度說。

阿美娜的叔父說,侄女現已回奇博克巿與母親團聚。她被綁架時17歲,現年19,家住瑪巴拉拉鎮,其鄰居對英國廣播公司記者說,阿美娜被發現時抱著嬰孩。治安隊領袖加基(Aboku Gaji)說:“我的隊員一發現她,就帶她來見我,我一看就認得她了,馬上送她回父母家。…去到她家,我請她母親出來認一認,她母親一看就喊:‘阿美娜,阿美娜!’然後緊抱著女兒不放,我們得勸她們冷靜。…她母親呼朋喚友的,叫眾親戚來看。女孩開始安慰母親說:‘媽,放輕松點吧。我從來沒想過可以再見到你的,快擦掉眼淚。是神讓我們可以團聚的。’我們好不容易讓她們明白,女孩不能馬上回家,必須先和政府人員見面。”

阿美娜與另276名女生於2014年4月14日從奇博克巿學校宿舍遭博科聖地綁架,該校學生大都是基督徒。事件震驚世界,登上國際頭條,社交媒體爭相轉發標簽#bringbackourgirls(讓女孩回家)的消息。綁架案發生至今兩年內流言屢起,有說她們被迫嫁給博科聖地戰士,也有說她們遭喂食藥物弄至神智不清,派出去發動自殺式炸彈襲擊;盡管消息未經當局證實,但多數父母已作最壞打算。

這兩年來,被綁架女孩父母承受很大壓力,其中最少18人死於壓力相關疾病,三人被游擊隊殺害,許多人因精神壓力而生病。

我們的身體,他們的戰場

據地區綜合資訊網絡(IRIN)報道,對數以百計的被綁架婦女而言,就算有幸逃脫或獲救,能一家團聚,仍然有後患。她們之勇敢雖得一時稱贊,但長遠而言會遭鄉裡歧視,認為她們與激進組織有關連;此外也有人被綁匪強奸懷孕,反被指摘為恐怖分子留種,令受害人很難受。近日獲救的基督徒女生塔比太(Tabitha)接受國民網絡新聞(The Nation)訪問時說,她重遇另一個綁架受害人,對方可能已經變成博科聖地戰士。

上述新聞,都引證安琪蓮娜祖莉(Angelina Jolie)去年在英國國會發表題為〈強奸作為“政策”-旨在恫嚇與摧毀社區〉之言。她近來談到倫敦發生衝突、城巿之不安全,並大批難民逃難的問題時,特別重提這點。“像伊斯蘭國等伊斯蘭組織正采取此政策,情況前所未有。”這位荷裡活女星以聯合國特別大使身份稱,這些激進組織“知道這種手段有效,用來恫嚇、摧毀社區與家庭,以攻擊、摧殘人”。

安琪蓮娜祖莉早前談到,曾在戰區認識幾個女孩,她們都曾多次被強奸再遭販賣,售價僅40英鎊。2014年,她在倫敦聯合主持某國際會議,與會者來自百多個國家代表,會議旨在提高公眾對衝突中性暴行問題之意識,尤其在戰爭中以強奸為攻擊手段。

近日出爐報告〈我們的身體,他們的戰場-1999年起博科聖地在尼日利亞東北部性侵犯基督徒婦孺問題〉 揭示博科聖地之極端薩拉法特派思維-提倡借強奸為攻擊手段。報告顯明,集中攻擊婦女的手法相當有效,能摧毀社區,因為一人受害,能令全家、乃至整個基督徒社區“丟臉”,使丈夫和父親抗拒受害妻兒。據報告稱,事實上,凌辱婦孺正是博科聖地精心策劃的幾條戰線之一,旨在恐嚇居民,迫令他們接受政治制度與宗教改變。

此外,游擊隊員亦以“性愛作丁稅”為借口強奸婦女;所謂丁稅,其實是伊斯蘭統治者強加諸非穆斯林民眾的保護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