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為信仰的緣故被囚是一回事。然而你又當如何預備自己的孩子面對那一天的真正到來呢?

請聽一位全職服侍的母親分享她如何預備女兒面對逼迫故事。

“我一直知道會有這一天…他們要來按我家門鈴,把我和丈夫抓進監獄去。盡管身邊的所有人都以為我只是一個家庭主婦,我實際上卻在全職服侍主。當局必定有一天會發現的。”

“我們女兒莉莉(化名)還在上小學的時候,我們就開始預備她面對逼迫了。‘人們來帶走爸爸媽媽的時候,不要擔憂,聖經教導我們,基督徒受逼迫是正常的。他們會帶我們進監獄,問我們幾個問題,還會打我們。之後我們就會回來的。’”

空蕩蕩的家

“當局找上門來的那天,是個初冬的早晨。莉莉當時才12歲,那天她已經去上學了。他們敲響門鈴,進入我們的公寓之中。他們開始翻箱倒櫃,搜查一切。之後,他們就命令我丈夫和我跟他們回警察局。”

“我堅持要求,在隨他們去之前至少要打個電話給我姐姐。我必須請她去接莉莉放學。無論如何,他們怎能讓一個12歲的孩子毫不知情地回到空蕩蕩的家裡?何況她都沒有家門鑰匙。這樣下去,莉莉必定會流落街頭。他們雖不情願,但還是答應了我的要求。”

禱告

“我們被帶往監獄的路上,我就知道莉莉放學被姨媽接去之後會做什麼—她肯定會為我們禱告。她害怕的時候,就會禱告得更加迫切。她還會按我們吩咐的那樣,打電話給我們的一個同工。”

“這個朋友早已答應過,一旦我們身陷監牢之際,他就會照顧莉莉。事後他告訴我,莉莉問他的第一個問題是‘你能把我爸爸媽媽從監獄救出來嗎?’結果朋友告訴她,他會盡自己所能,而且還有許多人在為她和她父母禱告。這讓她很得安慰。”

壓力

“進了監獄以後,丈夫和我就被分開了。他們允許我一個星期給莉莉打4次電話。我每天都受到拷問,不久後他們就找到了我的弱點—我的女兒。我回答了他們有關我本人的一切問題,但拒絕供出其他人的名字。他們就告訴我,‘好吧,你一天不肯供出其他名字,我們就一天不讓你給女兒打電話。’”

“我崩潰了。回到牢房以後,我哭個不停。我知道我做的是對的。但是聽不到女兒的消息,這讓我怎麼活啊?莉莉聽不到我的聲音,又如何能得安慰呢?”

一股暖流

“那一夜我無法入睡。禍不單行牢房冷得像冰窖。當時正是深冬時節,狹窄的牢房裡沒有暖氣,窗子又壞了。然而當我禱告之時,突然間有一股暖流輕撫著我的臉頰。我聽到主告訴我,‘把這股暖流吸進去。’”

“我每吸入一口暖空氣,就感到整個身體都充滿了喜樂。我甚至覺得無法再繼續坐著,而是必須歡喜地跳起來贊美主。這種狀態持續了一整夜。我整夜都為主歡欣起舞,直到第二天早晨才停下,到了那時,我感到自己又有力量把心愛的女兒交托在主的手中。”

禱告的力量

“之後沒多久,我就跟丈夫一起獲釋了。我後來了解到,在那個寒冷的監獄冬夜,我主內的弟兄姐妹們一直在為我能得到平安和喜樂而禱告。在最黑暗絕望的處境裡,我清楚地看到了祂的真光在閃耀。祂關心愛護我,而且也在我靈裡作工。如今主仍在護理著我,我每一天都真真切切地感到這一點。”

“能夠再見到我的寶貝莉莉,不用提我有多開心。女兒告訴我,她一直不停地在為我們禱告。在禱告中度過這艱難的時光,並且在一切事情上信靠主,對她而言是一種全新的經歷。回想那段時光,她說自己的信心在我們被囚的日子裡經歷的成長是前所未有的。我把親愛的莉莉交托在主的手裡,而主也看顧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