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穆斯林人口全球排名第一的國家印度尼西亞,在法律上認可6種宗教。盡管憲法名義上保障自由選擇信仰的基本人權,該國的實際做法卻時常與法律脫節。少數族群,尤其是穆斯林歸主者,長久以來因為擁抱福音的個人選擇而遭受逼迫,若對他人做福音接觸和傳道,所受逼迫則更大。這裡說的“他人”就是其他穆斯林。

極端主義者和穆斯林教士時常利用1/1965號總統令-即反褻瀆法令,來向當地政府施壓,要他們起訴向同胞傳道的穆斯林歸主者。該法令禁止任何印尼人在該國公開宣揚、傳遞或解讀別個宗教的核心教義,公開進行類似別個宗教的宗教活動,以及為這些行為暗示或明確尋求公共支持*。該法案規定褻瀆罪最高可判5年監禁。

如此一來,使用古蘭經文推廣福音或在敬拜耶穌時仍然穿戴穆斯林服飾者,即可被認定為褻瀆者和假教師。

受反褻瀆法令衝擊最大的,無疑是印尼少數族裔-尤其是像阿瑪迪派(Ahmadis)這樣的伊斯蘭邊緣教派和基督徒群體。愛平和魯迪(化名)就是因為在保持伊斯蘭身份和習俗的同時向穆斯林傳福音,而在反褻瀆法案之下獲罪入獄的。愛平從前還是穆斯林學者、西爪哇島知名穆斯林領袖的兒子,這些都使他的景況雪上加霜。

禍起2013年2月,穆斯林歸主者聚會中,魯迪和兄弟的一位親戚的15歲女兒受洗了,之後,兩兄弟帶著家人回到自己的村莊。3月,當這位稚嫩的少女無意中向其他穆斯林親戚吐露了聚會和受洗的細節以後,一大群人包圍了魯迪的房子。魯迪對眾人的指控一概予以否認,然而這也未能阻止暴怒的人群繼續質問他。最後,警察到場逮捕了魯迪和他兄弟。

2013年8月2日,當地法庭宣判兩名穆斯林歸主者有罪-罪名是褻瀆伊斯蘭教並且散布錯謬教義,於是判處他們3年監禁。魯迪在2014年12月得到假釋的那天說:“這場苦難使得我也嘗到了基督的十字架。為此我十分感恩。看到自己為基督受苦,我就知道自己走對了路。”

敞開的門為愛平和魯迪提供了辯護律師,並且在他們家庭缺乏經濟來源的時期提供了必需的經濟援助-包括家庭日常生活開銷、孩子就學的費用以及其他收入來源。除此之外,敞開的門還為他們提供了一小筆企業原始資本,以支持他們的福音事工。

他們並非唯一的受害者

印尼還有其他基督徒遭到褻瀆法案的影響-過去在東爪哇島,就有一群基督徒因為身穿穆斯林服飾敬拜耶穌而獲罪入獄,之後又有一位穆斯林歸主者因為對比伊斯蘭教和基督教,其言論被視為“居高臨下”,因而獲罪入獄。

有媒體報導說,在前總統蘇西洛任期之內,這種現像蔚然成風,被判犯有褻瀆罪的人數急劇飆升至100人以上。前印尼知名作家阿爾先托(Arswendo Atmowiloto)也因為發表了一份對比先知穆罕穆德和正常人的調查問卷而入獄。

2014年,國際特赦組織要求印尼政府撤銷反褻瀆法案,因為該法案不單違憲、威脅到印尼的宗教自由,還具有歧視性質,潛在意義上使宗教少數群體非法化。然而,印尼憲法法庭拒絕對該法案進行違憲審查,理由是國際特赦的論點無法得到證實。

這篇文章很好地提醒了我們:給某國貼上“溫和伊斯蘭教國家”的標簽,並不真正意味著基督徒這樣的宗教少數群體不會受到該國法律侵害。盡管在其他有些國家,犯褻瀆罪可能意味著死刑,印尼的情形仍然特別引人注目-即便只是穿了“錯誤的”服飾,都有可能帶來危險。畢竟穿衣是一項廣為人們接受的自由權利。因此,即便在印尼這樣相對寬容的穆斯林國家,作為基督徒仍然必須在如何表達信仰的問題上保持警醒和明智。

*該法令之後被寫入了刑法典,並進一步把褻瀆罪定義為故意(在口頭上或行為上)對印尼官方承認的任何一種宗教表示出敵意、辱罵、誹謗中傷。


祈禱

  • 祈求印尼福音工人能夠不被褻瀆法案嚇倒,反而在傳揚耶穌的救恩信息時活出神親自賜予的智慧,以至於能夠避免干犯法律。
  • 為那些褻瀆罪名可能成立的穆斯林歸主者禱告,尤其是那些仍然保持一些伊斯蘭教習俗的秘密歸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