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敞開的門英國事工總干事裴爾思(Lisa Pearce)近日往訪蘇丹努巴山區信徒。當地教會雖面臨壓力重重,仍然站立得穩,感謝全球信徒支持。

本年3月幸有機會往訪蘇丹山區,這趟旅程雖然危險,卻改變了我。

五年前(2011年7月11日),南蘇丹脫離北蘇丹獨立,成為世上最年輕國家。在這五年間,蘇丹政府不斷轟炸南部,欲對付國內這個資源豐富、但不願屈從的地區。

努巴人受本國政府襲擊,只因不願如國內其他地區一樣,受嚴苛的伊斯蘭教法管束。他們天天被轟炸,軍方戰機不斷搜索,誓要滅絕鄉民—不論是幾間茅舍組成的聚落,作學校、教會之用的獨立磚房,或是村民的田地—總之任何維生設施都成為目標。

空襲以外,政府軍亦派地面部隊”收復”村莊(任何走避不及的人或物皆被夷平),甚至出動地對地飛彈—這都是努巴鄉民之日常;種種慘劇,新聞卻鮮有報道。

深切渴慕神的蘇丹信徒

努巴山區基督徒受困,極需要鼓勵與盼望。敞開的門事工幾位仁兄定期往訪該區,頂著如雨下的炸彈進去,為鼓勵眾教會領袖,他們並未為外界遺忘。

這次探訪,我們以為只有20>個努巴姐妹來,結果來了185個姐妹!其中有人在攝氏50度高溫下,帶著孩子和鋪蓋,走路整整兩天過來的,只想和我們見面。

我們在一棵大樹下聚會四天,在戶外睡覺。大家一起談何謂神無條件的愛,信徒如何率真地面見祂,不必裝出”理想”模樣。

諸位姐妹提問,也談到各人的難處,比如活在凶暴環境下,如何教導孩子寛恕,以德報怨—此是當地獨有的育兒困難;此外大家也分享到,在艱難裡怎樣看見神的美善。

她們教我明白到,何謂真正渴慕神;原來與弟兄姐妹團契是種榮幸;何謂傷痛切膚,卻依然寛恕。我們一起禱告、歡笑,一起哀哭、敬拜。此際執筆,腦海裡不斷浮現眾姐妹的臉,她們勇氣之大,適應力之強,實在令我佩服。

一位年輕姐妹蘇珊為我們翻譯,其實她連中學都沒機會念完,單憑一股志氣練得一口幾可算流利的英語,是當地學校良師之一。教育很重要,能塑造孩子與青少年成長,也准備就業,期望將來學以致用。所謂明天會更好,此話常新,讓孩子和家長都有盼望。

神依然同在

敞開的門事工在當地辦教育,設創傷輔導、訓練課程,舉辦聚會以教導、鼓勵當地眾教會領袖,幫助他們在此艱難時刻忠心牧養;最重要的是,我們到訪令他們知道,神家的弟兄姐妹與他們一起—而這一切工作,都有賴你支持。

有一位牧師,他所住區域特別危險,他曾對我說:“因為你們來,我就知道神依然與我們同在。你們竟然離鄉別井不顧安危來看我們,與我們共渡難關,這只能是神的工作。所以說,因為有你們在,我們就知道,神在這裡。”

敞開的門事工在蘇丹工作已20年,自2011年起努巴山區局勢轉趨嚴峻,暴行急增;我們堅持與努巴人同行,親見當地信徒以非凡方式,為鄉人帶來盼望,即如歷代基督徒所表率。

邀請我往訪該區的同工與妻小在南蘇丹居住多年,曾率領團隊建立一所聖經學校,以訓練、裝備當地牧者。事隔多年,我與生活在戰火下的山區牧者會面,他們一直教導會眾要以德報怨,持守主的美善;後來我發現,原來當中不少牧者就在那個聖經學校受訓。早在努巴山區受襲前許多年,原來敞開的門已透過當地伙伴參與服侍?聖經學校對當地牧者靈命成長有深遠影響。我不禁由衷贊嘆,神早就看見全貌且有全盤計劃,而我們,不過管中窺豹。

感謝各地肢體一直以來的支持,令我們可以資助蘇丹教會。請為努巴山地人禱告,求主保守他們,願當地小孩日益愛主;當地人面對壓力重重,求主幫助,鞏固他們的家庭關系;求主賜盼望,並賜下和平。

蘇丹眾弟兄姐妹問候大家。

禱告事項

  • 請記念努巴山區基督徒,他們雖遭遇暴行,願能報以愛與寛恕。
  • 求主堅固、保守常受逼迫、甚至被拘捕的蘇丹牧者。
  • 求使蘇丹政府因國際社會壓力而讓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