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圖像:耶古保弟兄)

盡管非洲先前已有基督徒因信仰而被控犯有褻瀆罪的案例,這類情況畢竟罕見。非洲大環境之下更大的隱患,來自褻瀆法所衍生出的各類爭端—群體(或幫派)暴力、民間暴力治安者的暴行、各種逼迫乃至恐怖主義—都或多或少地發生在此等國家之中。
北尼日利亞的約貝州就是一個例子,博科聖地在這裡猖獗蔓延,捍衛伊斯蘭教免於所謂的“褻瀆”,從而得以不受責罰地犯下罄竹難書的暴力罪行。

為了顯明基督徒在其中所遭受的損害,我們要把在博科聖地斬首酷刑下幸存的耶古保(Yakubu)弟兄介紹給大家。

耶古保說:“當時叛亂達到了最高潮,博科聖地遍地橫行,根本無處逃避他們的毒手。只要聽到有人敲門,你就會明白自己大限已到。”

2012年尾聲的一天,耶古保的生命幾乎走到盡頭。那天他身體不適,就回家睡著了。午夜時分,他被歹徒破門而入的聲音警醒。一大群人—大約20個博科聖地民兵搶光了家裡的一切,之後向他宣布:“我們要宰了你。”

“其中一個人推倒了我,我臉朝地跌倒了。一個人擒住我的腿,一個坐在我背上,還有一個人把我的頭按在地上。一個歹徒手持匕首站在我身旁。他背誦了一段阿拉伯語禱告詞,之後就用刀割我的後頸。眼看我沒死,一個人就建議從正面割我。於是他們把我的頭扭向另一邊,又割了兩次。”

暴徒丟下他一個人等死,但神卻賜他力氣爬起來向別人求助。軍警聯合特遣部隊把他送到了醫院,不過那時他已經遇襲好幾個小時了,得到救治的時候已經大量失血;他能夠活下來,根本是一個神跡。

好幾個星期以後,耶古保弟兄帶著深深的傷疤回家了—他右眼下面有一道環狀疤痕,一道長疤痕幾乎從嘴角連到左耳,他背頸部也有好幾道條狀疤痕彙聚成一座隆起的“丘陵”。

不過,留下傷疤的僅僅是他的肉體。耶古保已經赦免了給他行刑的逼迫者。如今他對基督也有了更深的認識—他解釋說,在那急難時刻之中,他感到耶穌特別靠近自己。如今他已經完全脫離了對人的一切恐懼。“我一點都不把討好別人放在心上。我活著就是要討耶穌的喜悅。我如今唯一的盼望,就是在將來那特別的一天親眼見到主耶穌。”

耶古保的傷疤已經成為了福音的器皿。神大大使用他經歷的神跡,使其成為榮耀的見證。“現在,當我走在城裡的時候,人們能夠立即認出我是個基督徒。他們會指著我說,‘這個人哪……神在他裡頭。’”

耶古保有特別的勉勵信息,要送給全世界的基督徒大家庭:“我希望外國的弟兄們也知道,耶穌真的把我們都連結在起了。我知道,弟兄姐妹聽了我的故事,一定會感到痛苦,但這痛苦卻是喜樂的。這傷痛是我們天路歷程的一部分。如今我們離天國只有咫尺之遠,所以千萬別灰心。我每天所禱告的,就是在天國裡也能看到那些曾與我一同哀哭的弟兄們。”
禱告:

  • 感謝主救回耶古保的性命,求主繼續保守他。
  • 感謝主,靠著祂的恩典,耶古保弟兄能夠赦免他的加害者並繼續傳揚福音;求主大大賜智慧,助他抓住每個機會傳揚福音。
  • 求主在尼日利亞政府與博科聖地的持續抗爭之中,賜給政府智慧。求主使他們不單尋求軍事手段來對付極端主義,更直面如同伊斯蘭教法和褻瀆罪這樣
  • 的深層社會弊病,使其最終為整個社會公平地帶來穩定與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