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2016年6月23日,哥倫比亞總統桑托斯(Juan Manuel Santos)與革命軍代表希梅內斯(Timoleon Jimenez)於古巴哈瓦那簽訂歷史性停火協議,結束歷時半世紀之內戰。二人在典禮上握手,令舉國歡騰。然而,這對國內教會究竟有何影響。

據英國廣播公司報道,哥倫比亞如許多南美國家,社會結構極懸殊,富裕階層多屬傳統西班牙裔家族,勞苦大眾則大都是混種的哥倫比亞人,後者自然支持左翼勢力組織-如較強勢的左翼革命軍,及較弱的國民解放軍;目前國民解放軍尚待與政府磋商和解。政治光譜另端,是幾個右翼軍事組織,數十年前由地主組成,以對抗革命軍,保護財產。

由於政府弱勢,自是內憂處處,烽煙四起。哥倫比亞內戰是西半球歷時最長衝突,令約22萬人死亡,700萬人無家可歸。在這種情況下,社區領袖人物-包括教會及社會其他領袖-面對極大生命威脅。

對教會之影響

哥倫比亞在全球守望名單上位列46,在逼迫基督徒首50國之列。機構的南美分析員彼得裡(Dennis Petri)說,國內壓迫基督徒的,主要是關乎有組織罪案之暴行,其中以左翼革命軍為表表者。革命軍自1964年成立以來,常殺害牧師,破壞教堂,騷擾會眾,綁架宣教士及教會領袖,強征教會青少年入伍當童兵。革命軍雖與政府簽訂停火協議,但暴行難望結束。

“雖已簽訂和平協議,但哥倫比亞暴力案將繼續發生,”彼得裡說:“在政府無法控制的地區,毒販與非法武裝組織依然橫行,即是說,罪犯勢必繼續以基督徒為目標。要知道哥倫比亞內戰打了幾十年,要講和,殊非易事。我最關心的,是和平協議的制約範圍;這只能約束左翼革命軍,或者國民解放軍,但還有其他游擊隊、反政府組織,犯罪組織橫行。此外,游擊隊員亦未必遵從領袖所簽署協議,會私下繼續販毒,因為利潤甚豐。即是說,兩個組織將繼續壓迫郊區的基督徒,這種情況難於短期內停止。”

哥倫比亞分部同工蒲慧德(Liz Poveda)說,事工面臨挑戰之一,是須提高國內教會警覺性,令他們意識到依然受眾多犯罪組織-包括左翼革命軍之威脅。“在哥倫比亞,教會並非政府認受的受害社群,政府會保護工會、政黨成員,但不會保護因履行信仰而受威脅的國民。我們在哥國工作,並沒有政治立場,只想回應受迫害教會需要。今天,許多遇害牧者妻兒、社會上的邊緣人,還有其他受迫害信徒正活於衝突下,他們需要被了解,基督徒殉道者不能從國家的記憶中被抹去。”

內戰情勢下生活,他們只想有人知道真相,但願殉道士的事蹟可以留青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