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尼拉吉和他年輕的妻子瑞圖經過17個小時的巴士和火車,長途跋涉,來到印度中部向我們訴說他人生中最羞恥的事情—他被迫表示放棄基督的17個小時。

“若有人要跟從我,就當舍己,天天背起他的十字架來跟從我。”(路9:23)

“凡在人面前認我的,我在我天上的父面前也必認他;凡在人面前不認我的,我在我天上的父面前也必不認他。” (太10:32-33)

不用別人告訴他,尼拉吉*也知道,聖經經文有時候比雙刃的劍更鋒利,能刺透人的靈魂,在人犯罪的時候尤為如此。又有什麼罪比起在好幾百人面前背棄耶穌更糟的呢?尼拉吉不用別人說,自己就知道。罪疚感和羞愧沉重地壓在尼拉吉的肩上。他幾乎無法說清楚發生的一切。前一刻,他還在和弟兄談論歡慶聖誕節的事,沒多久他就已經站在印度教的廟宇前,被人們用混著牛糞和牛尿的水“洗淨”,還一邊背誦著印度教經文,向著偶像下拜。

逼迫的開始

兩年前,尼拉吉從印度教改信了基督。他說:“大約一年以後,逼迫就開始了。村裡的宗教領袖來找我,開始用手和草鞋抽打我。他們向我施壓,叫我離棄基督信仰,然而我拒絕了。父親也與我爭吵,還要把我和基督徒朋友隔離開來,使我無法團契。有一次,父親用磚頭打我,另一次他還弄破了我家的門。之後他把我打得遍體鱗傷,我只好去警察局要求保護。但是我去到那裡要做初步筆錄時,警察卻叫我離開。我沒有選擇,只好悻悻地回來了。”

聖誕前背棄了耶穌

2015年12月23日,尼拉吉遭到印度教激進分子的伏擊。“那天,我去和一些朋友一起禱告,談論我們教會歡慶聖誕節的事情。我們說完話,就三個人一起騎上摩托車回家了。”

結果尼拉吉沒能回到家。可能早已在路上等他的一伙印度教激進分子,把他和兩個朋友拽下車來。他們怒吼:“你們為什麼來這裡?你們是從哪兒來的?”當晚8到12點,他們幾個基督徒不停遭到拳打腳踢。整個過程中,那些咄咄逼人的年輕印度教徒都指控他們:“你們強迫印度教徒改信基督!”

尼拉吉和朋友們一起被拖到當地社區會堂,在那裡被關了一夜。有些襲擊者看守著他們。看守揮舞著刀子高喊:“只要你們離棄信仰,就能回家了!拜羅摩(印度的一個高階神祇)吧!”當地領袖也來探訪,還告訴他們:“離棄基督教吧,這樣你們就可以回家去了。”尼拉吉拒絕了:“不!耶穌是我的主。我絕不離棄他。”

第二天清早,這些印度教徒就把他們帶到警察局。警官們質問他們:“聽說你們用武力逼印度教徒改教?”顯然這並不是一種禮貌或友善的問詢。尼拉吉回應:“沒有,我從來沒做過這種事。”

至少兩百個村民聚集到了警察局外,一起高喊著要殺死這三個年輕人。警官們也向他們施以更重的壓力。“再不妥協,我們就要脫光你們,用上電棍了。”

尼拉吉告訴朋友們,他絕不會背棄耶穌。但是朋友們先妥協了。先是一個人,然後另一個也軟了下來,最後連尼拉吉也屈膝了。尼拉吉用顫抖的聲音說:“我怕極了,結果只好從命。”

那是12月24日早上11點,也就是全世界基督徒共慶耶穌基督降生的13個小時之前。尼拉吉察覺到自己被帶回社區會堂,面前是他十分憎惡的印度教偶像。他身後是一群暴民,他們強迫他拜羅摩、背誦印度教經文,還用混著牛糞和牛尿的水潑他。激進分子還當場拍了照片作為他們三人改信印度教的證據。尼拉吉獲釋以後,回到了妻子瑞圖*的身邊。

心靈破碎的平安夜

那一夜對兩夫婦來說,都不是平安夜。尼拉吉的心靈完全破碎了。馬太福音10:32-33歷歷在目,像達摩克利斯之劍一樣懸在他頭上作響。“凡在人面前認我的,我在我天上的父面前也必認他;凡在人面前不認我的,我在我天上的父面前也必不認他”。尼拉吉心想,耶穌真的會在天父面前不認他嗎?

“自己怎能在向主承諾無論如何都要跟從祂之後,還在眾人面前背棄了主耶穌呢?”尼拉吉跟彼得一樣痛苦地抽泣起來。悔改的眼淚順著他的臉頰流淌下來,滴落在地面上時,神在他的心裡點亮了另外的經文。

“因為義人雖七次跌倒,仍必興起,惡人卻被禍患傾倒”(箴24:16)。尼拉吉向主悔改以後,就承諾自己再也不會背棄主。他突然想起了馬太福音第10章的另一句經文:有人在這城裡逼迫你們,就逃到那城裡去。他當夜就帶著瑞圖離開了村子。

逃離村莊

他們去了奧裡薩邦,在尼拉吉的基督徒叔叔家裡住了兩天就回村子去了。“我們才剛回到村子,有個年輕女孩就來找我們。我以前從來沒見過她。她對我說:‘如果你仍然相信耶穌,就必須回奧裡薩邦去,否則他們會殺了你們。’”

尼拉吉毫不猶豫地回到家裡,抓著妻子的手就拼命跑進離家500米的叢林裡。他們如果再遲5分鐘,就可能雙雙遇害。兩夫婦透過灌木叢看見村民一邊怒吼一邊走向他們家:“他人在哪裡?他又回去信基督了嗎?這次我們一定要殺了他!把他埋葬在自己家裡!”

尼拉吉和瑞圖在逃跑途中沒有水和食物,也沒有換洗衣服。他們步行15公裡來到叔叔家避難。“我問叔叔,能不能讓我們住下,因為我不想再背棄耶穌了,但是又不能回村裡去。我們村裡的10戶基督徒家庭裡,有6戶都被迫回去信印度教了。有幾次我跟他們談話的時候,他們就告誡我不要以基督徒身分回去,不然肯定會被殺的。我反過來勸他們也逃離村莊,繼續跟從耶穌,但他們拒絕了。他們說,如果神不保護他們免遭這些印度教徒的毒手,他們不能回到主的懷抱中。”

重新為主進發

敞開的門同工以食品和其他必需品緊急援助尼拉吉夫婦和其他否認過耶穌的幾個家庭。他們需要我們的禱告,在身旁支持及鼓舞,甚至是法律援助。

尼拉吉向警方提交了襲擊案件的投訴。當地警方與村民(包括極端主義分子)會談,最終促使了二人安全回家。房子已遭破壞,敞開的門的志願者幫助修復屋頂和地板。

最近當地合作伙伴去探望了這對夫妻。“他們很好。事實上,教會打算送他們到聖經學院接受裝備。”

感謝主內肢體的禱告及支持,與尼拉吉夫妻共渡此逼迫時候;也為他們重新為主進發而獻上贊美。

*(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