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圖像:伊拉克難民在營地貼上“解放摩蘇爾”的標語

自從所謂的伊斯蘭國(ISIS)來勢洶洶的軍隊迫使摩蘇爾和尼尼微平原上成千上萬的基督徒逃離家園以來,已經過去了兩年。但如今伊拉克政府軍計劃奪回摩蘇爾,來自那裡的基督徒也在禱告,希望能夠盡早回歸家園。

散居在全國各地難民營中的伊拉克基督徒,上周末陸續展開了禱告會和其他紀念活動,以紀念“黑色占領日”(“Black Day”)發生兩周年—2014年8月6-7日,伊斯蘭國占領了包括克拉克斯在內的摩蘇爾周邊城鎮。

在離摩蘇爾僅僅50英裡的“卡拉萊斯”營地(Karamles),以一個仍被ISIS占領的村莊而得名,禱告的人群站滿了中心廣場,他們手捧蠟燭,像征著基督的真光。燭光照亮了他們高舉的標語:“解放摩蘇爾!”

圖像:伊斯蘭國入侵2周年的紀念禱告會

年輕的馬丁作為神父的助手,成為了新住進卡拉萊斯的一位難民,他原本有機會逃到美國,卻選擇留下來服侍自己的社區。

他說:“如今的情形證實了我所認定的呼召,此時此刻,這裡的弟兄姐妹需要我用仁慈和希望來扶助。”

馬丁如今正在預備成為卡拉萊斯難民營中的第二位正職神父,他先前得到了一個靈感,就是建議營地裡的難民們和家人一起聚集享用“Pesach(逾越節)”筵席。這種筵席最早是以色列人在出埃及的前夜舉家享用的,當時神所降的第十災殺死了所有埃及人家裡的頭生兒子,而這個筵席之後就成為了猶太人每周的儀式“Seder(逾越節晚宴)”。晚宴紀念天使因為每個希伯來人家庭的門框和門楣上都塗抹了犧牲羔羊的鮮血,所以“越過”了他們;晚宴也是要紀念以色列人在曠野中游蕩期間得到神的供應。兩年前,尼尼微平原上的基督徒被迫逃離家園,他們的家門上還被人塗上了大大的“N”,他們並沒有忘記這段歷史與被自己的遭遇形成的共鳴。

馬丁說:“神一直與我們同在,他保護了我們免遭最直接的暴力傷害,還及時領我們逃了出來”。

“即便我們如今離開了家園,我們仍然可以在這裡活出信仰,作為一個充滿了愛的社區,成為照亮周圍的光和鹽。誠然,我們都想要回家,打開鎖住的門開始重建。”

“耶穌教導我們要饒恕,但不是健忘。我們都可以挺身而出爭取自己的權利,要求伊拉克社會尊重我們作為基督徒的身份,並且要求當局盡快解放我們的村莊乃至整個尼尼微平原和摩蘇爾。”

馬丁和他的難民同伴們發起了一項活動。他們要在圍繞營地廣場的所有房門上都貼上“解放摩蘇爾”的標語,他們很快得到了其他基督徒的響應,使得這項活動蔓延到了城市其他地方。他們勉勵其他人也制作自創的“解放摩蘇爾”標語,並且通過社交媒體上的“hashtag #Liberate_Mosul”功能向世人分享

圖像:解放摩蘇爾英語標語

馬丁表示,這項活動的意圖不只是引起外界對摩蘇爾局勢的關注;“更是要勉勵我們所有人,使我們不至於癱坐在原地自憐自艾,而是從此時此地開始重建、發揮生命力,按著神的旨意來改變我們的生命,向世人彰顯我們希望的來源。”

在為數眾多的伊拉克難民營中,人們也發起了其他紀念活動,其中包括青年們自發組織的詩歌、音樂和舞蹈表演—他們要以此紀念從前“家鄉”的生活曾經何等美好,而在另一項活動裡,人們展覽了背井離鄉之後頭6個月的生活。

與此同時,歐洲敘利亞人聯盟(ESU)表示,ISIS對尼尼微平原基督徒的“大屠殺”,是對81年前一場大屠殺的歷史重演,1933年8月7日,伊拉克當局軍隊在西美爾(Simele)進行了類似屠殺,據說那一天共有3000平民遇害。

ESU指出,81年後,“ISIS控制了尼尼微平原上的迦勒底-敘利亞-亞述人的歷史家園”,從而重演了歷史。

ESU稱ISIS的暴行為“對迦勒底-敘利亞-亞述族群及其千年文化、歷史和宗教遺產的種族大滅絕…其手段包括炸毀教堂、修道院和各種歷史遺跡。”

ESU補充道:“伊拉克乃至中東和國際社區都有著歷史和道德上的義務…來與這裡的弱勢族群共同站立,承認他們正在遭遇種族大屠殺,並且加速尼尼微平原的解放和安全區域的建立,促進區域實現自主乃至自治,以此來支持這些成為難民的群體。”

“在這個危難的時刻,散居全球各地的迦勒底-敘利亞-亞述人應當與留在伊拉克和敘利亞故鄉的同胞共同站立,為著他們在歷史家園上生存的權利和訴求而發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