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圖像:剛果基督徒難民等待救援物資

剛果發生自2014年以來最嚴重襲擊案,致36人死亡。

某過往鮮為人識的游擊隊近日在剛果共和國加強襲擊,引起恐慌,令人憂慮中非又一新聖戰組織崛起。多年來,國內反對派組織之一—伊斯蘭民主力量聯盟—烏干達解放聯會(ADF-NALU)在剛果東北部地區幾乎每周一次發動襲擊,或借強奸、搶掠、綁架與凶殺,圖將該區基督徒連根拔起。

最近一次襲擊在8月13日周六晚、於班尼(Beni)附近的盧旺戈瑪村(Rwangoma)發生,是2014年11月以來最嚴重案件,致36人死亡,受害人被綁然後遭斬死。促進和平民主與人權研究中心行政總干事接受路透社訪問時說,據報死亡人數達50。

伊斯蘭民主力量聯盟之成立源於一反抗運動,圖推翻烏干達政府,代之以伊斯蘭原教旨主義政體;聯盟後來遷至剛果邊境,常殺害當地人,惟世界主流媒體鮮有報道。雖然表面上,聯盟游擊隊於2007年宣布鬥爭「結束」,但據當地多位主教及民間會社稱,仍然不時有借聯盟之名行事的凶案發生。

凶案發生翌日周日,數十抗議士攜一受害人屍體聚集班尼,高喊反政府口號。

敞開的門事工一名救援同工在凶案發生前不久曾往訪基伍省北部(Kivu,在剛果東北),報告當地情況如下:

基伍省北以基督徒人口為主,甫踏足該省,即見居民受伊斯蘭民主解放聯盟襲擊之慘況。

我們上次到訪基伍省北部邊境附近的城巿埃倫基提(Eringeti)—據稱那裡較鄉郊村莊安全,當時還可以進城探訪當地信徒。然而自2015年11月聯盟軍襲擊後,連埃倫基提亦成禁地。

我們繼續行程去到達愛查巿(Oicha),氣氛較上次到訪時更緊張。該巿收容國內大部份流離人口,糧食相當緊絀。在其中一個難民營內,我們看見約400人擠在一起;後來才知道尚有數以萬計家庭暫居當地人家裡。糧食與棲身之地都不足,情況相當嚴峻。

我們約了幾位牧者在某教堂見面,他們一定很需要鼓勵。當地教會一直致力追求合一,支援當地居民及難民,但面對如此情況,不安困惑乃至軟弱,實在所難免。

幾位牧者的生活,正是當地居民寫照—大部份人都曾受恐怖分子侵擾,或是目睹家人受害。會友都仰賴牧師幫助,令他們壓力很大;其實當地牧者要照顧自己的家人,亦捉襟見肘。

「我們不知道為何遭遇這種事」,慈因牧師(Pastor Jean)嘆道:「叛軍將人拉進叢林裡就殺,或是綁架他們。有一段日子不斷襲擊同一地方,令居民都跑光了,然後再襲擊別處。」另一位牧者艾伍祖牧師(Awuzo)聞言稱是,他與妻兒幾星期前才由難民營回家,現在又再次逃難。「局勢一緊張,我們就被迫離開,待平靜了才回去,我們現在就這樣過活,需要提高警覺,隨時准備逃難。」

連接幾個主要城巿公路上最少九所教堂關閉,未能重開。「我們教會從前有350會友,叛軍襲擊後那個周日,我們回去崇拜,只剩十人。」基瓦萊牧師(Kiveroi)說。

與幾位牧者會面後,我們開始派發帶來的救援物資,難民都聚集到教堂範圍內。輪候隊伍中排第一的是一個年輕媽媽,名叫基維拉,30來歲,用揹兒帶背著七個月大的孩子;她取得白米、豆、鹽、棕梠油和肥皂,顯得很高興;取得物資後,站在丈夫身邊的她表情有點靦腆,卻仍難掩興奮:「這實在幫了我們大忙,未來幾周、幾個月我們都不用捱餓了,真的很感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