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圖像:蘇阿德

蘇阿德(Suaad)當了一輩子裁縫;她熱愛這份職業。然而在2014年,伊斯蘭國極端分子把她從家裡趕了出來。多虧小額貸款項目,她如今雖然流亡異地,卻經營起小型制衣廠。

蘇阿德的制衣廠坐落在一棟公寓樓的二樓。我們來訪時,看到她在工廠中間的桌子上剪裁面料。她背後有一台縫紉機—許多流亡異地的婦女都用這種機器做些睡衣、袍子之類的必需衣物。她向我們展覽了手頭的項目—兒童睡衣。她帶著溫柔的笑容說:“感受一下,這面料很柔軟”。

分享人生經歷時,蘇阿德總是面帶微笑,時而咯吱地笑出聲來。說起自己在摩蘇爾做了30年的老本行,她的雙眼放出了光彩。然而這光彩背後隱藏著許多悲傷。“事實上,自從我被迫離家到尼尼微平原上逃難以來,就沒過上多少好日子。”她一邊說著,一邊垂下頭去看著自己手中的布料,雙眼突然不再放光了。

和平歲月

蘇阿德回想起家鄉的美好歲月時,想到自己雖然是個膝下無子的寡婦,卻與鄰舍過著和平的生活—不管他們是基督徒、雅茲迪人還是穆斯林。她出生在摩蘇爾,也打算在摩蘇爾安享晚年,但2014年的一夜,她卻不得不連夜逃離伊斯蘭國的侵襲。她說:“那天起我再沒回過家。”

大概只有回家的那一天,蘇阿德才會重拾幸福。“我心中倍感沉重,不知自己家鄉現在的狀況。然而我能確信一件事—神仍然在那裡掌權。無論別人對我們做了什麼,神都是掌權的主。”

家庭

這位寡婦如今已經與弟弟一家過了兩年日子。盡管弟弟絕不會要求她掙錢來幫助養家,蘇阿德卻看到了弟弟一家艱難的經濟狀況,尤其考慮到如今伊拉克全國的經濟危機正在繼續惡化。

當地教會在敞開的門事工伙伴的協助之下開了一家制衣廠,於是蘇阿德找到了掙錢扶持家庭的機會。“神父邀請我來主管工廠,我就接受了這個職務。其實,即使需要我在這個崗位上做義工,我也願意,然而能夠掙錢來幫扶家人,我感到很開心。”

縫紉課程

蘇阿德如同多加一樣,為貧苦有需要的人縫制衣物。顧客付得起賬單就付,付不起就不用付。“這就是我最愛這份工作的地方。我可以向那些景況比我更糟的人分享我的福分。不時有難民來問我,是否可以給他們做一件衣服,我就免費給他們做。我怎麼能收他們的錢呢?”

在工廠裡,蘇阿德還把自己多年的縫紉技能分享給其他流亡異地的婦女們。我開辦了縫紉基礎班,有些接受完培訓的婦女就被工廠雇來工作了。“我在為時數周的課程中教婦女學會縫紉,她們可以在工廠或者其他地方掙錢來養活家人。無論如何,縫紉都可以幫助她們繼續走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