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圖像:不丹某處的一座大佛像

一輛出租車從薄暮中駛來。耶利米*牧師坐在駕駛座上。我和另外兩個弟兄趕緊上了車,他們是敞開的門事工伙伴—米煞*牧師及其教會成員丹增*弟兄。我們彼此問安,又彼此祝福。

夜色逐漸低垂,霧也更濃了。我們必須抓緊時間交談,耶利米牧師展開兩張折疊的紙。

第一張紙是當局要求耶利米牧師解散教會的政府通告。通告上振振有詞地說,有三個社區不停投訴耶利米牧師的教會舉行“與當地信仰不和諧”的基督教敬拜聚會。通告要求牧師必須“遷置教會以避免任何衝突”。此外,“行政部門在其立場上,不會向教會提供任何援助”。

第二張紙是耶利米牧師向政府提交的上訴信,請求不要解散教會,但當局最終還是上門來使用了最後手段。

耶利米牧師追述道:“星期天(8月7日)聚會時,一下子來了15個警察。我們100多個教會成員正在做禮拜。他們二話不說就開始動用公權力。他們先是猛烈敲門,一邊說‘你們不許在這裡做禮拜。這不是你們該做禮拜的地方。’第二天,政府官員就給了我們這一紙公文。”

米煞牧師說,這是他們(不丹基督徒)第一次看到政府發出正式公文要求教會遷置。從前,當局要求牧師和教會離開的時候,最多只會有口頭通知。然而現在的事態出乎意料,竟然有正式公文發到牧師手上。丹增弟兄說:“想必當地政府很重視趕走他們這件事,這件事上升到一個程度,需要他們發出如此正式通告。”

幾天以前,耶利米牧師的教會被迫遷離。鄰近的許多居民發出投訴,當地政府官員也發出強硬要求。最終,耶利米牧師在一場本該十分寧靜的聚會上遭到當局上門驅趕。

圖像:正在進行家庭聚會的信徒

基督信仰盡管在不丹逐漸成長,卻仍然得不到合法注冊。不丹全國沒有一座正式教會建築。教會都在信徒家中聚會,並且必須盡量低調,因為一旦遭到鄰居投訴,聚會就會受到威脅。盡管該國憲法允許其他宗教存在,佛教仍然與國家和民族認同密不可分。佛教從前是、現在是、以後依然會是該國政府議程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佛教依然在不丹占據絕對統治地位。丹增弟兄是不丹文化方面的專家,他說:“在不丹,人們以較為和平的方式逼迫我們。不丹人以非暴力的和平國度自居。所以當局逼迫我們的時候,暴力是十分輕微的。逼迫悄然無聲,但相關的限制是真實的。”

“最近,我們城市裡逼迫的勢頭突然高漲,”米煞牧師插嘴說。“雖不是暴力逼迫,但壓力是來自各方各面的。”

他繼續解釋說,有時候,當不信主的房東知道了牧師在房子裡的信仰活動時,就會漲房租。“剛過去的一週裡,我們其中一位牧師的房東就突然給他漲了一倍的房租。”。

“還有一個牧師也受到了類似的壓力。村民聯合起來控告說,他的住宅現在被用作教堂,但是實際上,這是牧師自己的合法產業。”

“不丹人正用十分有組織的方式從四面八方排擠我們。”

耶利米牧師為不丹基督徒的處境感到傷心,所以他們祈禱。“我們已經沒有可以公開作為基督的肢體來一同禱告的地方。現在我們如同被打散的羊群。雖然事情已經過去幾天,聚會還是極其困難。”

“我會堅持下去的,”耶利米說。“我沒有被擊垮。我會重新找個地方,我們也會堅持聚會下去的。”

我們已經在出租車裡待了15分鐘。霧依然很濃,我們停靠的街道仍然空空如也。

米煞牧師提議,“我們一起來為你禱告吧,牧師。”

“我們不該在此久留。”

禱告事項

  • 請為耶利米牧師及其會眾禱告,希望他們能找到敬拜聚會的新地點。祈求他們能繼續勇敢地聚會。求主供應不丹牧師們的需要,使其在房租猛漲的景況中能夠安穩站立。求主安慰耶利米這樣的牧師,並堅固他們,使他們能繼續牧養羊群。
  • 求主軟化基督徒的鄰居、同村村民和房東剛硬的心。祈求他們能對福音有積極的回應。
  • 祈求不丹基督徒能活出美好見證,吸引周圍的人歸向耶穌基督。

*為了保護當事人,文中所有人名和地名皆為化名。

敞開的門事工以《勝過風暴》課程、草根階層門徒培訓和物質援助,支持不丹的弟兄姐妹。

這則簡訊清楚地揭示出:基督教在不丹沒有合法地位。正如2016年全球守望名單的逼迫指數所顯示的那樣,不丹的國情導致基督徒面臨許多不安定因素和緊迫壓力。現在看來,當局正進一步升級施壓措施,揭露出佛教作為該國國教的真正含義。另外一提:由於該國沒有任何教堂建築,所以既不會有教堂遭到關閉,也不會有教堂遭到拆除和毀壞;但這則簡訊很好地提醒了我們:教會遠不止是建築物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