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圖像:正在進行崇拜時間的尼泊爾信徒

尼泊爾修憲後首次有八名基督徒被起訴,正等待判決。尼國去年發生強烈地震,八人在一所基督教學校舉辦的災後創傷座談會上派發談耶穌的小冊子,被控妨礙宗教自由。

據悉,另有參與災後援助的基督徒受襲。一群基督徒在加德滿都附近的參比村(Champi village)派發瓦楞結構金屬板予村民,遭人用鋼棒襲擊。當地牧者蘇拉伊(Suraj)夫人、庫瑪爾(Sunita Kumar)師母說:「襲擊者是鄰人,他們因小事來找碴,我們怕累及孩子安全,罵不還口。」

圖像:庫瑪爾師母

蘇拉伊說:「雖然不信主的村民都不喜歡我們,但惟有鄰人尼柏里(Sanjiv Nepali)一家常威嚇我們說,若不停止傳教,就打我們。又指我們受外國人巨額捐款,令印度教徒改信基督教。這次他們終於動手了。」襲擊持續大概30分鐘,令庫瑪爾和另三人受傷。

參比村民大都是印度種姓階級中的賤民*,多數基督徒從事勞動工作,收入低微。過去數年村民改皈基督教者增加,惹其他村民反對。

全球守望監察(World Watch Monitor)往訪尼泊爾教會幾位牧師及宣教士,談及所面對壓力挑戰。為保安全,在此隱藏其名字:

社會壓力(博克拉東部,林宗區[Lamjung, Pokhara])

「鄉郊居民未必會襲擊基督徒,卻會集體杯葛他們。鄉民認為信基督教有辱門楣。幾個月前,加德滿都西部達定區(Dhadhing)以馬內利教會就被焚毀,只因村民嫉妒。」

家庭壓力(博克拉西部,納拉因坦[Narayanthan])

「許多時候,假如一家之主不信基督,妻兒都不准上教會;我們這裡就有幾個姊妹只能悄悄上教會。過去也有姊妹成功帶領丈夫歸主的例子,但通常要等候一段長時間。」

改皈者受壓(加德滿都)

「鄉郊地區學生要升學,須往像加德滿都那種大城巿,在外讀書接觸到傳道人,信主了,一旦讓家人知道,就切斷經濟來源,迫他們棄教。最近我們這裡就有兩個學生,因家人反對而放棄信仰。」

金錢資助問題(加德滿都)

「因為教會不獲承認是宗教機構,所以奉獻和資助只能存進牧師或教會領袖的私人戶口,假如政局有變,讓印度教極端主義或其他反基督教黨派掌權,他們就會惹麻煩。此外上次地震後,數以萬計教堂被毀,數字未經統計,政府卻只補助廟宇,沒有幫助教會分毫。」

喪葬問題(加德滿都東北部,新圖巴恰克[Sindhupalchowk))

「教會沒有墓地,我們得將遺體運到偏遠地方,葬在河岸上;也有不少信徒葬在教堂範圍內。我們教會有兩位姊妹,2015年4月25日發生大地震時正當崇拜,她倆在教會遇難,後來有不信主的親友來找晦氣,恐嚇牧者和教會領袖。」

*賤民(Dalit),意思是「被踐踏的」,指社會最低下階層,被視為「碰不得」的人。賤民遍布全印度次大陸,其語言宗教不一,不少是基督徒。賤民一般從事勞動工作,如倒垃圾;居於鄉郊,與上層種姓分地域居住。在尼泊爾,賤民約佔全國人口12%。

消息來源:全球守望監察(World Watch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