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圖像:一名東南亞年輕男子

我叫優素福(化名),今年28歲,住在東南亞某國。在故鄉,生為穆斯林,一輩子到死都必須作穆斯林。因為沒有宗教自由,我即使已經不再相信自己的宗教,也無法改變。

我因為殺了人而失去了對伊斯蘭教的信心。我雖然奮力在古蘭經裡尋找得到真主安拉赦免的機會,也尋找死後進入天堂的機會,哎,然而沒找到。我確信自己只能下地獄以後,就徹底失去了希望。我覺得還不如“最豐盛”地過完這受詛咒的一生,享盡所有屬世的歡愉-毒品、酒精也不例外。

我自幼討厭穆斯林,因為他們歧視我。只因為我並非來自純穆斯林家庭,大家就不願平等地接受我。所以,我長大過程中的許多朋友都是非穆斯林。有一天,一個基督徒朋友邀請我去教會領取免費食物。那天是復活節。

我一進入教會,就感到了平安、希望和愛。這是前所未有的感覺,所以我留下來聽完了整篇講道。牧師分享道耶穌為了我而死,而且就連凶手和強奸犯這樣的人都可以領受他的救恩,有機會進入天國以後,我就明白自己十分想要這救恩。於是我禱告接受了耶穌為我的救主。祂在十字架上的犧牲和對我殺人罪過的赦免,使我重獲好好生活的理由和目標。

southeastasia_2015_0430102930-1

圖像:穆斯林歸主者的秘密聚會及浸禮

千鈞一發

然而,我的困難卻沒有結束。因為害怕逼迫,我不敢告訴家人自己改信基督的事。盡管悄悄去教會,我卻無法隱藏耶穌為我的生命帶來的全新品性和態度。我哥哥留意到這些改變,進我房間去發現了聖經。我回到家的時候,全家質問了我改信的事,我只好承認自己信了耶穌。

父親把這件事通報了伊斯蘭宗教部門。宗教局官員拷問了我3個小時,只問了一個問題:“是誰帶你信耶穌的?你所在的叛教者群體有多大?”我都拒絕回答。

審問之後,那個官員就通知我父親說,要把我送到一個“康復中心”關四年時間。我早已聽說這種中心裡的事情-他們用拷打和酷刑折磨改信的人,逼迫他們重回伊斯蘭教,然而這件事沒怎麼嚇倒我,倒是嚇壞了父親。他告訴當局:“我不會同意你們帶我兒子去那種地方,我願承擔全責,領他回歸伊斯蘭教。”

於是我按父親的命令,開始一門接一門地參加伊斯蘭教課程,但什麼課程都無法撼動我對基督的信心。父親幾近絕望之際,還把我送到麥加去參加朝聖。他向我保證:“朝聖之後,要是你還拒絕回歸伊斯蘭教,我就順從安拉的旨意,接受你改教的事。”

死亡之吻

saudiarabia_2000_0260000146

圖像:麥加的大清真寺

我在麥加逗留的10天時間中,每天和無數朝聖者圍著克爾白*(kaaba)繞行5次,並且在9天之內背誦了整本古蘭經。我筋疲力盡,每晚只能睡2-3個小時,腳也因為無止境的繞行而流血。

然而整個朝聖最危險的環節是親吻克爾白邊上的一塊黑石,穆斯林們相信這是一塊聖石。許多人都在親吻它的時候死了;因為背後的人們也急切地想要親吻石頭,就把正在親吻黑石的人擠得擰斷了脖子。我哥哥就差點這樣死了。

然後我意識到這些朝聖者冒著生命危險去親吻聖石,只不過是想要洗去自己的罪孽。事實上穆斯林相信,凡是在朝聖儀式中死去的人,就可以直接去天堂。

當時,一股憐憫之情充滿了我的心。神叫我對穆斯林的厭惡轉變為了對他們的愛。我禱告說:“主啊,我祖國的穆斯林離你那麼近,卻又那麼遠,因為沒人有勇氣把救恩的福音帶給他們。主啊,求你把你對我同胞的負擔放在我肩上吧。”

朝聖歸來的時候,我父親信守了諾言-接受了我留在基督裡的立場。然而他還沒能接受耶穌成為自己的救主和主。請為他禱告,希望他有朝一日能向福音敞開心扉!

以下是優素福的代禱事項:

  • 請為優素福和他妻子禱告,求主引導和預備他們走上將來為基督得著同胞的宣教道路。
  • 祈求優素福一家能夠得救,希望他們都能皈依和相信基督。
  • 請為主在這個族群中的所有工人禱告,因為他們在事工中隨時面臨危險。
  • 祈求他們能夠忠於自己的呼召,不至於向逼迫的恐懼屈服。
  • 在對穆斯林歸福音事工中,求主保護祂的工人。

*克爾白是麥加大清真寺庭院之中的一個小型石頭建築,裡面裝著一塊黑色的“聖石”,這是伊斯蘭教朝聖的目的地,也是所有穆斯林在禱告時所面對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