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圖像:首都吉隆坡的雙峰塔

馬來西亞雖是伊斯蘭國家,卻容許少數族群享宗教自由,人稱模範。馬國教會可以自由聚會敬拜神,基督徒可以擁有、誦讀聖經而不怕受罰,凡此種種令人錯覺,以為馬國宗教自由狀況甚佳。鮮為人知的是,馬來西亞政府一直強推以伊斯蘭教法治國,箝制基督徒的宗教權利,禁止穆斯林改信基督,煽動社會種族衝突。這種情況,是怎樣形成的呢?且回顧歷史,自能鑒古知今。

伊斯蘭化是種進程,欲以伊斯蘭教規取代世俗原則管治。馬來西亞伊斯蘭教化,由執政黨馬來民族統一機構(United Malays National Organisation,簡稱巫統)帶頭倡導,該黨號稱伊斯蘭及馬來人權利保衛者;而馬來人約佔國家人口之半,是多數族裔。馬國伊斯蘭化歷史,可追溯至二次大戰後爭取從宗主國英國獨立時期。

英國統治馬來西亞時,曾輸入大量華人及印度人在錫礦場及橡膠園打工,因此,容讓馬國獨立之前,英殖民政府須確保本地人與移民和平共處,移民少數族裔在新政府治下仍得到公平對待;因此英國建議成立馬來亞聯邦(Malayan Union),讓本地人與移民皆有巿民身份,享平等權利。但建議遭多數馬來人激烈反對,並組織馬來民族統一機構以抗衡。

外來族群亦自行組黨,分別組成馬華公會(Malaysian Chinese Association)及馬來西亞印度人國大黨(Malaysian Indian Congress),兩黨與巫統達成協議,同意讓伊斯蘭成為馬來西亞聯邦官方宗教,馬來人具原住民地位(Bumiputra),享特別權利,以換取移民得享巿民身份。

malaysia_2016_0500100488

圖像:馬來西亞及其他14個州的旗幟

伊斯蘭化本於聯邦憲法

聯邦憲法,聯同上述馬來西亞協定(Malaysia Agreement),理應維護俗世原則管治,並所有馬來西亞人享宗教自由。然而巫統、馬華公會,及印度人國大黨之協議,容許憲法加入3 (1) 條,訂明「伊斯蘭是聯邦宗教,惟聯邦內可實行其他宗教,諸宗教須和平共存」。

條例原意是,當國家慶典時行伊斯蘭儀式;但就近日法庭內多次宗教權利戰觀之,3 (1) 條往往被詮釋為:伊斯蘭是優越宗教,得享權利凌駕其他宗教,包括基督教。

聯邦憲法亦被「引用」,以禁止屬多數的馬來人放棄伊斯蘭,此以第160條對馬來民族的「官方定義」為根據:「馬來人,即是認信穆斯林宗教,習慣說馬來語,守馬來習俗者。」事實上,假如有馬來人決定信耶穌,法律上他再不是馬來人;再者,條例亦禁止向馬來人傳伊斯蘭以外的宗教。

 

malaysia_2016_0500100491-1

圖像:馬來婚禮

親馬來人政策引發歧視

除上述種種限制外,還有第153條—容讓政府為公務員、公立獎學金,及公立教育設定限額;條例原意是保障馬來人,不致讓華人移民凌駕其上。因馬國獨立後,華人多是較富有的城巿人,馬來人則多為貧農或勞工。

多年來,政府從未為公務員及教育配額訂立條例,直至1969年華人與馬來人發生種族衝突,究其原因,主要是貧富懸殊所致。馬國遂於1971年訂立國家經濟政策(National Economic Policy),設立限額制度至今,以重組社會,助馬來人向上流。

但事實上,此是歧視之政策,為安撫馬來人與穆斯林國民,不惜犧牲非馬來人。許多有能與勤奮的非馬來人任公務員但無法晉升,有才華的非馬來人窮學生得不到奬學金。如柯嘉遜(Kua Kia Soong)在〈第153條不容馬來西亞工藝大學種族歧視〉(Article 153 Does Not Condone UiTM Racial Discrimination)中說:「如此政策,代價沉重。致令馬來西亞社會兩極化,不利國家;亦令人才流失。」

馬國獨立後,曾有一段時間馬來人、華人與印度人和平共處,同工作、同玩樂;可惜種族與宗教偏狹之政策,撕裂族群關係;今日馬國族群由膚色界分。目前國內基督徒人口近四成為華人及印度人,故信徒普遍受種族歧視,及親馬來人政策之害。

政治伊斯蘭崛興

馬來西亞第四任總理馬哈地.穆罕默德(Mahathir Mohamad)在任期間,開始積極推動伊斯蘭化。1985年他頒報新政策,將誠信、效率、正直等伊斯蘭價值融入行政機關,因為他深信古蘭經教導有助改善政府官僚運作,而當時官員相當腐敗,辦事效率也低。但此舉並未改善行政效率,倒造成了所謂政治伊斯蘭的管治系統—利用行政與司法權力凝聚馬來穆斯林,箝制任何反對聲音。

面對故意有序推行的伊斯蘭化過程,馬來西亞教會基本權利日漸削弱,處處受制肘。但教會並未氣餒,至今常在法庭、政治上奮勇抵抗,最重要的是,以禱告迎戰。一位基督徒女律師說得好:「我們才沒有被打敗,[政府]那些人尚未見識過我們神的威力。」